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2章 杨乐李茹今生番外〔四〕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李茹迅速走到小轿车跟前见车里没有任何动静,这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用力敲了敲车窗,杨乐这才放下玻璃露出了脸。

    “你明明知道我在外面,怎么不出声?”李茹瞪着杨乐问。

    杨乐微笑:“我还真没看见你过来,你不是有事要出去吗,怎么还不去?”

    这人是明知故问,李茹也没多说,直接将二百块钱扔了过去:“还你的臭钱,谁稀罕!杨乐,你别总想着拿钱压人,也别再打那些不可告人的主意,没用的!”

    “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什么主意也没打,更不知道今天你有事,纯粹就是来看看你,送钱不过是个借口,也没指望你能收下。”杨乐从容地将钱收了起来,继续笑看李茹。

    李茹没想到杨乐这么大方地承认了来社里的目的,不由得愣住了,一时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正僵持着,恰好叶水清过来给李茹结书款撞见两人这个架势,不免过来劝解一番,最后在杨乐的百般解释和恳求下,李茹还是心软了答应有空还是会去杨家陪陪他,看得叶水清暗自摇头,感叹李茹还是又被杨乐给忽悠去了。

    后来回到社里,李茹反复和赵姐解释自己和杨乐只是普通朋友,没有任何其他不正当的关系,赵姐听了也只是无所谓的笑了下,看那样子也是不可能相信李茹说的话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二百块钱这样的天文数字说给就给,要说这两人什么关系也没有打死她也是不信的。

    李茹见此也没办法,只好再次道歉便不再多说了,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却是再也没人张罗给她介绍对象了,李茹心知肚名是怎么回事,只能苦水自己吞。

    反倒是杨乐三天两头地让人过来接李茹去他家里吃晚饭,礼拜天儿盯人盯得就更紧了,早早就让家里的司机在李家门口等,只要看见李家有动静了就进去请李茹,这样一来李茹父母也就开始追问李茹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茹没办法回答,只能拖延说以后再告诉他们,然后和司机一起去了杨家,进了书房直接问杨乐:“杨乐,我看我总往你家跑也不好,要不还是半个月或者一个月聚一次吧。”

    “怎么突然又变了,是不是嫌我耽误你相亲看对象了?”杨乐反问。

    李茹一怔,没想到杨乐口气这么冲,不由得也有些动气:“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没必要否认,我这样和你频繁地来往确实是影响我自己的终身大事,家里面我也不好交待。”

    杨乐听了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李茹跟前脸色变得很差:“你还要我怎么做才能不再闹下去?我是真心喜欢你,也一直在说服自己放弃这段感情,可我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却做不到,难道我的心你就一点也不明白吗?你那天和别人相亲,我都只是笑着没说什么,你知不知道回来后我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成天担心又有人给你介绍对象,担心你会看上别人!李茹,你还想要做我到什么样,你说!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是死了也能做到,我只求你别再折磨我了,行吗!有时我真想这么死了算了,总好过天天看着你、想着你却不能和你在一起!”

    李茹傻傻地看着杨乐,半天眼泪掉了下来,自己总是说要和他断了来往,可是哪次不都是又纵容地给他和自己相处的机会,与其这样牵肠挂肚不如放手搏上一回,也好过后半辈子后悔,就这样认了吧!

    “杨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折磨你的,我是真的害怕。”拿定主意后李茹抱住杨乐大哭起来。

    杨乐心里也跟着一酸,紧紧搂住李茹叹道:“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家境和你家里人的感受,父母家世不是我能选择的,但我肯定不是那种花心的纨绔子弟,至于你父母那里,我相信只要我们两个一条心,他们早晚也是会理解的。别哭了,你先说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李茹抬头望着一脸温柔的杨乐,咬着嘴唇用地点了点头。

    杨乐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眼神也由温柔变成了灼热,然后便狠狠地吻住了李茹的,在那两片红唇上辗转反侧地厮磨起来,李茹闭着眼承受着杨乐时而温存时而猛烈的攻势,心里也是喜悦得像是要炸开一样。

    “别闹了,你快坐好,一会儿阿姨进来该看见了。”李茹气喘吁吁地推开杨乐,却发现自己衣服扣子都被解开了两颗,于是赶紧红着脸整理衣服。

    杨乐心满意足地搂过李茹帮她系扣子,又低头在她耳边轻笑:“咱们是正经地男女朋友,谁看见了又能怎么样,有本事自己也找一个去!”

    李茹拍开杨乐的手白了他一眼,当谁都和他一样不要脸呢!

