笔趣阁

第1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推开自家大门发现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于是轻手轻脚地往屋里走,刚进门儿就见全家人又都聚在了父母的屋子里。

    “你跑哪儿去了,全家人找你一下午,妈急得直哭,你知不知道!”大哥叶胜强上来就质问叶水清。

    叶水清听完立即往旁边看了过去,只见母亲确实眼圈儿红红的,心里也难受起来。

    “我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儿呆了一会儿,也没走远。”

    “你说得轻巧,你怎么不想想你喊着家里人想逼死你就跑了出去,咱们能不急吗!”二哥叶胜志也很生气。

    叶水清不吱声儿了,也知道自己有错儿。

    这时钟春兰拿手巾擦了擦眼睛又长出了一口气才说:“我和你爸岁数也大了,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今天你跑了,咱们全家都跟着崔家赔礼道歉,我现在不想再多说别的,你就只说你到底答不答应和必成结婚吧,其他的我也不想听!”

    叶水清平静地看着家人,语气极其郑重:“爸、妈,我这次肯定要让你们失望了,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嫁给崔必成,死都不会嫁。还有你们总说我是想和靳文礼在一起,这个事儿我一直也没承认,所以现在我还要再说声对不起,我已经决定要和靳文礼处对象了,而且如果处得不错的话,我就打算嫁给他了。”

    “你疯了,是不是?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靳文礼那就是个无赖,你和他混到一起还能有好儿吗,到时不只你还有咱们全家走到哪儿都被人指指点点的你就好受了!”叶胜强气得脖子粗脸红的。

    叶传义则是唉声叹气地坐在窗边儿抽起了烟,叶胜志只等大哥说完自己还要再接着教训这个妹妹,没想到钟春兰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是冲两个儿子摆了摆手,不让他们再说话。

    叶水清已经想象过母亲各种暴怒的场面,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平静。

    “你们不用再劝她了,就她现在这个样子说也是白说。水清,妈也不逼你,你乐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是好是坏你自己品吧,不过我肯定是不能答应让你和姓靳的在一起。从今往后你只管我行我素,家里谁都不会多说你一句,等到你被人说得抬不起头的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不让你亲自遭回罪你永远不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钟春兰说完就让所有人都各自回去,自己又躺回炕上闭目不语。

    叶水清心里虽然不好受,但毕竟准备很充分,已经做好了长时间抗争的打算,所以情绪倒也没有太大起伏,回到自己屋子里后就想从明天开始,她要光明正大地和靳文礼在一起了。

    到了周一,叶水清洗漱之后出了屋子,就见院子里的小桌上放着早饭,饭盒也摆在了一边,却不见母亲的人影儿,知道这是还在和自己生气,于是只笑了笑吃完饭拎着饭盒就出了家门。

    离胡同口儿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就已经看见靳文礼站在那儿了,等走到跟前才发现他身边停着两辆自行车,其中一辆正是给自己买的那浅粉色坤车。

    “你怎么把这辆车也弄来了,我自己可以去取啊。”

    靳文礼精气神儿那叫一个足,眼睛铮亮:“我不是怕你还要走到前街去累着嘛,反正我也要过来,不如将车一块儿带过来省事儿。”

    “这才多远的道儿就能累着了?再说你来回取车多麻烦哪,明天可不用这样了,我没那么娇气。”

    靳文礼乐呵呵地说:“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骑一辆再扶着另一辆就过来了,哪还用来回跑,早上吃饭没,要是没吃咱们先吃饭去。”

    “吃了,我妈给我做了。”叶水清推着崭新的自行车,心里挺美的。

    “吃了就行,走吧。”

    靳文礼和叶水清两个人并排骑着车往单位走,一路上说说笑笑地感觉路程短了不少,等到了印刷厂门口儿,靳文礼挨着叶水清说:“中午我给你送饭去,你带的饭给我吃就行。”

    叶水清笑:“不是说不用送饭吗,你怎么又要这样?”

    “这回我可是名正言顺的,不过你要不乐意让我去,那我就不去了。”

    “你乐意送就送呗,这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是觉得你总花钱不太好。”

    靳文礼一听叶水清肯让自己去送饭,本就带笑的脸这下儿更显喜气了:“只要能让我媳妇儿吃上好的,花点儿钱怕什么的,我也是怕崔必成不死心再去找你,还有我昨天送你回家后特意去买了肉,晚上睡不着就起来给你包了饺子。”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大兜子。

    “你还会做饭哪?”叶水清惊奇地看着靳文礼,自己是家里的老丫头,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爸妈多少是偏疼自己的,做饭这件事还真是和崔必成结婚后才慢慢学的,没想到靳文礼一副大大咧咧地样子还有这手艺。

    “当然会了,我会的多着呢,你不会做?”

    叶水清摇摇头,自己没必要将前世的事情代入进来。

    靳文礼听了抿嘴儿贼笑:“你这么大的姑娘连饭都不会做,将来还能嫁人么?”

