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回到看见母亲正在厨房里做饭,便踌躇着要不要过去说个话,结果钟春兰也看见女儿了。

    “还傻站着干什么,去洗洗手准备吃饭。”

    语气虽然不好,但显然也是怕女儿饿坏了,而且等到吃饭的时候还特意给女儿加了一个咸鸭蛋。

    叶水清想想上辈子母亲吃的苦,心里也怪自己不懂事,再怎么着急也不应该和母亲吵闹,于是小声道了歉:“妈,昨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和您大声说话,我错了。”

    “唉,这就对了,以后可不许再和你妈这样说话了,你不知道你妈因为你一直没吃饭有多难受。”叶传义打了个圆场。

    钟春兰用袖子抹了抹眼角儿说:“你快好好儿吃饭吧,以后少气我点儿就有了,我也想过了,你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也许必成真是哪里不如你的意吧,不处就不处了,妈再让人帮你介绍就是了,明天我再和介绍人说一声儿。”

    叶水清用力点了点头:“妈,您放心吧,这回要是真有合适的我一定好好儿处。”

    这时叶胜强和叶胜志也都夸自己妹妹懂事,昨天的风波算是过去了。

    只是当第二天早上再次在胡同口看见等自己的靳文礼时,叶水清有些无奈,不想再给他任何机会,叶水清没停车直接骑了过去。

    靳文礼立即跟上,两人并排而行。

    一路上无论靳文礼说什么,叶水清都不搭话,只是闷头骑车,等快到厂子的时候才停下来严肃地对靳文礼说:“我说过不要再跟着我了,还有我一会儿也会和保卫处的人说,不让你中午再来给我送饭。”

    靳文礼很委屈:“我这不是正好顺路才和你一起走的么,不送就不送呗,你别生气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昨天的事儿对你影响不好,我不让你为难就是了。”

    叶水清倒没想到靳文礼会答应得这样痛快,反而觉得是自己太过小子家气了,便缓和了语气:“我也不是嫌弃你,只是确实是影响不好,等哪天休息有了空儿要么和你朋友同事,要么和我朋友同事,大家再一起出去玩儿。”

    靳文礼笑了笑:“那也行,人多热闹,你快进去吧,我也去上班儿了。”

    叶水清见靳文礼这样通人情便放了心,心情舒畅地进了厂子大院儿,只是进了车间之后才知道,整个车间的人都已经达成了默契,要做自己的思想工作,以拯救有堕落趋势的自己,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叶水清只好再三保证自己只是单纯地和崔必成终止了恋爱关系,绝对没有自甘堕落的想法,思想上还是积极要求进步的,不会拖组织的后腿,众这见她的态度较好,认识也提高上去了,就都放了心,还有人要分别给叶水清和崔必成再介绍对象。

    只是没过几天厂里又传开了,单位工会的崔干事情比金坚,虽然有不少人给他介绍新的女朋友,还有本单位的小姑娘偷偷给他写信,但都被他给回绝了,还说只要叶水清一天不结婚他就一天不放弃地等下去。

    这下可真成了大新闻,崔必成本就是个谦谦君子形象,如今又这样痴情,顿时就迷倒了一大片厂里的未婚女青年,更有外厂的也慕名而来想借机瞧瞧心中的偶像,既是爱慕其为人又盼着心上人能得到幸福,每天中午休息时竟有不少人跑去折页车间劝叶水清回心转意,那感觉就像看爱情片儿非要有个大团员结局才行,一时之间叶水清的压力也颇大,但却一直坚持不松动。

    “小邹,要是中午再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以后都不在车间吃饭了。”

    “那你去哪儿啊?”小邹也知道叶水清不胜其扰,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出去溜达一会儿,等快上班时再回来吃,反正天也越来越热,饭凉点儿也没事儿,过几天这些人知道找不着我,也就不会再来了。”

    小邹点头:“那也只能先这么办了。”

    正说话时,已经养好伤上班的宁军走了进来,看着叶水清冷笑:“放心吧,没人会再过来了,你可以安心吃你的饭了。”

    “宁军,你有话就好好儿说,用不着这样阴阳怪气的,水清又不是和你谈恋爱,你凭什么对水清有偏见,自由恋爱就是要两相情愿,崔必成现在是一厢情愿,你懂不懂!”小邹白了宁军一眼。

    “哼,几厢情愿我管不着,我就是看不惯有人口是心非,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搞两面派。”

    小邹急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有话就直说,别在这儿曲曲折折的!”

