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对劲,靳文礼从和自己第一天认识开始表现出的样子就是不差钱,划船、下馆子、中午给自己送饭再到这次的自行车,在别人看来都是非常奢侈的事,结果靳文礼却大方得很,这太说明问题了,自己的反应还真是慢。

    只是现在她虽然是想到了这一点,那又该如何做呢?就是直接问靳文礼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人家也没必要告诉自己啊,还有这人一心想和自己处对象,自己既是不打算和他在一起,那靳文礼又凭什么告诉自己发财的生意经,又凭什么带着自己一起致富?而且就算靳文礼肯帮她一把,那自己又怎么能从家里弄到本钱呢?

    可要是自己同意和他在一起了,心里头又过意不去,虽说靳文礼对自己确实不错,只是这样做之后总感觉有些对不起他,像是在与他做交易,从感情方面来说对靳文礼也不公平。

    叶水清一下子就陷入了两难境地,不过虽然事情难办,但只要一想起前世父母的悲惨命运她就什么事都看开了,大不了脸皮厚些找靳文礼商量商量,与父母的生命比起来,自己丢些人根本不算事儿。

    既然拿定了主意,叶水清就再也呆不住了,穿上鞋就往外跑,结果在院子里却被拦住了。

    “这马上就要吃饭了,你还去哪儿,不是刚回来吗?今天中午饭菜可好了,你赶紧把头发重新梳梳,一会儿就能上桌儿吃饭了。”钟春兰笑着推女儿回去。

    “妈,我有急事儿,一会儿就回来,饭菜给我留点儿就行。”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要出去也行,等吃完饭的。”钟春兰执意不答应,只是一味地拦着。

    叶水清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妈,你和我说实话,中午到底有什么事,您要是不说清楚,我是非出去不可的。”

    钟春兰看着女儿,想了想笑着说:“本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还真就藏不住了,和你说了吧,一会儿必成带他父母到咱们家来吃饭,你说你不在能行吗?听妈话,赶快回屋去收拾一下,别让人家看笑话。”

    “他们家为什么上咱们家来吃饭,还一家三口全来了,他们家没饭吃啊!”叶水清嗓门儿立即大了起来,同时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乱说什么呢,当心我揍你!这几天你和必成不是相处得不错吗,我私下里问过必成了,他也说挺满意的,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觉着反正你们两个也不是刚认识,差不多也该把事情定下来了,必成听了可高兴了,约了今天带他父母过来,两家人好好谈谈婚事,必成也老大不小的了,结婚还是趁早吧。”

    “妈!您乱弄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崔必成结婚了,我一直都说不答应,您怎么也不问问我的想法就要订亲,我不答应!”

    “你这孩子,这几天不是已经和必成重归于好了,怎么还发疯,你不和必成结婚,那你和谁结,你要是不同意为什么还让必成接你上下班儿?”钟春兰觉得女儿真是莫名其妙。

    叶水清气道:“我可从来没用他接送过一天,我都是自己骑车上的班儿,崔必成在你面前撒谎,你找他问去,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儿,他父母来了,我直接就说烦的就是崔必成,让他们家别妄想了!”

    “你哪来的车?你个死孩子,我也告诉你,今天订亲这事儿由不得你,日子都已经选好了,十一之前就办喜事,一会儿你给我老老实实坐一边儿去!我看你才是别妄想能和靳文礼那个混混在一起,就你现在这个名声,必成还肯娶你那是我们老叶家祖上积德,你知不知道?怎么就不懂好赖呢,赶紧给我回屋里去!”钟春兰脾气也上来了。

    “我就不在家呆着,我骑的就是靳文礼的车,你们订的亲我也不承认,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那一套,你们谁愿意去和崔必成结婚谁就去,反正我不去!”叶水清骨子里其实挺像钟春兰的,也有刚烈的一面儿,只不过前一世没机会表现出来,后来又经历了那么多的打击,就算再烈性的脾气也让现实生活给磨没了,而这一次终于能表现出来了。

    “这还没王法了,你哪学的小流氓作派,还敢和大人顶嘴,我今天非教训你不可!”钟春兰都快气疯了,原来这些天自己都被骗了,一会儿崔家人过来,这个不省心的丫头再这么喊,自己哪还有脸见人,真是不打不成材的东西!

    想到这儿,钟春兰又顺手操起了院里那把扫帚朝叶水清打过去,叶水清起先还有些胆怯,拿手挡了几下儿,等父母和哥哥嫂子出来劝时才知道绕着圈儿跑。

    “水清,你给我站住。”叶传义难得动了怒。

    叶水清到底害怕父亲的威严,当即停了下来。

    “你太不像话了,你妈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不明白,将来就会感激你妈!必成是个好孩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做父母的还能害孩子吗?你去洗洗脸,一会儿崔家人来了,不许胡闹,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了,谁反对也没用!”

    叶水清见连打小儿就最宠着自己的父亲也这样说,眼睛一热眼泪就流了出来。

    “水清,你听话,一会儿你要表现好,等你结婚的时候哥给你买辆新自行车,买好看的,行不行?”叶胜强和叶胜志也劝着自己的妹妹。

    叶水清来回看着自己的家人,终于忍不住哭喊起来:“你们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逼我,我就不嫁给崔必成,我要嫁给他你们才后悔呢!我不用你们买车,我已经有新车了,是靳文礼给我买的,我今天也把话摞这儿,我还非和靳文礼在一起不可了,你们瞧不起他,是你们没眼光!”