    “你就吹吧,我才不信你做的东西能多好吃呢,我就是不会做,你后悔也来得及。”叶水清睨了靳文礼一眼,嘴也噘了起来。

    “谁后悔了,我高兴着呢!我是想要不怎么说咱们俩正般配呢,不会就不会,挨累的活儿没必要会,有我就足够了。我做的东西好不好吃中午你就知道了,快进去吧。”

    靳文礼看着叶水清骑车进了厂区才笑着走了。

    到了中午,崔必成果然来了,叶水清也没搭理他。

    “水清,昨天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跑出去躲着啊。”崔必成对于昨天没达到事先计划好的目的不是一般的失望,他也没想到叶水清竟然真能违背父母和兄长的意见,宁可与家里人闹翻也不愿和自己在一起,心里不禁又恼又羞。

    叶水清看了看陆续走进休息室的同事,面无表情地对崔必成说:“崔必成,我话说得再清楚不过,是你自己做得过分还敢说我,我不想在这儿和你吵,免得到时你没台阶儿下。”

    “那咱们别在这儿说,带上饭盒儿到外面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崔必成,我家水清还没吃饭呢,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崔必成与其他人闻声一起回头,就见靳文礼神气活现地迈着方步踱了进来。

    “靳文礼,不是不让你再来水清的车间吗,你怎么还往这儿跑,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可是得到水清家里人认可的。”崔必成见了靳文礼就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靳文礼站到叶水清跟前,将兜子往桌上一放,开始一样一样地往外拿东西,嘴里也没闲着:“你才应该给我注意点儿,水清就是我家的,你想谈什么可以,我陪你谈,你个老爷们儿还要女人自己带着饭盒跟你出去,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就不能大方点儿,好歹去下个馆子什么的也说得出口呀。”

    崔必成被靳文礼后面几句话臊得满脸通红,他当然想让叶水清吃好的穿好的,只是工资就那么多,还要张罗结婚的东西,全家都靳着呢,自己哪有多余的钱下馆子。

    靳文礼扫了眼怒瞪自己的崔必成,轻笑:“没本事就别装正经了,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崔必成,水清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我和水清可是往结婚上面儿处的,你要是再捣乱可别怪我不可气。”

    “你能怎么样,不就是打打杀杀吗?靳文礼,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粗鲁,你还有没有点素质!”崔必成只能用自己的长处去攻击靳文礼的弱点才能扳回些面子。

    哪知靳文礼根本就不生气,笑容反而更大了:“崔必成,我不和你动粗,我等会儿再和你说,水清还饿着呢,我没空儿理你。”

    靳文礼说完就不再理崔必成,而是专心地伺候起叶水清:“水清,快趁热尝尝我包的饺子,牛肉馅儿的里面就一个大肉丸儿,这调料是用醋、麻酱、腐乳汁儿再加上现炸的辣椒油和在一起做的,你蘸着吃才更有味儿。”

    叶水清还没吃,只闻着饺子的香气再听靳文礼这么一说就已经连连吞口水了,于是接过靳文礼递过来的筷子,夹起一个白嫩嫩透着亮光儿、元宝儿似的饺子看了看,紧接着又咬上一口,里面儿的油直顿时往外冒,肉更是又鲜又嫩,香得叶水清还没咽下嘴里的这个就想着去夹第二个了。

    “里面有油你小心点儿别烫着了,这饺子馅儿太腻,我怕你嫌吃蒜有味儿,特地去饭店学了这个酱汁儿的调法儿,好吃吧?”

    看着叶水清大口地吃着饺子还一个劲儿地点头,靳文礼得意地笑了,然后又看向崔必成:“看见没有,这才叫心疼自己的女朋友。崔必成,别的不说,只要你能和我一样天天给水清弄顿像样儿的中午饭,那你才有资格跟我提公平竞争的事儿,懂吗?我虽然书读得没你多,但我想水清的家人就算再喜欢你也不会愿意让她跟着你吃糠咽菜吧。”

    此时崔必成的脸都快和紫茄子一个颜色儿了,就只这顿饺子自己都没能力做出来,哪还用提什么天天做,原来这个靳文礼也并不是只知道一味地动粗,原来他也能样犀利又刁钻地踩着自己的痛处嘲讽!

    “暂时的口腹之欲和天长地久地过日子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水清早晚会明白什么才是最真实、最可靠的东西,咱们走着瞧吧。”崔必成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到底还是受了不小的挫折,只能尽量掩饰自己的自卑尽快离开。

    “水清,你别听他在这儿酸,我就是有本事让你天长地久地吃香的、喝辣的。”靳文礼说完就坐到叶水清旁边拿起她的饭盒大口吃起来。

    叶水清吃了十来个饺子也就饱了,之后就让靳文礼吃,靳文礼没舍得说要留着明天再给叶水清吃,叶水清没答应硬拉着他看着他吃完。

    “唉,还是我媳妇儿向着我,知道心疼我,明天想吃什么,尽管说,我给你做。”

    “你别再这么浪费了,我带饭盒就行,不许再弄这么贵的东西。”这肉和细粮也不是有钱就能买的,还要按量供应,靳文礼也太没成算了。

    “我听你的,那咱们明天吃食堂吧,我去打几个菜。”

    “两个就行,还几个,你当我是猪啊。”

    靳文礼拿纸擦着自己油亮的嘴,眉飞色舞地说:“我是猪,你是仙女儿。”

    两人吃完收拾好东西后,靳文礼一直赖到上班时间才走,他一走旁边的人立即就围了上来,小邹第一个就问:“水清,你真的和他好上啦?”

