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3章 杨乐李茹今生番外五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在等靳文礼回来的时候杨乐也没闲着,让人打听到了新安路市场改建的消息,仔细研究了几天觉得大有可为,回报率很高,所以开始在这上面动了脑筋,这样等待的时间也能过得快些。

    等了几天总算等到靳文礼登门拜访。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病都治好了?”靳文礼大笑打量着杨乐,见他身子比出国前结实不少,就是人更显着阴沉了。

    “早就想回来的,不过是学业没完成,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还要注意些就是了。”杨乐难得地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那回来有什么打算?”

    杨乐笑了:“听说你和水清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你这媳妇儿娶的也太招人恨了,打算是有的而且要大干,当然少不了还要你靳老板参与。”他是很佩服叶水清的,觉得这丫头虽是文化水平不高,但见识和胆量可不一般,眼光也长远,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畏首畏尾地怕家里男人赔钱什么也不让做,所以这也让他更愿意和靳文礼合作。

    靳文礼立即来了兴趣,只是听杨乐说完又犹豫了,投资太大了他根本没那么多钱啊,不过杨乐却说不着急,因为计划要慢慢实施,还说等过段时间再看看有没有好的赚钱机会,于是他也就暂时不去想那么多了。

    等保姆将饭菜摆好,两人又开始推杯换盏,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靳文礼想着自己媳妇儿临来时的交代,虽是犹豫但还是起身将自己带来的杂志拿了过来。

    “给我这个做什么?”杨乐看着靳文礼手中过期的杂志不解。

    靳文礼叹了口气将杂志翻开,然后直接递到杨乐手里,杨乐接过来扫了几眼,脸上的笑容变淡了。

    “你走之后,李茹消沉了很长时间,这个郑维新人不错也有才华,虽然出了名可还是一直守在李茹身边从没提过什么要求,我和水清也是从杂志上知道的消息,也求证过了。杨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是把这事儿告诉你,其他的你自己定夺吧。”

    杨乐回来之前就已经想过李茹可能已经结了婚,要是那样他只要确认李茹过得好也就没遗憾了。

    但是真正面临李茹另有所属这件事的时候,他觉得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特别是李茹还没结婚只是另外有了男朋友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甘心放弃!

    “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再说当初也是我对不起她,现在也不会再去打扰她。”杨乐深知叶水清极力维护李茹,靳文礼又是个怕老婆的,自己这时自然不能引起他们的警觉,反正他也回来了事情总有转机。

    靳文礼见杨乐看得开也就放心了,回家之后和叶水清学了一遍,叶水清只当杨乐见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早就不再将李茹放在心上了,于是干脆让靳文礼不用特意将杨乐回来的消息告诉李茹,靳文礼答应了。

    直到叶水清开始筹办公司,李茹和杨乐都要求入股时叶水清才将这事和李茹说了,李茹倒也大方,直接表现出公私分明的态度,说不介意杨乐入股,甚至还落落大方地跟杨乐通了电话尽释前嫌但却保持距离,除了公司有事平时根本不会与杨乐有任何来往。

    郑维新自然知道杨乐和李茹的过往,在知道杨乐回来后也很是担忧了一阵子,但见李茹这一番表现慢慢地也就放心不少,所以并没有对杨乐入股这件事表现出抵触情绪。

    直到刘楚清带着女儿去靳家认亲,他才又不安起来,只是李茹听了却只是笑了笑根本不在意,郑维新心里隐隐觉得李茹也许并不像她表面那样无所谓。但也只能默默地观察未曾多说。

    “找我有事?”下班后从单位出来,李茹看见了杨家的车,而杨乐正站在车旁边,于是也不刻意躲开而是大方地走了过去,她现在认为自己光明磊落,没必要小家子气地对杨乐避而不见,那样倒让人感觉两人之间还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了。

