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正乐呵呵地给叶水清扇凉,虽说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但架不住心里舒坦,热得那叫一个心甘情愿。

    正美着呢,余光就瞥见后面一个人影快速往两人这边跑过来,靳文礼反应多快啊立即就警惕起来,连忙回头看过去,就见叶水清她妈已经是到了跟前,一只手正举得高高就要往叶水清身上打。

    这要是换成别人靳文礼早一脚就踹过去,只是对方可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得罪不起,只能连忙伸手将没事人儿似的叶水清搂在自己怀里护住,然后一转身将整个后背扔给了钟春兰。

    “啪!”夏天本就穿得少,钟春兰下手更是不轻,这一巴掌实打实地狠狠拍在了靳文礼的背上,声音又脆又响,钟春兰手震得直发麻。

    叶水清吓了一跳,刚想推开靳文礼要骂他,结果一眼就看见了自己老妈,当时就傻了:“妈,你先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听你还想怎么编瞎话儿骗我?叶水清,你千方百计变着法儿地要和必成分手,原来就是让这个混混把魂儿给勾去了,你个小兔崽子出息了,连你妈都敢骗!你现在是个什么名声儿,你知不知道?咱们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我……,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钟春兰半辈子要强,自己吃多少苦挨多少累都行,就是从来没让别人说出过一个不字来,如今知道自己家背地里让人笑话个够,这心里哪能受得了,恨得四处找东西要教训自己的女儿。

    来回扫了一圈儿,也就院地里的一把扫帚算是趁手儿的家伙,二话没说操起来又打,根本不容叶水清再多说一句。

    叶水清是知道自己母亲脾气暴性子烈的,要不前一世也不能在骨折的情况下还能爬到窗户那儿跳楼,所以只能先认打等过后再解释。

    只是她认了,有人可不能认,靳文礼仍是将叶水清护得严严实实的,任钟春兰手中的扫帚狠狠打在自己身上。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松开!”叶水清被靳文礼搂在怀里使劲儿挣扎着,只想尽快撵他走。

    这个季节家家都开窗开门儿的,一听见外面有吵闹声,有人就赶紧探出头来看,更有人干脆直接跑了出来瞧热闹。

    “叶水清,你还不给我滚过来!”钟春兰都快气疯了,本来名声就没了,现在可倒好,让这么多人看见靳文礼和自己女儿搂搂抱抱的,不是坐实了这个事儿了!想到这钟春兰更是咬牙切齿地打了过去。

    靳文礼虽然挨着打、受着疼,但心里美的都快飘起来了,自己多大的造化才能将梦中情人抱在怀里啊,平时觉得刺鼻的脂粉味儿此时都能让人醉倒了,手里的感觉更是又绵又软,要是能这样搂一辈子,就算打死自己都乐意。

    “靳文礼,你还不放手,你想逼死我,是不是!”叶水清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再看母亲的脸色都快由红变紫了,不由得也急了。

    靳文礼自然明白叶水清指的是什么,于是借机将嘴唇贴在叶水清的脸上低声笑道:“现在不能放,等会儿的,你妈不就是怕人看吗,我有办法!”

    说完便改成单手搂着叶水清的腰,右手朝人群一指:“都谁家出来看热闹我都记下了,等完事儿的再找你们算账!”

    他话音刚落就见人群唰的一下子散开了,无论是大人小孩儿还是老的少的都开始往家跑,关窗关门的声音也是一声接着一声。

    见人都走了,靳文礼这才完全松开了叶水清,手一抬就挡住了钟春兰手里的扫帚,笑着说:“阿姨,您消消气,我和水清情投意合,要打要骂我随您的便,就是千万别怪水清。”

    “靳文礼,你混蛋!我什么时候和你情投意合了,我除了说过和你是普通朋友之外,有没有多说过一句话,你给我解释清楚!”叶水清没想到靳文礼会无赖到这种程度,信口开河地就硬拽上自己。

    靳文礼只是笑并不回一言半语,叶水清终于忍无可忍上手就给了那张可恶的脸一个大耳光,靳文礼挨了打却动都没动一下儿。

    钟春兰见了这个情景扶着墙已经气得没力气再打下去,扔了扫帚呼呼直喘,瞪着自己的女儿:“你就继续在这儿现眼吧,等我缓过来的到时再收拾你!”这两个人之间要是真没什么,就凭靳文礼那副混样儿能由着女儿这么打?谁信哪!

