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9章 杨乐李茹今生番外〔一〕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杨乐一想起靳文礼和叶水清婚礼上那个叫李茹的丫头对自己态度就想笑。

    这丫头也太直接了,先是嫌弃自己然后又是同情,二十多年来还没人敢在他杨乐面前这么没顾忌呢,不如自己再逗逗她,等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家世之后再看她是个什么态度,想必有趣得很!

    这样一想杨乐便找了个时间让靳文礼带叶水清到自己家来作客顺便提了一句把李茹也邀请过来,说是人多热闹。

    果然靳文礼没多想,周日就和叶水清还有李茹一起来了,看着李茹自进门后眼中不断闪现的惊叹,他就知道这丫头被自己家这栋小楼给震慑住了。

    “你懂的可真多!”李茹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着杨乐很是叹服。

    “还好,刚才不是说了反正也是成天待在家里,自然就只能看看书了。”杨乐笑得温和。

    “你的病是先天的吗?我听我爸说我妈年轻的时候没这个病,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得的。”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我是先天的,因为家里条件允许所以有专门负责的医生,你要是哪天有空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让她帮你母亲看看病情,我和刘医生也是老朋友了。”

    李茹感激地点点头:“那真是太好了,谢谢!”

    “这都是小事,我身边除了文礼之外也没什么朋友,难得和你比较投缘,要是你不嫌弃我这个累赘我还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的。我平时很少出门,要是你愿意陪我,我可以让司机在你休息的时候载着咱们两个四处转转。”

    李茹听了杨乐这话开始犹豫了,自己和靳文礼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自己是个女孩子哪能单独和一个男的四处兜风,这个杨乐不是在家闷得不懂人情世故了就是别有用心了!

    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杨乐家的张阿姨就上来了:“杨乐,饭菜都好了。”

    “那就吃饭吧,阿姨你去隔壁把文礼两口子也叫过来。”

    “那不是你家保姆吗,怎么就直接叫你大名啊?”李茹正好借机转移了话题。

    杨乐好笑地看了看李茹:“不然叫什么,难不成叫少爷?又不是旧社会封建地主家庭,张阿姨在我们家好些年了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也没当她是保姆,自然要叫名字。”

    李茹笑了笑也不再多问,随着杨乐走出书房和靳文礼叶水清一起吃饭去了。

    这人确实是对自己别有用心!偷瞄了几眼不停给自己夹菜的杨乐,李茹心中警铃大作。

    看来是自己的同情心让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子哥产生误会了,李茹心里有些着急,心不在焉地吃着饭,几番考虑下来决定还是一会儿找机会和杨乐说明白,交朋友可以,其他的是肯定不可能的。

    说到底李茹还是有些舍不得杨乐那一屋子的书,还有给自己母亲介绍医生看病的机会。

    只是直到吃完饭离开杨家的时候李茹也没有机会和杨乐单独交谈,李茹性子急回头看了眼还站在门口的杨乐到底没忍住让靳文礼和叶水清先等自己一下,然后转身走向了杨乐。

    杨乐站在自家大门口听李茹左一句自己不适合结婚,右一句自己不能过夫妻生活,觉得心里有股火蹭蹭地直往上窜,只是一直强忍着才没发出来。

    什么时候他杨乐居然这样被人羞辱过,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但哪个人又不是对自己毕恭毕敬奉承至极,又有哪个女人不是刻意讨好自己的?今天居然轮到一个小丫头对自己品头论足,就差直接说他不是男人了!

    虽然是极为恼怒,但杨乐也仍是一脸的温和,等李茹说完了才失落地表达出自己的孤独,希望两人即使不能成为情侣也能成为朋友,至于结果如何他可以等李茹来还书的时候再做决定,然后看着李茹离开的背影脸色不禁阴沉起来。

    李茹回到家对着一袋子的书发了会儿呆,她并没觉得自己今天的话说得不对,杨乐确实是对自己有好感,自己不快刀斩乱麻怎么行,虽然话是有些难听,但她并没有伤害杨乐的意思,只不过明白地说出来之后大家才好相处。

    想想杨乐也确实可怜,听靳文礼的意思,杨乐从小就是家里的阿姨照顾大的,他父母头衔都不小又全在外地忙,一年能回来个两三次就不错了,而且有时遇到有任务连过年都不能赶回来,也就是因为忙所以尽管杨乐心脏不好他们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再要第二个孩子。