    杨乐温和一笑:“进车里谈吧,好久不见我们一起吃顿饭,是公司的事。”见李茹眉头微皱,杨乐赶紧加了一句。

    “有事就车里谈吧,吃饭就不用了,我约了人一起吃饭,听说你身体已经好了,先祝贺你了。”李茹婉拒杨乐的邀请。

    杨乐听李茹有约也不纠缠,反而笑着说:“应该是我感谢你才是,没有你我也不会下决心去遭那个罪。”

    李茹没接话,随即先坐进了车里,杨乐随后也跟着坐了进去。

    “是这样的,水清想挖几个市里比较知名的演员到公司签约,我倒是有一个人选想和你商量商量。”

    李茹听了这话感觉奇怪:“能把人才引进公司,我自然赞成,有必要和我商量吗,你找的是谁?”

    “连晓晴。”

    李茹吃惊地说:“你能把她弄进公司来?”连晓晴是很出名的演员,长得也漂亮拿过不少奖,没想到杨乐居然能让她放弃剧团里的铁饭碗到公司来。

    杨乐笑着点头:“她已经答应了,我之所以要跟你商量是因为连晓晴其实是我表妹,她要进了公司那以后公司里的剧本自然要以她为主,我怕你不方便。”

    李茹立即明白过来杨乐是什么意思了,连晓晴进公司,那以后公司拍戏当然要用连晓晴做女主角,而郑维新却是导演,要是他知道了连晓晴和杨乐的关系,难保心里不会有疙瘩,到时再引起不必要的分歧就不好了,想想这还真是挺为难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连晓晴这么好的资源对公司发展太有助力了,李茹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人原因放弃。

    杨乐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这件事我还没和任何人说过,也是怕引起不便,我这是这么想的,不如谁也不告诉,文礼水清那里也不用说,其实我只是怕你为难才说出来的。”

    “谢谢你想的这么周到,郑维新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不过不说也好省得麻烦,再说还是应该以公司发展为重,就按你说的办吧,要是没其他事,那我就先走了。”李茹定夺的很干脆。

    杨乐看着变得沉稳大气的李茹微笑着点点头,这丫头确实没让自己白费心还真是出息多了,只不过仍是不会圆滑地处理事情,要不哪能这么轻易地就送了个把柄给自己呢!

    自从公司来了连晓晴和左正高两个比较知名的演员后,带来了不少的资源,而且两个人虽然出名但也没摆任何架子,很是服从安排这让叶水清欣慰不少,接下来公司要筹拍的连续剧和电影自然也要以他们为男女主角。

    李茹对自己的表现也是非常满意的,认为自己这次的做法顾及了多方面的因素,既没让叶水清为难,也不会让郑维新感到别扭,更重要的是在杨乐面前展现出了自己的大度,借由这次的机会以后两人也不用再牵扯以前的是是非非了,各自过好各自的日子就行了。

    只是她虽这样想,事情却并没有按她的想法进行下去,一天下午李茹在单位接到了连晓晴的电话,电话里连晓晴的声音显得很是沮丧:“李茹,我办错一件事,我表哥都要跟我断绝关系不来往了,你帮帮我吧。”

    李茹奇怪:“你们是亲戚,有什么矛盾和家里长辈说说就完了,我不好参与吧。”

    “不是的,是我无意间和郑导说了我和表哥的关系,结果郑导突然就不让我去片场了,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去找表哥问了问,没想到原来你和我表哥以前还处过对象,都怪我嘴太快乱说话,真是对不起!”连晓晴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李茹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万万没想到把这个环节给忽略了,她以为杨乐应该已经嘱咐过了连晓晴。

    这可怎么办,郑维新这下肯定是非常生气了,弄不好还要怀疑自己的用心。

    “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你又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怪也怪不到你头上,你先休息几天这件事我会处理。”李茹已经无力去迁怒别人。