    “直说就直说,必成不过是表个态,因为心里放不下,不想再处对象罢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叶水清,你不是说你和靳文礼只是邻居、是普通朋友吗,那他为什么还跑到咱们厂里来,挨个车间宣扬你和他之间的关系,还说谁要是再敢瞎参合你的事,就要谁好看!你觉得就凭靳文礼那种流氓匪性,还有人敢过来劝你吗?”

    有这样的事?叶水清听傻了,这要是真的那靳文礼也太不像话了!

    “这是真的吗?宁军,你可别乱说话啊。”小邹也惊呆了,还有些不敢相信。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同事小董也跟着附和:“这事儿我也知道,不只咱们厂,我爸他们单位也听说了。水清,靳文礼估计是宣扬得整条街的所有单位都已经知道了,你还真得想想办法,不然耽误的可是你自己,往后谁还敢给你介绍对象,你还能嫁出去吗?”

    靳文礼和崔必成这两个人是想逼死自己吗,一个到处宣扬和自己的关系,一个就说非自己不娶,还真以为自己只有这两条路可走了是不是?大不了自己不在单位这边找对象了,不是还有父母和哥哥嫂嫂呢,到时看他们还能做什么怪。

    只不过虽是这样想,但等下班看见仍是跟在自己身边的靳文礼时到底还是发了火:“靳文礼,我都已经说咱们两个是普通朋友关系了,你怎么还到处乱说,坏我的名声!”

    靳文礼嘻嘻一笑:“我可没说我和你有什么,我是听说崔必成这小子耍手段逼你,看不过去才出手的,我只和人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不许任何人再去骚扰你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是普通朋友,什么时候成好朋友了!”叶水清没好地气地说道。

    “是普通朋友,我口误了,明天我就去纠正,你千万别生气。”

    叶水清轻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告诉你,你在这说多少也没用,我妈还是要给我介绍对象的。”

    “这是好事儿啊,我举双手赞成,你快点儿相亲吧,要不崔必成不能死心。”

    叶水清听了这话,狐疑地看了靳文礼一眼:“你要是真这么想,那以后就别上下班都跟着我,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唉,这算什么事儿啊。水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两个人的单位本来就挨着,上下班同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想我要是个女的,你是不是就觉得这事儿很正常了?”。

    “可你不是个男的吗?”

    “那你就当我是个女的呗。”靳文礼态度就是一个好。

    跟这人真没法儿说理,叶水清曾经想过要和靳文礼错开时间,只是无论她早上怎么改时间,都能被靳文礼给堵住,自己总不能半夜起来去单位吧,而且无论她态度是温柔还是冷淡,靳文礼都当耳旁风一样,骂不走也打不跑。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我相亲时你又捣乱。”叶水清发出了警告。

    “你放心吧,咱们赶紧回家。”

    靳文礼让叶水清先骑上车,自己跟在后面抿嘴儿偷乐,崔必成只会玩儿知识分子那一套,装什么痴情,还大搞舆论想逼水清跟他复合,只是任他手段再高,也比不上自己的拳头直接,他倒要看看这周围的片区谁还敢给水清介绍对象,谁还敢为崔必成说好话!

    钟春兰的行动还是很迅速的,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已经是求人给女儿介绍了一个新对象。

    “对方条件相当好,是当兵的,听说还立过功,明天礼拜天你早点儿起来,人家到家里来的时候表现好点儿,听到没有?你胡阿姨费了不少心呢。”

    “我知道了,妈。”叶水清答应着,心想当兵的也不错,主要看有没有发展,要是将来能提干也有出息,她现在是极力想在人海里挑选出一个有出息的男人。

    听了女儿的回答,钟春兰满意了地出去了,等到见面的时候,又特意给叶水清化了妆,先是和媳妇姚红借了那两盒分外珍贵的万紫千红的粉和口红,等抹好之后又用烧过的火柴头给女儿描了两道黑黑的眉毛,左看右看总算是满意了,一家人等着男方和介绍人过来。

