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一连好几天都没再出现,叶水清松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担心,这人别是出了什么事吧?就凭靳文礼这些日子的表现,要是真因为打架斗殴被派出所抓走了,也不是什么怪事。

    只是靳文礼虽然没出现,崔必成却是接替了他的位置,天天跟着叶水清上下班,弄得叶水清不胜其扰。

    不过还好有靳文礼的自行车,叶水清干脆又按往常的时间起床,而崔必成也因为靳文礼不再出现,就没有和叶家人说这件事,钟春兰则以为女儿终于肯低头了,每天都是由崔必成在接送上下班儿。

    一直到礼拜天,靳文礼还是不见人影儿,叶水清是真的开始担心了,想着要不要去靳家看看,要是真出了事儿自己好歹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妈,我出去一趟啊。”

    正在屋里躺着的钟春兰,因为这几天女儿表现良好也就放松了警惕:“去吧,自己喜欢什么就买点儿,别往远处走,一会儿该吃饭了。”

    “知道了。”叶水清出了家门就往前街那边去。

    到了前街又一路打听靳文礼家的方向,路人一听是问靳家的都特意多打量了叶水清几眼,更有人没等叶水清走远呢就开始小声儿议论:“这是不是就是后街姓肖的丫头?”

    “不是,我见过姓肖的,虽然长得也挺打眼的,但没这个长得好看,这女的估计是叶水清,靳文礼的那些手下都叫她嫂子。”

    看来自己的名声还真是远播了,自己从不来前街也能被人猜中身份,什么时候靳文礼还有手下了?叶水清苦笑一下按照路人的指点去了靳家。

    靳文礼家确实挺困难的,按照这时社会环境相对公平的现状来说,靳文礼家显然比平常人家矮了一截儿。

    靳家的房子是建在前街的一条小过道上,门口只有一道简易的小木栅栏当作院门,里面黑黑的一排砖房也看不出是几间屋子,而在这排房子的前面倒是另有一大间灰白色的水泥房,也不知道房主和靳家有没有关系。

    叶水清站在旁边犹豫了一会儿也没见靳家有人出来,就只好走过去伸手推开了小木门,正要往里走的时候,就见砖房这边的门开了,紧接着走出来一个人,那人一抬头正好与叶水清的目光碰个正着。

    “水清,你怎么会过来?我正要去找你呢!”从屋里出来的正是靳文礼,一看见站在门口的叶水清顿时又惊又喜,快步走了过去,拉着叶水清的手问。

    叶水清不自在地挣开了靳文礼的手:“我以为你出事儿了,就过来看看,你要是没事我这就回去了。”

    “哎,你来都来了,可别急着走啊,我家地方小不好招待你,估计你也不愿意见我家里人,这样吧咱俩出去聊,你吃饭没,我带你下馆子去!”

    “别,我不去,我就是以为你和别人打架了才过来看看的。”叶水清连忙推辞,边摇头边往外走,她当然是不想到靳文礼家做客的,到时就更说不清楚了。

    靳文礼也跟着走了出来,和叶水清并肩而行,打量着她同样漂亮的侧脸直笑:“你是看我这几天没去找你,有点儿想我了吧?”

    “你别自作多情,谁想你了,我是看你对我还不错,想着万一你要出了事也可以尽些人情。人嘛,总要讲点儿良心的。”

    “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我这个人最老实了,还特别能抓住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精髓,怎么可能去做坏事呢,你别听那些人乱说。”

    叶水清笑了:“你就吹吧,我才不管你,我要回家去了,你别跟着我。”

    “水清,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特别需要你这样思想先进的人来帮助我进步。对了,我这些天没去找你,是去办了一件重要的事,你跟我来。”靳文礼说完就又去拉叶水清。

    叶水清赶紧躲开:“你说就是了,别拉拉扯扯的,我的名声你还嫌被破坏得不够啊!”

    “这事儿没法儿说,你跟我过去就明白了。”

    叶水清知道靳文礼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为了避免争执只好跟着他走,谁让自己撞枪口上了呢。

    靳文礼带着叶水清去了街上修车的摊子,还没到跟前儿就喊:“老刘,我的车呢?”

    “在商店里呢,已经都调好了,我可不敢放外面,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碰着了,我拿什么赔呀。”老刘说完就小跑着进了对面儿的商店,不大一会就推了辆自行车出来,小心翼翼地摆放在了靳文礼面前。

    靳文礼拍了拍车座转过身子问叶水清:“你看这车怎么样?”

    “真漂亮。”叶水清看着眼前这辆浅粉色的燕把坤车惊叹不已,这样稀有的款式,靳文礼是打哪儿弄来的!

    靳文礼听了得意一笑:“我一哥们儿从上海买的,费老大劲才运回来,牌子都起完了,这是行驶证你收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水清心里已经隐约猜到靳文礼这些天没来找自己就是给自己弄这辆自行车去了,只是虽这么想但仍有些不敢相信这人会对自己这样好。

    “这还能有什么意思,你成天骑我那辆破车也不像样子,这辆二六的正好合适,这车你要是不骑我也用不上,到时放着一样生锈成废铁。”

    “我就是收了也没处放,我妈要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她还不知道我是骑你车上下班儿呢。”叶水清试图找出一个充分理由来说服靳文礼打消送自己这辆自行车的念头。

    “这个我也想到了,所以这车就放老刘这儿,他每天出的早收的晚,正好可以配合你的时间,是不是?”靳文礼问最后一句时,看了修车的老刘一眼。

    老刘立即点头:“是呢,这车不用时就交给我保管吧,就是有事儿晚回来我也能等,顺便儿还能打个气儿补个胎什么的,保准儿每天都稳稳当当的!”

    叶水清没办法了,最后只好说:“那这车多少钱,我给你钱。”

    靳文礼听了哈哈直笑:“这车二百一,不过你就不用想着给我钱了,我还能要自己媳妇儿的钱吗!都是我应该做的。”

    “可不是,文礼啊最会心疼人了。”老刘也在旁边跟着凑趣儿。

    叶水清算了下,这辆车要自己半年的工资,她的工资倒是都存着呢,只是钱都在母亲手里,根本找不到理由动这么一大笔钱,再听靳文礼胡扯就没了好气儿:“谁是你媳妇儿,早说了我不会和你处对象的,你还没完了!”

    “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先骑上试试,觉着哪不行就让老刘再调一下儿。”靳文礼说着就要将车交给叶水清。

    “我说了不要,你没听见?我再说一次,我不要,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叶水清是真架不住靳文礼对自己的好,也有些害怕自己心中蠢蠢欲动、呼之欲出的那个念头,于是冲着靳文礼喊完立即撒腿就跑。

    一口气跑到了胡同口,回头见靳文礼并没有追上来才停下来歇口气,坐在石台上喘了半天心跳总算是平稳下来了。

    到家后,叶水清回到自己屋里一头躺到炕上翻来覆去地躺不安稳,满脑子都是靳文礼从头到尾对自己怎么付出的,心里也纳闷:当初崔必成对自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为什么这回在靳文礼面前就一点儿也显不出来了呢?

    正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个念头从脑子里划过,这下叶水清可躺不住了,一骨碌就从炕上爬了起来,坐在那儿惊疑不定地想着:不对呀,这个靳文礼又下饭馆儿又买车,这么多的钱是打哪儿来的?难不成人家已经开始发家致富了,自己却还在腻腻歪歪地儿女情长,这可不得了,自己万万不能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