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这段时间除了听崔必成提过一次肖月波后,一直也没见过肖月波,渐渐地也就淡化了这个人,今天她也是被家里逼急了才来找的靳文礼,没想到就撞上了人家久未露面的正经女友也是未来的妻子,这个突然的变故让叶水清发现自己还真是太过冲动了。

    靳文礼只感觉自己手上一空,转头再看叶水清脸上的表情,只当她是听说过自己和肖月波的传言,于是迈步向前挡在了叶水清和肖月波之间。

    “肖月波,你说谁是狐狸精?今天咱们就把话都说清楚,我和你怎么着过吗,以前看你是个女的不爱和你计较也就随你去了,我告诉你现在不一样了,我靳文礼可是有主儿的人,你少给我添乱,也别在这儿破坏我和水清之间的感情,听见没有,赶紧回家去!”

    肖月波眼睛顿时就红了,带着哭呛大声喊:“靳文礼,你有没有良心,我为了和你在一起把我爸我妈的心都伤透了,我为你做了多少事,挨了多少骂,听了多少闲言碎语,我一个大姑娘成天跟着你到处跑,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一我不敢说二,你说东我不敢说西,现在你就为了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和我提分手!我就骂她了,她就是个狐狸精!狐狸精!你能把我怎么着!”

    “我他妈的什么时候和你处过?还分手,你也好意思说!肖月波,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从来都是你一厢情愿地跟着我,我没说过半个能让你误会的字,我靳文礼这辈子只认水清一个人,你别在这儿死缠烂打的,我可不吃这一套,你以为跟久了我就能娶你?别做梦了!”靳文礼生怕自己千辛万苦才刚算是追到手的媳妇儿再跑了,立即毫不犹豫地和肖月波撇清关系,划清界线,坚决不能让水清误会自己。

    肖月波嚎啕大哭,旁边的人都劝她,让她先回家,肖月波指着叶水清怒斥:“你家就住在胡同里,对不对?你给我等着,我肯定上你们家找去,你不要脸,我倒要看看你爸妈要不要脸!我还要去你们单位找你们领导,告你第三者插足!”

    叶水清有些惧怕和退缩了,她不是怕什么找父母告单位,她是难以接受自己破坏靳文礼和肖月波的婚姻,尽管婚后多年肖月波过得不如意,但靳文礼肯和她结婚就证明人家还是有感情的,自己要改变家人的命运难道还非要去破坏别人的人生轨迹吗,真要是那样的话会不会发生其他的变故,自己和家人会不会付出其他的代价呢?

    “靳文礼,刚才是我莽撞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咱们两个还是……”

    “还是什么?水清,你别听她胡说,是她死缠着我,我可和你说,你答应做我女朋友这件事我兄弟可都听见了,他们也可以给我作证,你要是敢反悔欺骗我的感情,那我也能上你们家闹去,你还是一扑心儿地和我好好处吧,其他什么事儿都不用怕,有我呢。”

    靳文礼先是不容反驳地稳住叶水清,不让她打退堂鼓,然后又看向肖月波,目光凶狠:“肖月波,你要是敢诬陷水清,我就能让你们全家都不好过,信不信我挨个收拾了他们!”

    肖月波听了眼里闪过一丝惧怕,站在后面的叶水清虽然没看到靳文礼的表情,但只听那语气也能感觉出来靳文礼的狠厉,心里也是一阵发寒,今天自己这个莽撞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啊。

    “你就是吓唬我,我也不会把你让给别人!”肖月波即便是被靳文礼吓到了,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付之东流了,又哪能甘心,她是真的喜欢靳文礼,她见过的男人没一个能比得上靳文礼的,只有靳文礼这种有担当、有气势的男人才是真正的老爷们儿,所以自己决不能被他三言两语吓到,一定不能放弃嫁给靳文礼这个目标!

    靳文礼真想几脚踹死肖月波这个不开眼的女人,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就入了这个疯女人的眼,劝不走也骂不走,真是倒霉!

    靳文礼气得呸了一口,转过身直接拉着叶水清的手说:“她不走,咱们走,把这地方儿腾给她!”