    “是啊,我已经决定和靳文礼谈恋爱了,你们可别再劝我了。”

    小邹听了直笑:“我是有些不赞成的,不过就凭他今天的表现,我倒是羡慕你了,多有爷们儿样啊,是真心疼你。那饺子都快馋死咱们了,这么知道疼人的男人难找,我支持你!有要反对的也行,觉着自己比靳文礼强的尽管站出来呗。”

    本来还有人想劝叶水清,不过一听小邹这话就都打住了,本来就没那个能耐谁还找没脸。

    “哼,贪图小恩小惠没见识。”宁军没忍住这口气到底还是说了一句。

    小邹不干了:“你说谁呢?宁军,你偏心崔必成替他打抱不平我能理解,可你睁大眼睛好好儿看看,崔必成为水清做过什么,就是想追求水清也从来只是干动嘴,做过一件实事儿没有?靳文礼是没有崔必成那么高的文化,可人家是处处为水清着想啊,你问问你女朋友去,看她想不想要水清那辆自行车,看她乐不乐意贪图这个小恩小惠,没本事就说没本事,不要总眼气别人,没用!”

    叶水清这时也站了起来:“宁军,我和靳文礼是自由恋爱,你和崔必成关系再好,也不要把你个人情绪带到我身上来,我和你只是普通同事,你管太多了,你以后要是再没事儿找事儿,可别怪我不团结同事,到时咱们到主任那儿说理去。”

    宁军闹了个大红脸,只能一声不吭地回车间埋头干活去了。

    “小邹,谢谢你替我说话。”

    小邹笑道:“谢什么,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也跟他,你是有福气的人,早上多少你围着你那辆自行车参见,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水清回想着自己骑车进厂时的轰动效应也笑了。

    下班时,靳文礼已经早早就等在了印刷厂门口,叶水清笑着过去和他一起往家走。

    “你进去吧,这车我还是送老刘那儿去。”靳文礼拉着叶水清的手捏了两下儿,嘴里说着走却半步都没动。

    叶水清抽回手说:“不用,我直接骑回家去。”

    “啊?那你怎么说这车的来路啊!”靳文礼傻傻地问着。

    “当然是说你给我买的了,不然还能怎么说。”

    靳文礼更傻了:“那你爸妈不就知道咱俩的事儿了吗?”

    “他们本来就知道了,你想什么呢!”叶水清看着靳文礼怪异的反应也有些糊涂。

    “你、你已经和家里说了?”靳文礼有些结巴。

    “说了啊,昨天我不就已经说了要和你在一起了,当然也要告诉家里人哪,难不成你没和你家里说,你是不是傻啊?”

    靳文礼是傻了,他确实是没说,他只当叶水清应答和自己处对象这件事,只是两人之间的口头协定,心里其实还是很忐忑不安的,总感觉像做梦似的不真实,更不想让父母白高兴。今天早上还特意试探了叶水清的态度,当见她认可自己去印刷厂送饭时,他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代表叶水清愿意走出第一步,愿意在同事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叶水清做事竟然这样痛快,连家里人也告诉了,这不就意味着自己可以真正光明正大地和她在一起了吗!

    “你怎么了,还真傻啦?”叶水清推了推站着不动的靳文礼。

    靳文礼突然一把抱住了叶水清,那力道大得几乎让叶水清喘不过气来。

    “靳文礼,你发什么疯,要是让人看见了,我还要不要做人!”

    叶水清挣扎着想让靳文礼松开自己,却听见耳边传来了他闷闷地声音:“水清,我只是太高兴了,我没想到你能对我这么好,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愿意认可我,我……,我现在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你就知道我有多幸福了。”

    叶水清立时就安静下来了,一动不动地任靳文礼紧紧搂着自己,同时用力眨着眼睛,不想让眼泪流出来,她不过是将自己承诺的事说了出来,靳文礼却像是得到了天大的恩惠一样,还说自己对他有多么好,这个男人真的会拧着别人的心,让人为他心疼,为他难受。

    唉,自己一定要好好对他,不管将来他变得如何,自己都要用心去经营这份感情,至少要在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后再决定成败。

    不要脸的女人,就这么站在街上勾引文礼,真是伤风败俗不知羞耻,欠教训!

    站在胡同拐角处的肖月波,咬牙切齿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半天才愤恨地转身往后街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