    唉,想象着杨乐从小就闷在那幢豪华的小洋楼里是多么的寂寞,李茹心软了,既然话都说清楚了估计杨乐也不会再对自己有其他的心思了,况且能有这样一个博学又温柔的人做朋友也是件幸事,自己有空儿还是去看看他、陪他聊聊天吧。

    于是又过了一个礼拜,李茹带着几本自己看完的书去了杨乐家,张阿姨很热情地请她进了屋让她自己上楼去书房找杨乐。

    李茹上了楼走到书房门口正看见杨乐侧身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在认真地看着,明媚地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身上形成一种明洁的光晕,给人的感觉真是安逸极了。

    原来杨乐长得确实很好,前两次她没仔细看过,现在看来这个男人不只是成熟稳重而且长得更是特别俊朗。这么一个家世样貌学识都出类拔萃的人,却偏偏重病在身老天也真是不公平。

    李茹为杨乐此刻的气质所倾倒,不禁再次替他惋惜起来。

    杨乐仿佛也感觉到门口有人,便放下手里的书转过头朝这边看,等发现是李茹之后才微笑着站起身走了过来。

    李茹有些呆滞地看着走过来的杨乐,连招呼都忘了打,她被杨乐刚刚看过来的眼神吓了一跳,那双饱含疏离冷漠阴郁的眼睛与方才自己所感受到的温暖气质简直是大相径庭。

    眨了眨眼,杨乐已经嘴角带笑地到了跟前,她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没想到你还愿意过来。”杨乐轻触了下李茹的胳膊,礼貌地请她进里面坐。

    李茹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坐到沙发上笑着说:“我就是不愿意过来也要把书还了呀。”

    杨乐愣了一下,然后才无奈地笑了笑,随手给李茹倒了杯茶。

    “我是开玩笑的,其实我很乐意和你做朋友,当然我说的不是处男女朋友。”李茹见杨乐被自己唬住了就赶紧解释。

    杨乐表现得倒是很自然:“我明白,你不用特意强调,能做朋友我已经很高兴了,书这么快就看完了?”

    李茹摇头:“不过是看完了四五本,我怕你用就先给你送过来。”

    “你以后不用这么着急,这些书我都不止看过一遍了,哪有什么用不用的,不过是无聊时的消遣罢了,我还有许多国外的名著都是国内买不到的,你随便拿去就是了。”

    李茹听了眼睛直放光,她上次来就盯上那一排排的名著了,只不过这些书太过珍贵自己没好意思开口借,现在杨乐主动开口,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那真是太感谢了!”李茹兴奋地道谢。

    “朋友之间不用这样客气,你母亲身体怎么样,上次你走之后我让人去军区医院开了些进口药,一会儿你拿回去几瓶让阿姨吃。虽然我不是医生,但久病半个医多少也懂些医理,再说心脏病无非也就那几种药,总是没害处的。”

    李茹是想拒绝的,可是这个诱惑太大了,母亲的病都数不清去医院多少回了,每次也只能开些基础药吃吃,真正高档些的药医院根本就没处开去,更别提什么进口药了。现在物资这样匮乏不是自己有钱就能买到想要的东西的,而杨乐居然能这么随意地就弄到,这要让她一口回绝还真是很难做到。

    “那我按标价给你钱吧。你先别推辞,我心里明白就是给你再多钱的也抵不了这个人情,要不是我妈的病越来越严重我也不会收下这些药的,你若再不让我出钱,我以后哪还有脸见你。”李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收下药,但不等杨乐开口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杨乐想了想便点头说:“也好。不过我也是举手之劳,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至于药钱我会把收据给你,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再给我,我不着急。”他想李茹家里也都是普通工人,几个月的工资不吃不喝加起来也不够两瓶药的钱,所以才多说了一句。

    李茹算了算这段时间靳文礼和叶水清给自己卖书的提成差不多也有三百块了,于是问杨乐:“那药多少钱一瓶,我下次来先给你拿二百块钱够不够?”

    杨乐看着李茹有些吃惊,二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丫头说出来倒像是不很在意似的:“一瓶估计不到一百块,我没细看过,你哪来这么多钱?”

    李茹放心了,又笑着说:“既然是朋友我也不瞒你,文礼哥和水清摆摊卖的书就是从我们出版社拿的货,他们也没让我白忙活给了我提成,要不我哪来的钱给你。”

    杨乐这下就更惊讶了:“你知道文礼摆摊的事儿?你不觉得不光彩吗?”

