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0章 杨乐李茹今生番外〔二〕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过去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杨乐,我的处境你最清楚,那件事永远不会成为过去!”刘楚清也没什么好脸色。

    杨乐冷笑:“就是因为看在我们小时候的情面上我才帮你的,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对你未婚生子这件事心存愧疚?你的处境是你自己造成的,既然你当初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就应该明白这辈子要面临什么处境。我的性格你也清楚,我杨乐从来就不会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更不会将就自己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不用自以为是地想把你的委屈和应该承担的责任往我头上推。还有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会说到做到,不会因为其他任何人而改变,你用不着在李茹面前摆脸子!”

    “你说得好听,你那个女朋友会答应吗?”刘楚清忍着心痛逼着自己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没经过你本人的同意我不出向任何人透露你的*,也会尽快安排你和孩子的出路,其余的事你不需要操心,你回医院吧。”

    刘楚清还要再说些什么,只是一看到杨乐满脸地冷漠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咬着嘴唇一扭身快步往医院方向走。

    杨乐等司机回来后也没直接回家,而是让他开着车四处转了转,直到傍晚才回去。

    等下了车就看见在自家门前台阶上坐着的李茹,旁边还放着个布兜子,心里觉得奇怪大步走过去问:“你怎么在这儿坐着,司机不是送你回家了吗?”

    李茹见杨家的轿车过来就站起来了,先是关切地来回打量了杨乐几遍才松了口气:“我不放心,在家吃过晚饭就过来了,看院子里没有车就知道你还没回来,所以就在这儿等了。你回医院做检查没有,还有没有不舒服?”

    “你怎么不进屋里等我?”杨乐语气一顿,没想到自己也有为别人几句关心的话就感动的时候,李茹是真的在意和关心自己!

    “你又没在家我干嘛进去啊,你家到处都是名贵的摆设万一哪件找不到了我才不担这个嫌疑呢。”

    杨乐笑了:“既然来了,又为我操了这大半天的心,不如进去喝杯茶也算是让我表表心意。”

    李茹也笑:“大热天的我晒这么半天还真是渴了,也正好把这几本书还你,顺便再借几本。”

    之后两人一起进了屋去了二楼的书房,杨乐让阿姨给李茹端了壶凉茶过来,等阿姨出之后看着李茹鼻尖儿上带着些许汗珠,他忽然有种想伸手拭去的冲动。

    刚想调开视线却又瞄见李茹喝了一大口凉茶,被茶水滋润过的一双红唇水嫩嫩地展现在他面前,偏这时李茹又伸舌舔了舔一副心满意足地模样靠在了沙发上。

    杨乐有些坐不住了,呼吸也沉重起来,于是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极力克制自己心中的*,这些年围在自己身边主动示爱的女人何其多,他可没有把持不住的时候,怎么偏偏对李茹这个朴素的丫头有了感觉呢。

    “杨乐,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中暑了,胸口发闷吗?”李茹本就担心杨乐今天在外面呆了一天身体受不了,这会儿看他脸色潮红,气儿也像是不够喘似的,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跟着吊了起来,立即起身坐到杨乐身边拿起一本杂志就给他扇风去热。

    这下杨乐可是彻底挺不住了,握住李茹挥动的手一翻身就将她压靠在了沙发上。

    李茹被杨乐突如其来的作动吓了一大跳,然后立即意识到两人现然的情况有多亲密,脸腾地一下也红了,又羞又气地说道:“杨乐,我好心照顾你,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起来!”

    “李茹,我喜欢你。”杨乐气息灼热,低声表白之后便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李茹的双唇。

    李茹顿时脑中空白一片,耳边也是嗡嗡作响,一时之间也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任杨乐在自己的唇上辗转反侧。

    片刻,杨乐心满意足地略抬起头,看着傻愣愣地李茹轻笑了一声,忍不住又亲了上去。

    这次李茹却是一把将他推开了,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脸红得像似能滴出血来一样,指着杨乐骂:“你不要脸!你……,伪君子,亏我这样信任你!”她也骂不出别的花样儿,说完这两句转身就想跑,却被杨乐一把给拽住了。

    “李茹,你听我说,我知道自己答应过和你只做普通朋友,我也知道你嫌弃我有病,我也一直努力按照你说的去做,尽量拿你当朋友看待。只是感情这东西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就是和你做朋友也是存着时常能见见你的心,我……”

    李茹本来听杨乐说出这样直白的话心都快跳出来,她一个从未处过对象的小姑娘哪见识过这种场面,当下就想挣开杨乐的手离开,只是没想到刚挣扎了一下杨乐就松手了,往前跑了两步也没听见他再说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便吓得魂儿都飞了,原来杨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了沙发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眉头也正痛苦地皱着,显然是犯病了。