    “谢谢你李茹,那就拜托你在表哥那也替我说说情吧。”连晓晴再三感谢李茹才挂了电话。

    “怎么样,表现不错吧?”连晓晴将电话放好,转过身得意洋洋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杨乐。

    杨乐点头:“演技不错,你以后有发展。”

    “有表哥这句话我还怕不会大红大紫吗。”连晓晴开心地咯咯直笑。

    李茹却是越想越憋气,怎么想都觉得是杨乐从中搞鬼,不然他为什么不交代连晓晴一声,但凡有句话也不会弄出今天这桩事来。

    她没那个耐心等到下班,便立即又给杨乐家里去了电话,和杨乐通上话后就告诉他自己这就过去,让他在家里等自己,杨乐爽快地答应了。

    等下了公交车,走到杨家小洋楼门前,李茹却犹豫了,三年多来她总是刻意避开经过这里,如今再站在这扇大门前竟然有些胆怯了。

    门前的警卫已经换了人,看见徘徊的李茹便走了过来:“是李茹同志吗?”

    李茹点头,警卫微笑:“那您请进吧。”

    李茹没空再多想只能进去,屋子里已经有阿姨等在门口了,也是新人见到李茹显得很是拘谨,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一起上了楼。

    到了书房,李茹心里感叹:除了东西没变,人却是都变了的。

    “你去准备茶水和水果。”杨乐迎着李茹,看见阿姨站在那儿不知所措不由得微皱了下眉。

    那阿姨连连点头,快步下楼去了。

    “这人也不知道打哪儿找来的,木得很。”杨乐抱怨了一句,又示意李茹进去坐。

    “那是你世面见得多了,眼界高了。”李茹坐到沙发上不由得呛了杨乐一句。

    杨乐坐到李茹对面看着她说:“那倒不是,我始终认为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李茹一愣,看了看杨乐认真地样子只好转移话题:“连晓晴给我了打电话,这件事你怎么看?”

    杨乐叹气:“这丫头打小儿就爱唠叨,不管生人熟人都一股脑地往外倒,我本就不愿意让亲戚借着我的名义沾光,这件事她太冒失了。”

    “我看倒不见得是她冒失,她也许是有自己的缺点,但是如果你能稍微提醒她一下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面对李茹的质问,杨乐并没有反驳只是安静地坐在那儿不言不语。

    李茹不想再看杨乐那副样子,人家不吱声她就是有气也没处撒,最后站起来冷冷地说:“杨乐,你这样有意思吗!”说完就打算离开。

    “我从没想过要把我们两个人的事告诉晓晴,我不清楚如果我事先告诉了她你会不会又有新的理由指责我随意向别人透露以前的事,我其实也很生气她的鲁莽给你带来的困扰,可她是无心的,当然你要责怪我,我也不觉得自己冤枉。”杨乐仍是坐在沙发上不急不缓地开了口。

    李茹听了一呆,确实是这样啊,要是杨乐把两人之间的过去说给连晓晴知道了,那自己是不是还要责怪杨乐呢,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无怎样自己最后都会把责任推在杨乐身上,其实细想想这件谁也不怪,只能说自己点子背。

    想到这儿李茹反而觉得对杨乐有些歉意了,当然她也不是扭捏之人,转过身大方地承认错误:“是我把事情想偏了,其实与你没什么关系,你也是为公司好才找来的连晓晴和左正高,事先也尊重了我的意见,对不起。”

    杨乐笑了:“你能理解我就好,说对不起就太严重了,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吃顿饭吧。”

    “杨乐,你我之间的关系还没恢复到一起吃饭的程度,要不是为了不让水清为难,我是不想和你有任何牵扯的,我先走了。”

    看着李茹快速消失的背影杨乐无奈地摇头苦笑,这丫头说话越来越犀利了,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不过自己呢偏偏就最欣赏她这一点,也就有些犯贱的意思在里面了。