    两人整理好之后,杨乐又挨在李茹身边给她讲一些经济方面的知识,不大一会儿又开始手脚不老实,直到吃完晚饭还是缠着李茹不让她走,最后还是李茹板起了脸他才放人。

    看着李茹坐进车里出了大门,杨乐站在院子里笑的很是得意,不枉自己花了这么多心思、用了这么多手段,李茹这丫头到底还是顺了自己的意,将来如何他没想过,不过眼下他是很快乐的,这点毋庸置疑。

    李茹既然决定要和杨乐在一起,心里负担顿时减轻不少,但她也没敢和家里说这件事,想等到自己和杨乐关系稳定一点了再说,但心中的喜悦总要找人分享才行。于是自然第一个就和叶水清说了,叶水清替她高兴之余也有些担忧,毕竟杨乐那人太有城府了,是个深不可测的人,李茹这样的直性子别被人耍了才好。

    李茹自然也明白叶水清担心的是什么,但她比较看得开,自己和杨乐各方面差距本来就比较大,两人能在一起全凭的是杨乐的锲而不舍和热恋时的激情,既然自己选择了那就要好好地去经营这份感情,如果真有分开那一天也能坦然接受,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不打算和家里人说的另外一个原因,其实她对两人的未来也不是很有信心。

    而这段时间杨家的阿姨、保姆和警卫也都发现杨乐的变化了,以前虽然也是看着很温和的一个人,可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疏离,所以除非必要不会有人和他多说一句闲话。

    但现在不一样了,杨乐爱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不是那种出于礼貌客气地笑,说话的态度也让人如沐春风,有时甚至还会主动说几句玩笑话,这让大家都感觉轻松不少,私底下不由得感叹这人哪有对象和没对象差别可真是太大了。只是以前也有不少长得特别漂亮的女人来杨家找过杨乐,却没见他有什么举动,看来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各花入各眼,李茹这个挺普通的小姑娘还就对了这位大少爷的胃口了。

    这天李茹又去军区医院给自己母亲拿药,因为来得次数多了,药局的人也认得她,所以都是直接收钱将药给她,这样李茹就会很省事。

    “李茹。”

    李茹拿了药往外走,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回一看是刘楚清于是就笑着站在原地等她。

    “刘医生,你找我有事儿?”

    刘楚清看着比之前变得光彩照人的李茹笑了笑:“你和我去办公室一趟吧,我给你开处方单子,以后你都用我开的单子拿药,这样也省得别人说闲话,就是有人查下来药局的人也好交待。”

    李茹一想也是,自己总是这么直接拿药,万一真有较真儿的那一天,岂不是害了药局的人,心里很是感激刘楚清这样为自己着想,笑着答应和她一起去了办公室。

    “听说,你和杨乐在一起了?”刘楚清边写处方边随意问道。

    李茹脸微红点了点头:“是。”

    刘楚清抬头看着一脸羞涩的李茹不禁笑了:“你还真是命好,杨乐那人眼界高得很,只军区里追他的女同志就多着呢,他没一个看得上的,当然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李茹没办法接刘楚清这个话,只能还是笑。

    刘楚清又说:“李茹,我看你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家里成分也很好,只是你这么年轻还是应该多为自己着想才是,别被恋爱冲昏了头脑,到时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这刘医生有些交浅言深了吧,李茹收了笑容有些疑惑地与刘楚清对视,心里琢磨着她说这些话的用意。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太了解杨乐了,他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他的理想和未来的安排也不会在国内,你应该知道的。”刘楚清仍是笑着,好像李茹早就应该知道一样。

    “刘医生,我不知道杨乐将来有什么安排,他也没和我说过,你要是愿意和我说那我就听着,要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我想真要是有什么变化杨乐早晚也是要说的。”李茹不想转弯抹角地打哑谜,便直截了当地切入主题。

    “你倒真是个直性子,其实今天要是没遇到你,我也会找机会和你谈谈的,你知道我和杨乐从小一起玩到大,我呢对杨乐也一直有感情,只是杨乐总是不定性,我一气之下做了件蠢事,因为这件事我和杨乐算是彻底闹了一场。我不是想破坏你们的感情,我只是想提醒你,杨乐不是普通人他现在和你在一起,不代表将来会对你有个交待,而且他已经安排好出国的事情了,我也会和他一起去,你是个清清白白地好姑娘,有些事你要想清楚!”

    李茹听完刘楚清的话心里虽然很乱,但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极其镇静地对刘楚清说:“刘医生是想让我知道,你和杨乐之间余情未了,而他打算瞒着我和你一起出国双宿□□?”