    “你个混蛋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省得丢人现眼!”钟春兰险些背过气去,只是嘴里喊着打杀,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叶家人赶紧扶她坐到一边。

    “水清,你说什么混账话,你这是非要把咱妈气倒才行,是不是?”叶胜志恼怒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气也不打一处来。

    叶水清咬着嘴唇,豆大的眼泪顺着脸往下落:“你们是要逼死我才甘心!”喊完转身就跑出了家门。

    “这不是嫂子吗,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是谁,我先会会他!”

    叶水清泪眼模糊地看了眼和自己说话的人:“我不认识你。”

    那人笑了:“我叫侯贵义,文礼是我拜把子的兄弟,他就在煤厂那边儿呢,要不我带你过去?”

    叶水清正委屈着,也没考虑就点头答应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煤厂那边走,远远的叶水清就看见煤厂的墙根儿底下站着几个人,因为离得太远也看不清哪个是靳文礼。

    “文礼,你倒是给句话啊,人家可是痴心得很,说不定做小都乐意呢!”靳文礼的哥们儿管成取笑肖月波,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

    “管成,你最好给姑奶奶闭嘴,这是我和文礼之间的事儿,你插什么嘴,非要我拿鞋底子抽你才能老实?”

    “肖月波,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这么没完没了的。”靳文礼叼着烟卷儿看着肖月波没正经地笑问。

    肖月波甜甜一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看你哪儿都好,我爸妈送我去农村了,我昨天才回来,我和他们说了除非我自己乐意,要不谁也别想拦着我和你在一起。文礼,咱俩一会儿看电影去吧,这是我爸拿回来的烟,你看你喜欢抽不,要是觉得好抽,我都给你拿过来。”

    靳文礼接过肖月波递过来的烟看了看,又随手扔给了旁边的人:“你们抽吧,现在有什么好电影儿?”

    “当然有,还是爱情片儿呢,我票都买好了。”肖月波献宝似的从兜儿里掏出两张电影票。

    “文礼,肖月波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要不你就和她去看场电影吧。”有人劝靳文礼,也是为靳文礼不值,放着上赶子的不理,非要去苦追那个姓叶的,多没面子啊。

    靳文礼吐着烟圈儿不说话倚着墙只是笑,肖月波也不急,走到靳文礼身边等着他回话。

    “文礼,嫂子让人给欺负了,我把人带来了!”侯贵义带着叶水清,还没等走过来呢就开始大声嚷嚷。

    靳文礼顺着声音转过头望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头发凌乱、红着眼睛满脸泪痕的叶水清,心里顿时像是被谁给揍了一拳似的,扔了烟头站直身子大步走了过去,其他人也都没了说笑的心情,绷起脸跟在了靳文礼后面,肖月波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能也跟在几个人后面。

    靳文礼到了叶水清跟前才发现她胳膊上也有好几道红肿,像是被人拿什么东西给抽出来的,不禁眯起了眼,发狠问道:“谁打你了,名字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废了他!”

    叶水清抹了抹脸上的泪抽泣着说:“我妈,我被我妈打了。”

    “啊?你怎么又和你妈打起来了,你得学会忍一时之气呀,要不只能白挨打,你这不是故意让我心疼吗!还打哪儿了,我带你去医院上点儿药,咱不哭啊,上完药我带你去散散心。唉,你也是,和自己妈还总动真格儿的,说你什么好呢。”

    靳文礼一听动手的人是未来丈母娘,态度马上变得不一样了,既心疼叶水清挨打,又有些埋怨她不懂事。

    叶水清一听这话就更来气了,眼泪又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我妈今天中午请崔必成一家三口儿吃饭,要给我订亲,十一之前就让我和他把婚结了,我不动真格的,行吗!你废什么话!”

    “这就是你妈不对了,是我没搞清楚情况,我说错话了,你别哭啊,现在可不就是我把你给气哭了?水清,不用怕,有我呢,咱们抗争到底,争取五一前结婚。”靳文礼见叶水清又哭了,立时就有些慌乱,说出来的话也是语无伦次。

    叶水清却被逗笑了:“你傻啊,六一都过了,还五一前呢,我不去医院,我什么事儿都没有。我不想和崔必成结婚,我妈他们就认定了是因为你我才变成这样儿的,其实不是,我也一直说不想和你在一起来着,可他们不信。不过既然我的名声已经这样了,那我想问问你,要是我现在为了摆脱崔必成的纠缠才决定和你在一起,那你还愿不愿意和我处对象?”

    叶水清问完也不去看靳文礼,低着头等他说话。

    只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靳文礼出声儿,心里就有些没底,看来自己还是有些伤人了,于是抬起头强笑着说:“你不愿意我也能理解,我说话有些过分了……”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你真乐意和我处对象?”靳文礼根本没听见叶水清后来说了些什么,他到现在还都在怀疑叶水清说要和自己处对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叶水清被靳文礼的反应弄糊涂了:“是啊,不过我是为了不和崔必成结婚才找你的。”

    “你就是为了要我的命才同意和我处的,我都乐意,我心甘情愿把命交给你。哥儿几个,你们可都听见了,从今天开始水清就是我靳文礼的女朋友了,以后要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再敢招惹你们嫂子,就给我往死里弄他!”

    靳文礼激动得身子都在微颤,单手搂住叶水清的肩膀就知道傻乐,任别人怎么取笑他也不生气。

    “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趁我不在就背地里勾引文礼,今天我非撕烂你那张脸不可!”

    叶水清看着突然从人群后面冲出来的肖月波,心底一凉,不自觉地就从靳文礼身边退开了,她怎么就忘了还有肖月波这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