    正闹得不可开交,出去办事儿的叶传义和叶胜强回来了,只问了钟春兰一句就也都开始横眉立目地看向靳文礼。

    “叔叔、阿姨、大哥,你们千万别怨水清,都怪我。要不这样儿,我先回去,你们进屋去慢慢谈,外面怪热的。”

    叶水清看着乐呵呵说完就走的靳文礼脑袋大了不只一圈儿,现在可不是想怎么恼恨这个无赖的时候,而是要想想自己如何面对家人的质问,又能用什么方法来挽回自己的名声。

    下午一点多钟叶家所有人都聚到了叶传义和钟春兰的大屋里,而且不约而同地又都坐在了叶水清的对面儿。

    “丫头啊,这回爸可不能向着你说话了,你这次做事太没分寸了,靳文礼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怎么还能和他来往呢,不要说什么普通朋友,就是平时见着了都应该躲远远儿的,更何况你自己名声不但搭进去了,要是让胜志的对象知道了,那还能和你二哥处了吗!”叶传义说得是语重心长。

    “爸,我今天就可以表个态,我从来没说过要和靳文礼处对象,那些话都是他自己编的、是他让人造的谣,至于我为什么要和做普通朋友我就是现在说出来你们也不能信。所以,我保证不会和靳文礼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我会和他说清楚的,但他这个朋友我不能断。”

    钟春兰本就没消的火,一听女儿这话更如同泼了一桶油:“你既然知道你和他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个混混都能编瞎话儿坏你的名声,你怎么还要和他来往呢!你疯了,是不是?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和他说一句话,你就赶紧从这个家出去,咱们家丢不起这个人,你也别连累你二哥的婚事,我和你爸就当没你这个闺女了,白养活这么多年了!”

    这时候叶胜强两口子和叶胜志都劝钟春兰,边劝还边给叶水清使眼色让她赶紧服软道歉。

    叶水清来回看了看自己的家人,想想将来这些至亲竟没一个有好结果的,态度更加坚定了,在没找到可靠的出路前,她说什么也不会放弃靳文礼这个百分百的保障。

    钟春兰盯着低头不语的女儿彻底失望了,只是刚才话虽然说得绝,但又哪有可能真那么做呢,于是咬牙说道:“从明天开始,胜强、胜志你们辛苦些,早起一个钟头轮流送这个败家的东西上班儿,我就不信这样她还能和那个姓靳的联系上!”

    “妈,那下班的时候怎么办哪?”叶胜志为难,早起倒没什么,只是下班时间可来不及。

    一句话还真把钟春兰给问住了,这家里除了自己退休没事儿做,其他的人可都要上班,上班可以提前,下班可不能,再说就算自己能亲自去也没多余的自行车了。

    不过钟春兰到底强势,决定事情更是干脆:“这样办,姚红那辆自行车收回去不用借水清了,要不平时你出去也不方便,早上你们哥俩轮流送她去上班,下班的时候就让她在单位等,你们也不用着急,稳稳当当地骑车,什么时候到印刷厂什么时候算,晚饭时间往后挪,我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样儿。”

    叶水清没想到自己妈能这么狠,连自行车都没收了,但也没反对,因为她自己也想让靳文礼明白自己没想嫁给他。

    “我听妈的安排,我确实没打算和靳文礼怎么着,所以没意见。”

    叶水清的态度倒是出乎叶家人的意料,但钟春兰只认为这是女儿的缓兵之计,也没理睬只按自己的计划行事,同时又犯愁怎么才能尽快找个条件差不多的新对象好将这个不省心的女儿嫁出去才能放心。

    叶家这个办法一开始实行,靳文礼还真找不到机会了,他要想见叶水清只有中午休息的时候才有机会,但叶水清却是宁可躲进女厕所,也不给靳文礼这个机会。

    这人太缺德了,必须给他点儿教训才行,还文礼呢,好名儿给他都浪费了!