    刘楚清摇头:“我没这么说过,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三年前我和家里闹翻了,我现在住在吉祥胡同24号,你可以问问杨家的人这个房子是怎么回事,至于杨乐他要是真想和你在一起自然会做好安排。我今天和你说这些,也是因为有些不甘心,我喜欢他这么长时间,自然是不愿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当然这也是考验你们感情的时候,我只会关注不会做其他的事,处方我开好了够你用很长时间的,你拿去吧。”

    李茹接过单子说了声谢谢便走出了办公室,其实上次她陪杨乐来医院检查就已经感觉出刘楚清对自己有些敌意了,只是没想到今天她会这么坦然地把事情说开,让她在佩服之余也有些寒心,如果杨乐真的要出国那为什么一点风声也不和自己透露,而且还是和对他一直有情有意地青梅竹马一起去,吉祥胡同24号又是怎么一回事?李茹脑子绕不开了,杨乐居然有这么多地秘密,看来还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你再等一下。”刘楚清追了出来,李茹没回头但却停下了脚步。

    “李茹,其实杨乐的病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你不用总替他提心掉胆的。”

    李茹不再继续听刘楚清说话,快步离开医院之后坐上公共汽车直接去了杨家,阿姨立即请她上了二楼,说杨乐有事出去了但一会儿就能回来,让她等一会儿,又给她端茶还拿了好些点心。

    “阿姨,您别忙了,我不吃的。”李茹赶紧拦住还要去切水果的张阿姨。

    “那你就看看书吧,杨乐出去半天了很快就能回来。”

    “阿姨,杨乐没说去哪儿吗?”杨乐平时是很少出门的,所以李茹顺口问了一句。

    “杨乐这段时间哪还真是有些忙,只听说是去领事馆,我也不知道他去那地方做什么,反正有警卫陪着不能出事的,你放心吧。”

    果然是要出国,李茹在心里冷笑,刘楚清倒是没说谎。

    “阿姨,杨乐前几天说要带我去吉祥胡同那边看看,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李茹若无其事地笑着问。

    张阿姨想了想才说:“吉祥胡同啊。我想起来了,吉祥胡同24号,那也是杨家的房子,我好些年都没去过了,杨乐是想带你去那玩吧?那房子可好了,院子大不说,还修得古色古香的,种了好些花草这个时候特别好看,而且房间也多里面的家具也特别名贵,要真说起来可一点也不比这小洋楼差,我还挺喜欢那房子的,可惜杨乐不让人过去。”

    李茹双手握了成拳,关节泛白,真恨不得杨乐能立即出现在她面前,自己好先狠狠抽他两个嘴巴!

    “哦,那我就明白了,阿姨你去忙吧,我等杨乐回来。”李茹强忍着怒火笑着请走了张阿姨,自己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这些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睡非睡的李茹感觉有人摸自己的脸,不禁睁开了眼睛,果然是杨乐紧挨在她身边坐着。

    “我这是做了什么好梦了,回家就能看见你等我。”杨乐说着又在李茹的脸上亲了亲,紧接着就要去吻她。

    李茹坐直身子用手一挡,要笑不笑地问:“你去哪儿了?”

    “出去办点事,事儿挺麻烦必须我本人去才行。”杨乐拉着李茹的手还是要搂她过来。

    “是办出国手续么?”李茹问得直接。

    杨乐愣住了,这才发现李茹的脸色不对,他是什么人,脑子转一转就把事情推测出个大概了:“你见过刘楚清?”

    “嗯,今天去医院给我妈拿药,正好她看见我了就找我去她办公室聊了聊,要不我哪有机会知道你的行程!”

    杨乐皱眉:“李茹,你听我说,我和刘楚清之间没什么,我是要出国,之所以没和你说也是有原因的,有些事我还拿不准,不想轻易破坏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

    “刘医生人家也没说和你有什么,你也知道我们的感情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你也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杨乐,别拿这种模棱两可的话糊弄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别和我对付,你和刘楚清要一起出国是不是真的,你让她一直住在你们家吉祥胡同的房子里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有什么原因你说出来,到时咱们是分是合我都不怪你!”