    李茹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要如何向郑维新解释连晓晴的身份问题,觉得首先自己还是应该向他道歉才对,毕竟不管自己出于何种角度考虑都是自己隐瞒在先,其他的等郑维新消消气再说。

    只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在她还没找郑维新谈时,郑维新却已经先去找了叶水清要求将正在拍摄的电影和电视剧中的女主角连晓晴换掉。

    既然郑维新找到叶水清那就代表他并未想从私人角度解决问题,这下李茹反倒不好和他提及这件事了,但却觉得郑维新有些小题大做,认为他完全可以先和自己沟通,这样大张旗鼓地的水清不是更显得是公报私仇,再说水清又不清楚里面的细节这不是为难人家吗?李茹觉得自己还是先找叶水清解释一下比较好。

    可偏偏靳文礼三哥那边闹得正欢,连带着叶水清每天也是心烦意乱,郑维新的无理要求自然是被回绝了,再听李茹说明具体原因之后叶水清就更不会答应郑维新的要求了,一来连晓晴没犯什么错还是专业演员,二来公司钱都投进去了不可能为这种私人恩怨说换人就换人,钱又不是他郑维新一个人的。

    同时李茹也知道了郑维新已经不只一次找叶水清说这件事,不由得心里也起了火,告诉叶水清不用再为这件事操心,都由自己来解决,之后便直接跑去电视台找郑维新。

    算算两人已经快半个月没见面了,李茹在收发室等郑维新的时候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脾气,认为能和和气气地解决问题最好。

    郑维新很快就下来了,两人顺着马路溜达,一开始谁也没开口。

    “我来是想和你解释一下连晓晴的事,这件事是我不对,不应该瞒着你。”李茹先开了头。

    郑维新侧身看向李茹:“我还有点盼着你不知道连晓晴和杨乐的关系呢,如今看来你是早就知道的。李茹,我觉得这件事谈不上对与错,而是你的态度让我心寒,你若是心里没其他的想法为什么要帮着杨乐隐瞒连晓晴的身份,是有什么不可说的原因还是认为我郑维新是小肚鸡肠的人,容不下一段已经过去的历史?无论哪种想法我都接受不了,也许你是为我好,怕我多想但我却不能接受这种保护,我像傻子一样被糊弄着,还在一门心思地想捧红杨乐的表妹,未免欺人太甚了!”

    “维新,你想得太多了,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糊弄你的意思,我就是怕给你带来困扰才没和你说的,而且连晓晴也确实是一名出色的演员,知名度也高她来公司好处真是太多了,这件事不只是你我连水清都没告诉,因为我只是从公司利益考虑压根没打算与连晓晴再有什么联系,杨乐也是一样。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我可以保证以后决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也不会与杨乐再有任何瓜葛!”李茹此时更加觉得自己做事欠妥,只能连连保证不想让郑维新难过。

    郑维新盯着李茹看了一会才说:“李茹,我费了那么多心思守在你身边,你的过去我很清楚、也很了解,好不容易让你点了头愿意和我在一起,我有多珍惜这份感情你是想象不到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不能忍受被这样戏弄。我是相信你的,可是我不相信杨乐,他那个人太有心机了,只要他对你还有一点留恋我都没办法放心。为了我们感情,你能不能听我的让连晓晴离开公司?”

    李茹很是为难:“这怎么行,资金已经投进去了,这不是你我两个人的损失,这关系着所有人的利益,这样做未免太儿戏了。”

    “不这样也行,那你答应我等这次的电影拍完之后,你就从公司退股。”郑维新又提出另外一个选择。

    这下李茹可真是恼火了:“维新,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其实整件事的关键不在于杨乐会怎么样,而是我的言行如何,就算他小动作再多,可是我不会理他啊。我退股可以,但是只有公司这一件事吗?杨乐和靳大哥的关系千丝万缕,我和水清无论于公于私都来往得更是密切,你要我放弃在公司的股份可以,那我问你书籍的出版呢?印刷厂的经营呢?难不成就因为你莫名的担心和一时的气愤我就要放弃所有的事业吗!要是你这样想,那很抱歉我做不到,我还想给父母家人更好的生活保障,我还要让我妈的病得到更好的治疗,我不会放弃我努力得来的一切,我们还是都冷静地想一想再见谈吧,连晓晴的事我完全赞同和尊重水清的意见,不会让她离开公司。”