    其他人见状都同情地瞥了肖月波几眼,也都跟着靳文礼走。

    “跟着我干什么?该干嘛都干嘛去,故意和我作对还是怎么着!”靳文礼没走几步就恶狠狠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

    众人都愣住了,这时还是侯贵义反应快:“可不是我们犯傻呢,真是太没眼色了。我说哥儿几个,今儿都散了吧,别打扰文礼哥和嫂子说贴心话儿。”

    其他这才明白过来,也都笑了,随意打个招呼就走了。

    最后只留下肖月波一个独自站在太阳底下气得发抖。

    “你怎么不说话?”靳文礼自从拉上了叶水清的手就没松开,带着她穿过煤厂的小过道儿,到了一处僻静的草地,又拉着她坐在上面才开口询问。

    叶水清任靳文礼握着自己的手,整个人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你——刚才挺吓人的。”

    “我那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吗?你好不容易答应了做我女朋友,谁要是敢搞破坏我就和谁玩命,你放心,咱们两个在一起,只有我听你的话,没有你怕我的事儿!我看看你胳膊伤得重不重,要不明天我骑车送你上班儿吧,你妈下手也太狠了。”靳文礼看着叶水清胳膊上的红痕已经开始往青紫色变,不禁连连叹气,眉头也皱得死紧。

    叶水清被他唉声叹气的样子逗乐了:“伤在我的身上,你干嘛又是叹气又是皱眉的,我胳膊又没折怎么就不能骑车上班了?我就是看肖月波对你那么痴心,觉得挺为难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别轻易就拒绝她,再说你还不是一样缠着我?”

    “伤在你身,疼在我心哪,我和她能一样吗?你心里有我,我心里可没他!水清,今天咱们就把话都说清楚,你是我女朋友这个事儿不可能再有变动了,肖月波以后也不用再提,我非让她躲着我走不可。不过我也知道自己是什么名声,肯定会连累你受委屈,其实我是什么都不怕的,我就是担心你禁不住家里人闹腾到时跟我提分手,说句大话就是你不去上班儿我也能养得起,但身边人的闲言碎语我怕你受不了。”

    靳文礼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说:“水清,你能不能看在我这么痴心的份儿,别轻易就反悔了?”

    这样傻傻地恳求自己的靳文礼看着就让人心疼,叶水清在心里叹息:自己真正在意的其实就是肖月波呀。

    “我能挺住家里人的反对,也能不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但是靳文礼,我请你再慎重考虑一下肖月波的事,她对你的好我比不了,她是真心喜欢你,我能看出来。”

    “你早晚也能真心对我好,她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有数儿,我不否认要是你从来都不愿意正眼看我一次,那就凭她这种性格我还是有可能和她处处看的。但既然有了你,我就不可能再多看她一眼,这辈子都没可能,谈恋爱这种事儿勉强不来,如果她以后有困难了我可以帮她,其他的就不用再谈了。”靳文礼态度异常坚决,他不打算让叶水清再去想肖月波的事。

    叶水清听完靳文礼这些话便默不语,自己是该做个决定了,再这么优柔寡断下去耽误的可不只是她一个人,虽然她现在的一个决定到底能带来多大改变还无从知晓,但她只要知道靳文礼能改变自己和父母的悲惨命运就足够了。

    至于肖月波如果她将来真过得不好,自己尽力帮忙就是了,为了父母她只能选择牺牲肖月波的爱情和未来。

    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叶水清彻底平静了下来,就这样决定吧,克服所有困难嫁给靳文礼!

    当然她不只是要嫁给靳文礼,还要和他学着成长,还要报答他对自己的好,弥补自己因为钱而和他在一起的感情缺失,她叶水清再也不能做回原来那个只安于现状、庸庸碌碌一无是处的无知女人了!

    靳文礼在这双与自己对视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渐渐地心里没了底,表情也显得有些焦虑,但又不敢再多说,怕将叶水清逼急了再坏了事。

    正不安时,忽然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带了一丝笑意,然后就听见叶水清说:“靳文礼,咱们就往结婚奔吧,我什么都不怕也不在意,你能坚持我就能,我陪你!”