    “怎么会!都是辛勤劳动挣来的钱,怎么就不光彩了!我侄子住院抢救还是水清和文礼哥帮忙出的医药费呢,我欠着人家的恩情还要去嫌弃人家借的钱,那我李茹成什么人了!告诉你我不但不觉得不光彩,而且还打算想出路和他们一起做生意!”李茹有些生气杨乐的态度,既然他自称是靳文礼的好朋友,其实心里是瞧不起靳文礼和叶水清摆摊儿做买卖的?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很赞同文礼做事方法的,我自己就一直与文礼有合作,哪会有什么偏见,只是没想到你的思想也这么开放。”杨乐解释着,他知道李茹误会自己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可算是真正志同道合的朋友了,虽说要痛恨帝国主义资本社会,但是没钱也确实是寸步难行啊,我妈看病吃药不说饮食还要好一些,粮票肉票定的量根本不够用的,有了钱我哥就可以去农村偷偷买些猪肉回来,我只恨自己见识浅不能想出更好的办法赚钱,才不管什么光彩不光彩、丢人不丢人的事儿呢!”

    杨乐这回是真正地有些欣赏起李茹来,没想到这丫头还真是块好材料,就冲她这些想法也应该是个可造之材了,自己已经栽培了一个靳文礼,自然也可以再扶植一个李茹,到时看她还会只当自己是普通朋友么!杨乐终是不能释怀李茹前两次对自己的轻视和拒绝,他倒没想过要和李茹怎么想,他只是不相信会有女人不仰慕不喜欢自己,而李茹对他来说是个有趣的挑战!

    “你要是真有心发展事业,我可以提供些建议让你参考,至于采纳与否都由你自己决定。”杨乐心思百转面上却不露半点声色。

    “好呀,你可是上过大学的高材生,你肯指点我那是再好不过了,我一定向杨老师您好好学习!”李茹说完就站起来规规矩矩地给杨乐行了个礼。

    杨乐被李茹的认真劲儿给逗笑了:“不用这么正式。第一步就像你自己说的应该增加学识和提高文化水平,你回去之后和你们单位领导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你进职工大学进修,到时要是有困难我再帮你争取名额,你看怎么样?”

    “好,我一定照办!还有没有其他吩咐?”李茹也早就想多学些东西自然乐于进修,何况还有靳文礼和叶水清给自己卖书的提成,也不用怕停薪留职之后增加家里的负担。

    “吩咐是没有的,等你哪天有空我带你去见军区医院的刘楚清医生,我答应过介绍你们认识的,以后你可以带你母亲去找刘医生看病,需要开什么药她自然会帮忙。”

    李茹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她没想到杨乐真是拿自己当朋友看待,不过半天时间就帮了自己这么多忙,那以后自己一定也要尽最大努力多照顾些杨乐才好,人家物质生活丰富也不缺什么吃的用的,但最起码自己还可陪他聊聊天、解解闷儿不让他总是一个人在家里发呆。

    自此只要没有其他事,李茹每星期天都会过来陪杨乐说说话,两人一起吃饭聊天,杨乐也用通俗易懂的方法教会李茹不少经济学方面的知识,让李茹受益匪浅,自然对杨乐也是越来越崇拜和信服,从心里往外把他当成自己的良师益友了。

    “你确认自己身体能行吗,不然改天去也是一样。”李茹今天特意请了假打算和杨乐一起去军区医院见刘医生,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李茹一直都是在杨乐家和他见面,两人从未一起出去过,再加上想起叶水清说过杨乐上小学的时候玩个击鼓传花都能犯病,所以不免有些担心。

    杨乐自然不知道自己病公子的美名已经被靳文礼传了出去,所以笑着说:“又不是出去干体力活儿,再说我们还是去医院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也是,去的地方是医院还真没必要过于担心了。尽管这样想,下楼时李茹还是小心地跟在杨乐身边挽扶着他的胳膊直到坐进杨家的小轿车里才松手,一路上又是拿小扇子给他扇风,又不时地问他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杨乐只是微笑说自己没事,心里却是很享受刚才李茹对自己亲近,她挽着自己的时候让他不由自主地感觉很舒服、很愉快。