    李茹不想再和郑维新纠缠连晓晴的问题,郑维新方才的那些话近乎无理取闹,这也让她很意外。

    又过了近一个月,郑维新到底做了退出公司的决定,但却和李茹道了歉,承认是他自己反应过度不应该那样逼迫李茹,还表示对李茹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以后也不会再如此了。

    李茹感动于郑维新的诚意,再想想这几年的情分自然也就原谅了他,两人又和好如初,而且经过这次波折也觉得彼此不应该再蹉跎下去,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在这期间叶水清解决了靳文礼三哥的事之后,也和李茹透露过杨乐提出的买国库券的事,李茹直接就回绝了,她不是不想赚钱,只不过做人要有原则,再多的钱也不能让自己再失信于郑维新。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所有事情都改变了,李茹因为也想学驾驶好买辆车开,于是就用叶水清的车练手,没想到一不留神就将车撞到了大树上,她和叶水清两个人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因没能联络到郑维新,叶水清脑子也正糊涂结果直接就通知了杨乐,靳文礼和杨乐几乎同时赶到了医院,靳文礼见叶水清伤势不重就没让杨乐把叶水清和李茹一起送去高间儿,而是留在了普通病房观察。

    叶水清清醒后一得知这个情况,立即就觉得事情要糟,但因为靳文礼在气头上自身难保,也就无暇顾及李茹了。

    “你胆子也太大了,水清也还是个新手,你们就敢在大街上练车?”杨乐也被吓得不轻,李茹轻微脑震荡休息了两天才好些,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他是既心疼又生气。

    李茹也害怕,还好水清没事,不然自己要怎么跟靳大哥交待呢,还有要是自己再有个好歹,那爸妈可怎么活,所以对杨乐的指责也没反驳。

    “街上没什么人,我就想开一会儿,谁知道方向盘就偏了,要不是因为你也不会出事儿。”李茹头昏脑胀地说了一句。

    “怎么会是因为我?”杨乐皱眉反问。

    李茹闭目不语,这段时间她有些心烦意乱,当时叶水清正劝自己好好审视与郑维新之间感情,要她一定要考虑成熟再做结婚的决定,所以她才走了神。

    “是不是水清提起我让你心烦了?”杨乐就是有这样的本事,猜测人心精确得可怕。

    李茹仍是不说话,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忘了杨乐,对他的那份感情一直都深深地藏在心底,但她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原谅杨乐当时的决定,想放不下又看不开,这才是痛苦的根源。

    “别想那么多了,好不好?我答应你不会再让你为难,你愿意和郑维新结婚就和他结婚,只要你过得好我就高兴,要是将来你气消了、后悔了觉得还是想我,那我们再在一起,反正我也没有看得上眼的人,不如就陪着你吧,你可千万别再出事儿了。”杨乐轻轻抚摸着李茹的头发,语气无比温柔又无比真诚。

    李茹睁开眼的一刹那眼泪就掉下来了,这人怎么这么会花言巧语,存心要让自己愧疚吗!