    靳文礼觉得自己就是听到了仙乐,只是还没来得及咧嘴乐,眼睛就先酸热起来,吸了吸鼻子又揉了揉眼睛笑自己:“你看我,真是没出息。”

    叶水清将话都说了出来,再看靳文礼的样子,感觉胸口也暖洋洋的,忍不住开起了玩笑:“你想哭就哭呗,我又不会笑话你。”

    靳文礼这时已经缓过来了,盯着叶水清被晒得红扑扑的脸蛋儿直愣愣地就问了一句:“媳妇儿,我能亲你吗?”

    叶水清立即绷起了脸:“靳文礼,你还真是装不了几分钟正经,我可警告你,我是正经人家的女儿,你别得寸进尺乱来!”

    靳文礼连忙摆手:“你别误会,我就想亲你脸蛋儿一下,其他的什么都没想。”

    叶水清只觉好笑,靳文礼这人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有些可爱了:“那好吧,只能亲一下啊,你要是敢乱来,我以后可不理你。”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靳文礼话都来不及说,只是点头也不知道是给谁看,然后就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挨近了叶水清,嘴唇贴在她温热、细滑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儿就退开了。

    叶水清等靳文礼退开后才发觉自己心跳得厉害,这是怎么搞的,自己可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被亲一下脸就变得这么紧张了?就是当初和崔必成在一起那会儿,他第一次亲自己,她也是紧张,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心里还有种隐隐地喜悦。

    深吸了口气平复着自己情绪,叶水清缓缓睁开眼去看靳文礼,只见他也正在看着自己,浓眉下的两只黑漆漆地眼睛已经眯成了两道弯弯的缝隙,白晃晃的牙齿闪得人睁不开眼。

    “水清、媳妇儿,我现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好像要飘起来了,身上还热得像发烧似的,你说我要是现在站起来,能不能就飞天上去了?”

    靳文礼觉得自己嘴唇都麻了,费力地说完话就拉着叶水清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确实挺热的,别是中暑了吧?”叶水清看着靳文礼的脸有越来越红的趋势,开始担心了。

    靳文礼听完咯咯直笑,脚步不稳地站了起来:“谁六月份能中暑啊,我估计这是高兴的,我必须得喊出来,不然兴许能憋出病来。”

    叶水清还没弄明白靳文礼的意思,就见他已经抻着脖子扯开嗓子高声喊了出来:“叶水清是我靳文礼的媳妇儿啦!我们一辈子不分开,我一辈子都对她好!”

    一连喊了五六遍,靳文礼才喘息着看向还坐在地上的叶水清:“行了,总算是爽快了,这人哪,太高兴了也不行,容易出事儿。”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没出息的样子,咬着嘴唇笑了,眼里也有些湿润,这人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靳文礼又笑看了叶水清一会儿,然后伸手将她拉了起来:“行了媳妇儿,咱别在这儿傻晒着了,咱们回去,买点儿药先给你胳膊消消肿,然后下馆子去庆祝庆祝。”

    叶水清心想这个时候,崔必成和他父母想必还在自己家呢,索性不如晚点儿回去,于是就答应了。

    靳文礼乐得忍不住又照着叶水清的脸蛋儿亲了一口,才稍微缓解了些心里的欢喜,两人手拉着手顺着小道往外走。

    吃完饭,靳文礼送叶水清到胡同口,半天也没舍得走。

    “我回去了,你走吧。”两人这么干站着也不是事儿啊,叶水清再次劝靳文礼。

    “走了就看不见你了,再呆一会儿,行不行?”

    “明天不就看见了吗。”

    “要不我还是去你窗户底下呆一宿吧,反正晚上我也是睡不着。”靳文礼自认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滚蛋,你不许去,听见没有?我不和你啰嗦了,你愿意站着就自己站着吧。”叶水清知道再这么下去也没个完,不如自己干脆些回家完事儿。

    靳文礼直到叶水清拐了弯儿不见了人影,也仍是痴望了好一会儿才磨蹭着回家去了。

    叶水清站在自家院门前收了笑容,听了听里面没什么动静,知道崔必成一家人应该是走了,于是又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自己还有场硬仗要打,真正的战争也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