    又到了礼拜天,叶水清也不打算出去怕再遇见靳文礼,只躺在炕上发呆,努力回想今后十几年的生活变化过程,看能不能谋划出一条好的出路。

    “水清、水清。”

    正想得入神的叶水清忽然听见窗户外面有人叫自己,当时就吓得坐了起来,自己屋子窗户外面是间小仓库,再说还有院墙呢,怎么就进来人了。

    “水清,是我。”靳文礼的笑脸露了出来。

    “你还敢翻我家墙,赶紧滚蛋!”叶水清随手就扔了个小枕头砸过去。

    “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要不也不能这么做。”

    叶水清虽然生气也不敢太大声,怕让家里人听见了又解释不清楚,只好压低嗓音:“靳文礼,你真不要脸!我一心拿你当朋友,你却害我,现在我不但名声没了,连自由都没了,你有什么脸再出现在我面前!”

    靳文礼收了笑容,变得正经起来:“水清,我承认我耍了心眼儿,但那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当普通朋友,我就是把你当成我女朋友看的,这回的事儿错确实在我,我给你赔不是,你原谅我吧。”

    这个靳文礼真有一套啊,这个年代就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遇事也不是只一味地强硬到底,该低头的时候也不含糊,难怪将来能成大事。

    “你说再多也没用,你什么时候能把观念改正了,咱们什么时候再恢复来往。”叶水清才不会被靳文礼两三句话就说服了,自己可不真是二十岁的小丫头。

    “水清,我做错的事我认,但我心意可不能改,这个你拿着,你不是没自由了吗,我想办法就是了。”

    靳文礼说着就将一个塑料袋儿扔到了叶水清的炕上,叶水清打开一看是件红色的连衣裙,样式在这边根本没见过,颜色也特别正,这要是在太阳光下一照肯定更艳丽。

    “你打哪儿弄来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是花钱买的,你穿上肯定好看,你消消气呗,和我说会儿话。”

    叶水清将裙子放回去,又扔给了窗外的靳文礼:“我不要,我才不贪小便宜!”

    “这是我赔礼道歉的礼物,哪是什么小便宜,你收着吧。”靳文礼又扔了回来。

    叶水清不想和他纠缠个没完,心想收着就收着,自己又不穿,等到弄明白那天再还给他就是了,于是就不再将塑料袋扔还过去了。

    靳文礼见此心中一喜:“咱两聊天儿吧。”

    叶水清轻笑一声,起身直接将窗户一关、窗帘儿一放,继续躺回炕上歇着。

    过了一会儿,也没见靳文礼再敲窗户,估计是翻墙出去了,叶水清怕他再回来,也不去将窗户打开,宁可闷着。

    吃过晚饭之后,叶水清早早儿换了衣裳躺下休息,明天还要起早让大哥送自己上班儿呢。

    只是晚上汤喝得有点儿多了,睡到半夜时叶水清就想起夜,住平房的时候家家都有起夜的用的器具,只是叶水清受不了,冬天太冷时没办法,现在大夏天的要是在屋里方便那味道太难闻,所以她晚上基本很少喝水,偶尔起来也是匆匆跑到外面的公共厕所迅速解决,而她之所以敢这样做就是因为公厕离他们家很近,院子外面没几步就到了。

    即便这样叶水清也是又挺了一会儿,觉着实在是挺不过去了才披了件衣服起来,拿着手电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里开门跑了出去。

    外面月亮很亮,即使胡同里没有路灯也能看清路面和周围的景物,到了公厕叶水站在女厕这边用手电往里照了照,确认没人才走进去,虽然里面有盏昏暗的小灯,但照明范围实在有限,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将手电放在干净些的石台上,让光线朝外,这样万一有人来时就会知道里面有人,再一个要是外面真的有人,那影子必然会先照到墙上,自己也能有个心理准备不会被吓着。

    只是,叶水清站好之后刚解开裤扣儿,墙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儿,而且那黑影儿是极快地出现又立即消失了。

    “是谁在外面!”叶水清大声询问,同时也出了一身冷汗,手忙脚乱地系好裤子,叶水清拿起手电慢慢往门口走,快到门口时又小心翼翼地往外面照了照,当光线略过左边墙上时却发现有个地方破了一个洞,再细看时正好和一双贼亮的眼睛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