    杨乐微笑着拭去李茹脸上的泪水:“别哭,小心头又晕了,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会保护你,没人能欺负你。”说着低下头嘴唇轻轻地印在了李茹的双唇上。

    只是轻轻的碰触,李茹却心酸得难受,杨乐并没有过多地停留,很快就离开直起身子给李茹盖好被子:“睡吧,一会儿吃点东西。”

    “什么时候来的,进来吧。”

    李茹刚听话地再次合上眼就听见杨乐和别人说话,于是立即又清醒过来,在看到门口的郑维新时,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郑维新并没有发怒,只是快步走到李茹床边关心地看着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杨乐对于郑维新的无视只是笑笑然后就走出了病房,看着离门口几步远的警卫点了点头,那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立即咧开嘴笑了,心想这领导搞个对象自己也要跟着操心,他刚才一直拦着这男的就为了卡时间,还好胜利完成任务了。

    “对不起。”李茹能说的只有这一句话,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能解释些什么。

    “怎么不告诉我一声?”郑维新轻声问。

    “我当时昏迷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杨乐不是我通知的,这病房也不是我要求住的。”李茹只能陈述事实。

    “但你还是感动了,对不对?他把你照顾得这样好,我就是想发脾气都施展不出来,没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我已经很生自己气了。”

    “维新,你别这样,都是我自己惹的祸让你难心了,我对不起你,理不清自己的心事,还一直在拖累着你。”今天杨乐和郑维新的表现让李茹觉得自己是个罪大恶极的人,根本不配让两人为自己担心。

    郑维新摇头:“快好好休息吧,我去外面等着。”

    李茹此时没其他话好说,只能深深地看了郑维新一眼才放松自己睡过去。

    郑维新等李茹熟睡之后才走出病房,果然在走廊里看见了倚窗而立的杨乐,于是也走了过去。

    “你就是不肯放过李茹,对吧?”郑维新开门见山。

    “那倒没有,本来听说你们要准备结婚了我就想只要她过得好,我就不会再干涉,只是没想到老天还是要给我一个机会,我虽不想让她受伤,但这次的事故却让我更认清了一件事,除了我自己她跟着谁我都不放心。当然郑导也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但我还是要说句实话,我能给她的你一样也给不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随时都会风消云散,文艺界的长青树屈指可数,能混个后半辈子吃穿不愁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况且郑导的成名作还都是得益于水清和李茹呢。高博恒的片子已经在欧洲获奖了,郑导和真正理解艺术的人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杨乐难得有耐心地说了这么多的话。

    郑维新依然在微笑,可那笑容到底有些勉强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在靠女人吃饭?我其实是很自信能给李茹丰衣足食的生活,不过和你杨乐比起来自然是什么生活都显得穷酸了,可李茹却不是贪慕虚荣的人。”

    “这和穷富无关,李茹需要的是能扶持她的人,她的理想不只是当个出色的编辑,你能给的丰衣足食她已经有了,而我既会是她的爱人也会是她的导师,那丫头是要做出一番事业的。”

    郑维新彻底笑不出来了,低头思索良久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没你杨大老板的背景和能耐,但你却不能否认李茹对我的感情。”

    “感情有深浅、种类也有不同,在李茹心里你属于哪种你自己自然明白,李茹什么性格你也清楚,她没拒绝我吻她就应该说明了一切,还是你打算坚持到底,直到结婚后也要一辈子在怀疑和自卑中度过?”杨乐依然不肯轻易放过打击郑维新的机会。

    郑维新嘴里发苦:“无论什么样的感情,我也不想让李茹为难。”

    杨乐笑了:“这个是自然的,你能主动放弃对谁都好。我有朋友打算出资投拍影视作品,导演还没人选若是郑导能屈就那是最好不过,艾莹这名字听过吧?最近挺火的,她是内定的女主角而且对郑导也是倾慕已久,必然会合作愉快的。”

    “其实我知道连晓晴的巧合是怎么来的,只不过我虽是导演却导不出你这样的一手好戏,为了李茹你能把事儿做到这个份上,我真没什么好说的了。同样的话送给你,只要李茹过得好就行,不然你也一样要生活在不安中。”郑维新嘴上说得潇洒,但脸色却是苍白得很,回头看了看病房才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郑维新和青年女演员艾莹在杂志上的高调示爱,让李茹身边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叶水清气得难得想动粗,要让靳文礼出面去教训郑维新一顿,但却被李茹给拦下来了。