    十点多的时候人终于来了,本来翘首以待的叶家人在见了这个当兵的以后就都没那么热情了,只不过男方还是很上心,言谈之间也表现出了对叶水清的中意,还表了态又将自己家里的情况细致地介绍了一遍。

    叶水清早就坐不住了,强撑了半个小时就说有事儿要出去,钟春兰也勉强笑了下:“可是不巧,水清他们单位今天有活动,只是咱们这事儿是早就约好的没办法改才请了假,要不今天先这样儿,改天再过来坐坐吧。”

    介绍人听了立即就明白了,笑呵呵地送那个当兵的出去了,然后又跑了回来,叶水清理也不理睬直接就去院外面站着消火。

    “那个就是你家里人给你介绍的对象啊?我看他怎么也能算得上是二等残疾了,难怪你生气。”靳文礼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走到叶水清跟前儿只是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这是我家门口,你最好离远点儿。”

    叶水清当然生气啊,自己又没什么毛病,这个胡阿姨还真能胡来,给自己介绍个那么矮的对象,自己一米六五,那男的能和自己平视就不错了,用现在的话说可不就是个二等残疾!

    “我是看你好看才笑的,又没笑别的。”靳文礼盯着叶水清红红的嘴唇偷偷咽了咽口水,自己媳妇儿长得真美,这不看紧点儿哪行。

    叶水清被靳文礼的憨态给逗笑了:“你别没正经,赶紧回家去吧,这个不行我还可以再看下一个,好看不好看也没你什么事儿。”

    “我再站一会儿就走,你妈不是还和介绍人说话呢,不急,再说大中午的又没人出来。”

    叶水清脸上厚厚的一层粉,在太阳底下一晒热得直冒汗,靳文礼看见了赶紧四处找能扇风的东西,正好有个男的拿着圆圆的芭蕉扇路过,靳文礼上去就抢了过来:“先借我用用,一会儿送你们家去还你。”

    那男的先是一愣,紧接着就要骂人,只是等看清对方是谁后又没了脾气,一声儿没吭就溜走了,靳文礼则是拿着扇子给叶水清扇风,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这人是土匪啊,就这么明着抢别人东西,叶水清没爱搭理靳文礼,想等介绍人走了再回屋里去。

    两人就这么站着,靳文礼一边给叶水清扇凉,一边细细打量她的容貌,真是越看越心里越遮痒痒。

    “我说胡姐,你这介绍的人也太不靠谱儿了吧,我瞅着他也就和我们家水清差不多高。”钟春兰尽力压着火,但语气也是极不乐意的。

    胡姐听完也叹气:“哪是差不多高,那男的一米六八,肯定比水清高。唉,我说大妹子啊,要不是看在咱们几十年老邻居的份儿上,我是不会揽你家这个事儿的,对方要不是身高有缺陷,也不会同意和你家水清见面啊。”

    “大姐,你这是什么话,我家水清哪儿不好了,就是之前处过对象那也是规规矩矩的,怎么被你一说就像是没人要似的。”

    “妹子你还别不乐意,这事儿估计也就你们家还不知情,我现在就是和你说也是冒着风险的。”

    “那你就快说呀,到底是什么事儿?”钟春兰急得要命。

    “你们家水清现在名声不太好,她每天上下班都和前街老靳家的小儿子靳文礼在一起不说,而且和那小子总一起的几个混混还到处说你家水清是靳文礼的女朋友,张口闭口的叫嫂子,你说有这一出儿,谁家还能相中水清啊,就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不是?我也不想害别人,就是这个当兵的我也是说了实情,人家只答应先看看再说,没想到今天还挺满意的,你还挑?”

    钟春兰听完之后只觉眼前一片漆黑,扶着脑袋粗喘了几口气才能发出声来:“胡姐,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我闺女一向老实文静,清清白白的怎么会和靳文礼扯上关系呢!”

    胡姐一拍大腿:“你还不信,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那小子在你家院外面探头探脑的,肯定是知道消息了,弄不好现在都没走呢,我这心也悬着哪,别介绍个对象我自己再惹祸上身!”

    钟春兰的性子本就急又要强,现在更是一刻也坐不住了,从坑上跳下来,蹑手蹑脚地出了屋子,等快到院门口儿时,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那儿的两个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