    “杨乐!杨乐,你怎么了?你药在哪儿呢?”李茹立即跑了回去,到了杨乐身边也不敢去挪动他,只能大声呼喊。

    正又怕又急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外面一堆脚步声,紧接着冲进来好些人,有几名警卫有杨乐家的保姆还有那个张阿姨,警卫熟练地从兜里掏出药瓶将药给杨乐硬灌了下去,然后过了一会儿才动作迅速地将杨乐抬走了。

    “你拉我干什么?”等杨乐被抬出去后,一名警卫扶着李茹的胳膊示意她也跟着出去,李茹呆呆地问了一句。

    “这位同志,请你跟着一起去医院,好让我们了解情况。”警卫很有礼貌,但脚步却没停拉着李茹一起下楼坐进了汽车里。

    到了军区医院,李茹老老实实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着医生护士还有警卫来来回回地忙碌着,这才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开始为杨乐担心了。

    “李茹。”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李茹往旁边看了过去,见是刘楚清就立即站了起来:“刘医生,杨乐怎么样了?”

    刘楚清没有回答李茹的问题,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情况不是很好,听张阿姨说杨乐犯病的时候只有你和他在书房里,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他了?”

    这下轮到李茹说不出话来了,这让她怎么说啊,难不成说自己被杨乐亲了,骂了他两句他就犯病了?可自己骂他的时候他也没事儿啊!

    “你不说也没关系,等杨乐的父亲来了,你亲自和他解释吧,一会我让护士给你找间空着的病房,你就先在医院将就一晚上。”刘楚清也没追问,将事情交待完就又回病房看杨乐去了。

    这怎么行!李茹一听要让自己在医院留宿就急了,要是自己不回家爸妈知道了还得了!

    只是急得团团转也没人理她,最后只能求助于出来打热水的张阿姨,张阿姨也为难又不敢让李茹走,想了想还是让李茹给家里送个信儿。

    李茹没办法,只好将地址告诉了一个警卫,让他务必悄悄地和哥哥李昌说这件事,让李昌帮自己找借口瞒过去,千万不能让自己父母知道发生的事,警卫点点头答应了。

    之后李茹跟着一个护士去了一间空病房,躺在病床上也是一夜未曾合眼,既惦记着杨乐的病情,又担心自己是不是惹了大祸。

    天一亮李茹就起来了,简单洗漱一下警卫把早饭送了过来,又说等吃完饭就可以去见杨乐的父亲了,李茹听了哪有心思吃饭,她知道杨乐的父亲是很大的领导,没想这么快就从外地赶过来了,顿时觉得既紧张又害怕。

    “你就是小李同志吧?”

    李茹在警卫的带领下走进一间医院的办公室,看见里面站着一位四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人很是威严但好在态度比较和蔼,这让她好受许多。

    “是,我叫李茹。”

    杨振民笑了:“请坐吧,不用害怕,我知道杨乐的事儿不怪你,是我自己这个儿子不争气。”

    李茹差点哭出来,没想到杨乐的父亲这样明理,竟然不怪自己。

    “小李同志,我知道你也受了惊吓,昨天晚上杨乐好些的时候我问了他事情的经过,是杨乐不好。”

    李茹抹着眼泪摇头:“我也有错儿。”

    杨振民叹了口气继续说:“你有什么错儿,还不是那混小子自不量力!我和杨乐的母亲平时都很忙,他妈妈现在人还在执行任务也不敢告诉她,提起杨乐的病我们都很无奈,又没时间在身边照顾,只能尽最大能力提供给他最好的物质生活,没想到却助长了他的坏脾气。小李,我明白杨乐的行为让你很为难,只是你虽然不愿意和他处朋友,那能不能请你循序渐进地拒绝他,不要立即否决,给他一段缓冲的时间,就当我这个做父亲的拜托你了。”

    李茹泪眼朦胧地看着杨振民,压根儿没明白什么叫循序渐进地拒绝。

    杨振民看出李茹的疑惑态度更和蔼了:“我的意思是杨乐身体没恢复这段时间,你能不能多陪陪他,你们好好谈一谈,让他慢慢地把思想转变过来。至于你单位那边,我也可以让人帮你请几天假,误工费和伙食费我都会让人按天数补偿给你,你看好不好?我今天必须离开,明天要出国交流,杨乐就先麻烦你了。”

    人家这么大的领导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还怎么说不答应,再说杨乐犯病自己多多少少也有一定的责任,尽点力也是应该的。

    “那我晚上能回家吗,我保证白天都陪着杨乐。”李茹最担心的还是不让自己回家。

    “这个自然可以,今天你先回家休息一天,明天再过来,我让人送你回去。”杨振民又安慰了李茹几句,就让警卫进来送李茹回家。

    李茹没敢马上回家而是让警卫送自己去了印刷厂,她得先问清楚昨天晚上李昌是怎么和爸妈说的。

    李昌有些生气,直怪李茹不知道深浅,说她怎么能和杨乐这样的人牵扯不清,先不说杨家的背景和势力,难道自己家里有一个生病的母亲还不行,还要再添一个病号才算完吗!