    她是非常了解郑维新的为人的,他能做出这种没风度的事必须事出有因,面对父母和哥哥嫂子还有朋友们的怒火,李茹反而很平静也很动容,她仔细想过郑维新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想再让自己为难,所以主动把负心人的角色承担了下来,不让自己背负坏名声。

    李茹思考再三还是给郑维新去了电话,在短暂的沉默后她只说了两个字。

    “谢谢。”

    “我不能白追你一场,你和他好好过吧。”郑维新语气中带着难舍。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条件都是杨乐给你提供的吧,他那人能耐大着呢,也不会给别人留余地。维新,你是给了我机会,但不代表我非要在你们两个人之间做选择,有些事我自己心里的坎儿过不去也是枉然,我祝你早日找到真正的幸福。”李茹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怕再多说下去自己又忍不住泪水。

    郑维新放下电话闭目不语,过了一会儿却是嘴角带笑:杨乐,看来你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

    接下来日子里,杨乐和李茹既没说在一起,也没说不在一起,总之纠纠缠缠几年就过去了,李茹都三十多岁了也没人再给她介绍对象,杨乐呢随着他身价越来越高,身边倒是不乏众多美女追求,而且随着时代的变迁女人们也不再含蓄,都主动得吓人,杨乐表现得很是享受,但却是万花丛中过,半点不沾身,干干净净地一点把柄都没有。

    靳文礼看着都着急,几次和杨乐说自己女儿儿子都有了,问他和李茹到底有什么打算,难不成要拖一辈子?杨乐听了总是笑,最后才说了心里话:“李茹需要的是时间,我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去解开心结,但时间不是无限的,我自然会让她全心全意地接受我。”

    果然,杨乐这话说完没多久,刘楚清就从新加坡回来了,她找到李茹将当年事的原原本本地说了。

    李茹感慨的同时,也很佩服刘楚清虽然鲁莽,但却能负起一个母亲的责任,并没有迁怒在孩子身上,心里对杨乐也有了另一番感触,这个男人确实是有担当,但别扭了这么多年要说立即就原谅他一时之间也做不到。

    “喂?”李茹接起响了半天的手机,这部上万块钱的手机是杨乐非要给她的,不只手机就连茗都家园别墅的钥匙也塞给了她,说是只要别墅一天没女主人他就不会住进去。

    李茹认为他是有钱没处花了,但却不能让房子空着不管,只好定期雇人去打扫。

    “小茹,你有空回家一趟。”是哥哥李昌打来的电话。

    自从回迁后,李茹也给父母换了大一些的房子,她自己则买了套单间儿住着,为的是方便工作。

    “行,这些日子有些忙,爸妈想我了吧?”

    “嗯,你想着早点回来。”李昌嘱咐着。

    “我知道了,哥。”

    李茹下午就赶回家去了,一个多月没看见爸妈她也惦记得很,开门进屋后就听见里面欢声笑语的,不由得奇怪:怎么哥和嫂子也没上班。

    等进了客厅她就彻底呆住了,杨乐居然也在这里,虽说家里人都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但因为自己从没明确和他的关系,所以杨乐一直也没见过自己的家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茹,你回来了,快过来坐。”李茹的母亲招手把女儿叫了过来。

    “妈,这是怎么回事?”

    李茹的母亲拉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茹啊,你和杨乐之间的事家里早就知道了,起初我和你爸是对杨乐的家世背景有想法。但杨乐一直都始终如一地对你,这么些年也经常过来看望我们两个老人,还劝我们多给你点时间把问题想开,可是这眼看着你都三十多岁了还在执拗着鸡毛蒜皮地小事,我和你爸实在是忍不住了,也替杨乐抱屈,这孩子对你是一心一意地好,你可别再耍脾气了。本来我是想再过段时间找你谈谈的,只是你可能不知道杨乐这孩子一直在安排让妈妈出国治病的事,这不现在所有事情都办妥了,再过两个月你爸就要陪着我一起出国看病去了,虽然医生已经再三保证治愈率非常高,但你妈我心里还是害怕啊,不看着你们两个有个结果我这心怎么也是不安,你可别再闹了,啊?”