    杨乐现在是气极了刘楚清多嘴,但也只能先安抚李茹,这丫头脾气倔得很,一不小心自己付出的辛苦就可能全完了。

    “李茹,你先冷静一下好不好?刘楚清是要和我一起出国,主要是因为我答应过她要帮她解决难题,吉祥胡同的房子也是一样的原因,三年前她出了点事,这事多少也有些因为我的缘故,至于是什么事这关系到刘楚清的个人*,我不好说出来,但绝对不是和我有任何感情牵扯就是了。我出国是想彻底将自己的心脏病治好,这样你也不用再和家里为难了,国外那边已经联络好医院和大夫了,我一直犹豫着没和你说是因为手术之后还要恢复疗养,再加上我还想在那边的大学进修一段时间,所以这么一算怎么也要几年的时间,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再加上手续还在办我不想太早增加你的困扰。”

    李茹发现自己的脑子突然变得清醒起来,而且是再清醒不过:“刘楚清的*我不想知道,但在听完她说的话之后再听你现在的解释,我只觉得你们之间暧昧得很!我很感激你为了不让我为难这么大动干戈地为并不严重的心脏病出国做手术,不过我还真承受不起这样的重视。杨乐,我想问问你,你既然想带着我一起出国,那你考虑过我要以什么身份和你一起去吗,我一个清清白白地大姑娘有可能不明不白地抛弃家人跟你跑去国外吗?既然你还要带着刘楚清一去几年,你觉得我有可能还跟你继续保持男女朋友的关系吗?你的犹豫是对的,因为你要是早说出来,我他妈的早就和你分了!”

    “你一个女孩子说什么脏话,我们虽然现在还没确定要走到最后,但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心实意的,到了国外刘楚清做她自己的事,与我们两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你也可以进大学学习长长见识,到时我身体养好了,我们的感情也稳定了,自然是要结婚的,怎么能说是不明不白呢?”杨乐觉得自己安排得很好,既能完成对刘楚清的承诺,又能让李茹呆在自己身边,到时经过几年的时间,两人如果还能像现在这样相亲相爱,自己自然会娶她,就算是到时感觉变了,李茹经过学习也能出息了,他可以给她安排好出路不让她吃亏,一举数得有什么不好的呢,李茹可能是还没明白自的用意才这么生气的。

    “说得真好听,要是几年之后你变心了呢,不像现在这样喜欢我了呢,是不是想着到时给我安排一个好前程就算是交待了?刘楚清对你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不是不知道,即便这样你也不打算和她撇清关系,还要和她一起出国,杨乐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也把我李茹也想得太低级了,觉得所有女人都应该围着你转?你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想尽办法让我和你一起出国,到时要不要我也是随你的心意,我现在就告诉你,就算我再喜欢你也不会不顾及我父母和家人的感受,我不能让他们被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说李家有个不要脸的丫头跟野男人跑了!”李茹恼怒地大声喊着。

    杨乐也生气:“你胡说什么,现在恋爱自由,你和我一起出国怎么就不要脸了?谁又管得着?几年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说不定到时有其他想法的人是你呢,你愿意留在国外就留,不愿意我也可以让你衣锦还乡,就是我们结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至于这么贬低自己吗!”

    李茹笑了:“杨乐,我是瞧不起你,什么时候贬低我自己了?你给我记住了没有你杨乐我李茹一样能过得好,一样能有出息,不出国我也一样会有文凭。咱们好聚好散,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你自己保重,我祝你一路顺风,早日康复!”

    李茹说完就再也不想呆下去了,拿起兜子就往外走,杨乐立即抓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走:“李茹,你现在是在气头上,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别轻易就放弃我们这段感情,好吗?”

    李茹也不挣扎,只是回手就给了杨乐一个大嘴巴:“姑奶奶说话算话,我不稀罕你杨家任何东西,你也少再缠着我,要不我见你一回打你一回,再去派出所告你!”

    杨乐已经被李茹打蒙了,哪曾有人敢对他下黑手,于是下意识地松开了李茹,直到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脸,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能抓李茹过来咬上几口,再想到自己这么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地哄着她、为她着想,人家不但不领情,反而得寸进尺地骑到自己头上来了,这口气如何能忍!不领情就算了,自己也不是非她不可,到时必定让这个女人后悔今天的决定!

    杨乐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再去找李茹说小话、赔不是,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刘楚清的事他是守信,不经过她本人允许,自己是不会随意拿她的名声开玩笑的,李茹不过是被自己惯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宽广,更不知道她自己将会错过什么!自己为了她才下决心去治病的,没想到她却这么不知好歹,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再理会她了,各奔东西吧。

    半个月后,杨乐带着刘楚清走了,李茹一下子瘦了好多,吓得叶水清成天陪着她怕她出事,在大哭几场之后李茹开始慢慢地试着去淡忘和杨乐之间的种种,打起精神和叶水清一起去职工大学进修,在学校还意外地结识了喜欢写小说的何千和青年导演郑维新,又凭着自己的敏锐和靳文礼叶水清夫妻两个的好眼光打开了事业的新局面。

    在事业小有所成时,李茹在经过几番考虑之后终于接受了已成为名导的郑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