    说完又见李茹无精打采的,脸色也不好就有点心疼妹妹了:“你也别着急,我和爸妈说你们单位有一个外地的女同事病了,因为在本市没有亲友所以单位领导就让你们轮流排班照顾她。”

    李茹觉得这个理由不错,谢了哥哥就往家走,到了家父母也没多说,只让她回自己屋里好好休息,李茹躲过这一关总算是彻底放心了,躺在炕上不大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又匆匆去了医院,进了杨乐的高间儿病房看见他正躺在床上发呆,人看着挺虚弱的。

    “杨乐,你好些没有?”走到病床跟前,李茹轻声问着。

    杨乐转头看向李茹,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吓着你了。”

    李茹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拉着杨乐的手说:“可不是都快把我吓死了,也是我不好。”

    杨乐笑着摇了摇头:“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我痴心妄想罢了,活该受罪,只是让你也跟着辛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爸临走时已经告诉我,他想让你陪我一段时间,你别不用勉强。”

    “是我自己乐意的,要不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医院里我也不放心,我陪你聊聊天儿你就不会寂寞了,中午你想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打。”

    杨乐反握住李茹的手笑着说:“你能陪我,我就很高兴了,应该是你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我让人去买。”

    就这样李茹每天白天到医院陪杨乐聊天解闷儿,晚上回家,李家人除了李昌都以为她在正常上班,过了一个礼拜之后李茹觉得杨乐身体已经大有起色,那自己循序渐进的拒绝应该开始了。

    “杨乐,咱们能不能好好谈谈那天的事儿?”李茹谨慎地征求着杨乐的意见。

    杨乐很坦然:“当然可以。”

    李茹见杨乐同意了,这才把在心里已经反复斟酌多日的话说了出来:“杨乐,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我呢其实也不讨厌你,只是我们两家的背景差得太多了,还有就是我妈身体不好,我家里是绝不会同意咱们两个在一起的,我本人也不想随时再为另一个人担惊受怕了。”

    李茹说完就去看杨乐,见他只呆呆地看着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李茹,你说的我都能理解,我只恨自己不争气,现在你能不能先去把刘医生找过来。”杨乐终于开口了,语气却是有些喘。

    “你哪儿不舒服。”

    “心口有些疼。”杨乐抬起手按在了自己胸前,李茹吓得冷汗都出来了,立即跑出去让护士把刘楚清找来。

    刘楚清来得很快,给杨乐做了检查之后便示意李茹跟她出去。

    “你能不能别再刺激他了,你非要看着他有个三长两短才行,是不是?”离开病房一段距离后,刘楚清开始责问李茹。

    李茹很是冤枉:“我也没和他说什么啊,我只是表达了和杨乐做普通朋友的想法。”

    “那就是你表达方式有问题,你最好改进。”刘楚清态度依然冷硬。

    李茹也有些来气了:“我是在征得杨乐同意后才说的,而且说的也很委婉,难道我连自己选择配偶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我要是不说这么一直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要不刘医生你看看我应该怎么说才可以,我听你的!”

    刘楚清冷笑:“我又有什么权力去干涉你的个人感情,既然你不喜欢他,那从一开始就应该划清界线,何必跟他相处这么长时间给他希望,说到底你还不是贪恋杨乐能给你带来的好处实惠,他不但能帮你母亲拿到限额进口药,又能在工作和学习上给你提供方便条件,你能否认吗!”

    “我没想否认,不过除了能帮我妈拿药这点,其他的我没想过指望杨乐,但他确实博学教会我很多东西。但是我早就和他说清楚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可能发展成男女关系的。”

    “人的情感是自己能控制的吗?要是能控制杨乐还不想自己总犯病呢,就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病情,所以你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成年人才更应该起到防微杜渐的作用,你要是没一点私心那杨乐也不会到今天这步田地,你自己看着办吧!”刘楚清说完再没理会李茹,直接回了办公室。

    李茹垂头丧气地站在原地,心里充满了自责,但是她也明白即使再重来一遍她也还是会选择和杨乐做朋友好帮自己母亲拿药。

    之后几天李茹几次在杨乐心情好的时候提及两人的关系如何发展,只是每次刚开个头杨乐就都承受不住有发病的先兆,这让李茹不得不怀疑杨乐根本就不想和自己谈,而是想借着病情缠住自己,于是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李茹的耐心终于被消磨没了。