    李茹都傻了,杨乐什么时候开始和自己家里人走动的,自己怎么一点也没察觉,还有这人居然给自己母亲安排了出国治病,这太突然了。

    “我不想逼你,但是阿姨非要这样做,你别为难。”杨乐坐到了李茹身边。

    李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人都回房间去了,客厅里只剩下自己和杨乐。

    “你可真行。”半天李茹只挤出这么一句话。

    杨乐不由得笑出了声:“我不是为了你着想么,你一直不处对象家里人能不着急吗,让他们知道有我守着你也好放心,而且我也可以借这个机会消除他们对我的芥蒂,不然总以为我是花花公子可不太好,你母亲的病你放心基本是没有风险的。”

    “那现在怎么办?”李茹知道没有医生会承诺百分之百的治愈率,基本没有风险已经意味着手术必然会成功了,心里异常高兴却尽力忍着没表现出来,只是反问杨乐。

    “这好办,你要是真不乐意,为了让阿姨能放心出国治病咱们两个假装办一场婚礼,你看好不好?”

    李茹笑着呸了杨乐一口:“你怎么那么会想美事儿呢,我和你办场假婚礼,就是假的也成真的了,到时谁不都认为我和你已经结婚了,吃亏的还不是我?”

    杨乐见自己的计策被李茹拆穿了,也不觉得难为情,只是笑:“那没办法了,我只等继续等了,只是阿姨那里不好交待。”

    李茹看着杨乐眼角有些湿润:“杨乐,我真没想到你是个情种,更没想到你会毫无怨言地陪着我这么些年,我现在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别扭成这样老天还这样照顾我。”

    “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我知道你最羡慕文礼对水清的感情,我父母的东西我做不了主,但我自己赚的钱置办的产业全都会交给你,还不行么?”

    李茹听完笑而不答,只是站起身去了父母的房间,不大一会儿就又走了出来:“走吧。”

    “去哪儿?”杨乐不解地问,自己这回可是最后一搏,李茹再不松口,那他还真就要继教熬日子了。

    “婚姻登记处,身份证在我包里,刚才我让我妈把户口簿找出来了。”李茹说得既轻松又爽快。

    杨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真的?可是都这个点儿了……”

    “你杨老板神通广大的,怎么到头来自己结婚登记这点事儿却难住了?”李茹知道还有一个多小时婚姻登记处就下班了,杨乐还要回家取身份证、户口簿,这时间怕是太赶了。

    杨乐咬牙:“那不能,今天这媳妇儿娶不成,我直接栽进城边的臭水沟里,走。”

    李茹被杨乐拉着手,迅速下楼上了汽车,坐进车里就听杨乐对司机说:“去婚姻登记处。”

    司机立即发动了车子,李茹忙问:“你不先回家取身份证、户口簿吗?”心想难道杨乐真能在什么证件都没有的情况下就直接登记?

    这时杨乐忽然变了脸,呵呵一笑:“都随身带着呢。”

    “杨乐,你个混蛋,还装神弄鬼的,是不是早就打定主意今天肯定能逼我跟你登记了!”李茹见杨乐那副得意的样子就来气。

    “那倒没有,我这是多年的习惯了,身份证因为出差经常用到所以随身携带,户口簿嘛我一直都是放在车里备用,就怕你哪天善心大发同意和我领证了我却没准备。”杨乐笑嘻嘻地说着,因为兴奋脸上泛起了红光。

    李茹听了心疼地挽着杨乐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说了一句:“让你受苦了。”

    杨乐的眼睛此时也是水亮,半天才坚定地说:“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