    “杨乐,你也不想总在医院这么耗着吧,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你先出院,我回单位上班,平时抽空去你家里看你,好不好?”李茹决定先劝杨乐出院,一旦杨乐出院回了家那就再没理由让自己成天去他们家照看他了,到时自己慢慢地和他断了来往,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杨乐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计策只能困住李茹一时,所以听完李茹的想法便去拉她的手,注视着李茹有些消瘦的脸轻声说:“李茹,你知道从小我就没有父母在身边陪伴,又因为家世好一些所以围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有所求就是有所图,我也从没喜欢过谁,只是当我见到你时我才明白你对我是多么真诚,没有一丝一毫地虚伪,即使你为你母亲的病才愿意和我做朋友,也已经事先把话说清楚了。说到底,是我控制不了对你的感情,我明白让你和你家人接受我这样一个身体不健康的人太过勉强了,不过请你相信我一次,我会努力赢得你家人的认可,我可以帮你哥哥和嫂子调去更好的单位,可以帮你母亲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你也不必辛苦上班赚那点死工资,我虽是病着但赚钱养家的能力还是有的,我可以给你钱……”

    “杨乐,你给我住口!”李茹本来听杨乐前半段话还挺感动的,结果后来越听越不对劲儿,越听越生气,这人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想收买自己吗!

    “我告诉你,你们家再有钱,我爸妈也不会卖女儿,我更不会出卖我自己。你到底懂不懂那种为亲人牵挂担忧的折磨,那不是你用好工作用金钱就能抚平的,你犯病的时候你爸爸要不是担心你,他会连夜从外地赶回来吗?你父母难道不想陪在你身边吗?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有他们这样努力地奋斗,你能拥有这么多的特权?你能过着衣食无忧的大少爷生活?你不但不体量他们为人父母的苦心,还要在这无病□□地闹情绪,外面有多少人想治病都没条件,你也太不知道珍惜了!”李茹一口气喊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她觉得自己心脏都快出毛病了。

    杨乐眯着眼表情阴沉:“我选择不了父母和出身,我也不想看到他们眼里对我的无奈和失望,无奈又怎么样,失望又怎么样,难道是我自己想得这一身病的?他们有没有用心了解过我的感受?他们只知道我的身体状况辜负了他们对我的期望,我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成龙成凤,更不能按照他们的意志去完成强强联姻壮大杨家的势力、为杨家做贡献!李茹,我体会不到你家里其乐融融的亲情,因为没有父母的照顾我从小就被狼一样的亲友包围着,每个人都在想着利用我做文章,没人将我当作一个孩子去看待,没人给过我童年!”

    李茹闭着眼睛忍住泪水,杨乐的一番话让她明白杨家父子、母子之间的芥蒂太深了,杨乐这样一个从小就在别人的算计中长大的人也确实是让人心酸,也让她心疼,只是考虑到母亲的身体和家人的反应,她只能忍下心中的那份悸动和爱慕狠下心肠拒绝到底。要说她对杨乐没有半分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要是没有感情,自己不会那样为他担心,不会每个礼拜天都迫不及待地跑去杨家陪他,更不会推掉同事给她介绍对象的机会,只不过她也是一直在用普通朋友这个借口欺骗自己起罢了。

    可现在杨乐的状况让她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已经到了该彻底了结的时候了,而自己真的帮不了他!

    无力地垂下头李茹闷声说道:“杨乐,对不起,我不是那个能陪你走出寂寞和伤痛的人。我有家人要顾及,我自己也承受不住随时失去爱人的痛苦,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吧。不为别人,只为你自己。”

    看着转身要离开的李茹,杨乐冷冷地问:“怎么,你不怕我犯病了?”

    李茹没有回头,边走边说:“你要真的因为我出了什么事,我把命赔给你就是了。”话音落时人也已经消失在了病房门口。

    杨乐直接就把桌上的杯子摔了,门外的警卫立即跑了进来,问他怎么了。

    “没怎么,你去和刘楚清说我要出院。”

    “您的身体状况允许出院吗?”警卫很犹豫。

    杨乐挑眉:“怎么不允许?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你去就是了,刘楚清不会不答应的。”

    警卫不敢再多说,只好按照杨乐的意思去找刘楚清。

    警卫出去后,杨乐掀开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下了病床对着镜子开始换衣服。

    他没想到李茹这丫头竟然这么顽固棘手,自己费心安排的这一切再加上真真假假地倾诉居然仍不能让她依着自己,这样的挑战还真是让人很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