    虽然早就知道杨乐要带一个病患的家属来见自己,但刘楚清还是很意外杨乐会将她介绍给外人认识,同时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杨乐亲自陪着过来。

    当看到挽着杨乐胳膊走进来的女孩时,刘楚清的心情突然变得不是很好了,自己现在是没资格喜欢杨乐,但不代表她能心平气和地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

    “楚清,这位是我的朋友李茹,李茹这是刘楚清医生,别看她年纪轻但医术可是在军区医院出了名的好。”杨乐给两人做了介绍。

    “刘医生,你好。我母亲的病,以后要麻烦您了。”李茹拘谨地和刘楚清握了握手,在刘楚清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面前她还是很紧张的。

    刘楚清调试了自己的心态很友好耐心地询问了李茹母亲的病况,然后又表示自己一定不负杨乐所托帮李茹母亲治病拿药,李茹一时感激得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好了,这也快中午了,楚清和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杨乐有些不耐烦了,他能陪李茹坐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刘楚清见杨乐把自己说得跟外人一样,心里有些犯堵但还是换了衣服和他们一起往外走。

    刘楚清带着两人去了一家比较干净的饭店,坐好之后杨乐将菜谱交给刘楚清让她点菜,刘楚清也没客气直接点了几道贵菜。

    “李茹不爱吃韭菜,那就再加一个菜吧,你想吃什么?”杨乐见刘楚清点了盘韭菜炒鱿鱼,就转头问李茹。

    李茹和杨乐已是处得熟透了,所以也不矫情:“再来一个熘肉段儿吧。”

    “你和叶水清的口味还真是一样。”杨乐笑了。

    “也不是,因为文礼哥做熘肉段儿那是一绝啊,他的手艺我是尝过的,一般饭店比不上,我想看看这家饭店做得好不好。”

    杨乐听李茹这样推崇靳文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等菜都上齐后习惯性地给李茹往碗里夹菜,又问她停薪留职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李茹因为饿了只顾吃饭所以只含含糊糊地答了几句说正在办。

    什么时候杨乐这个大少爷也会关心照顾起别人来了!看着杨乐不停地给李茹夹菜,又是问工作又是问学习的,刘楚清心里越发地难受了,自己和杨乐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性格都很了解,没想到今天在这个李茹面前自己倒像是个陌生人了,连句话都插不上,这样想着脸上也就没了笑容,只是盯着李茹看。

    杨乐自然是看出了刘楚清的脸色,也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见她又直盯盯地瞪着李茹,便抿着嘴唇脸也跟着沉了下来。

    “杨乐,你是不是不舒服了?哪儿难受咱们赶紧回医院去!”李茹却是没注意刘楚清的表情,只是抬头说话时发现杨乐脸色不对,心立即悬到了嗓子眼儿,扶着他问话,又想给他揉揉心口。

    杨乐回过神,见李茹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的焦急,眼里满是担忧和关心一下子就愣住了,这样不含任何杂质真诚地眼神是他多年未见过的,没有无奈没有贪婪没有爱慕没有献媚没有虚情假意地做作,有的只是纯粹地担心和忧虑。

    忽然间他觉得有一股暖暖地热流由那只放在自己胸口上的手渐渐地传遍了全身,让他莫名地感到安心和放松,长期以来一直紧绷的神经霎时解放了,一种突如其来地轻松让他只想李茹能这样静静地陪在自己身边,不受任何人打扰。

    “杨乐,你到底怎么了!刘医生,你快看看!”见杨乐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李茹都快急疯了,她是真的害怕杨乐出问题,除了是因为关心朋友,另外就是像他这样一个*要是真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儿,这责任她可担不起啊。

    “他没事,不过是吃多了。”刘楚清冷眼看着杨乐的表情变化,尽管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也能感觉出有些事情不一样了。

    “啊,吃多了?他也没比平时多吃呀。杨乐,你先喝点热水消化消化。”李茹立即相信了刘楚清的话,既然医生说没事当然就是没事了。

    杨乐没理会刘楚清的挖苦,只是笑着拉住了李茹的手:“我没事,这些菜打包吧,再点几个菜你一块儿拿回家去晚上和你家里人一起吃。我一会儿让司机先送你回去,我和刘医生先回去医院一趟。”

    “那好,我先回去。”李茹觉得杨乐能和刘楚清回医院去检查一下比较好,所以也没反驳杨乐的话,等菜都打包好了就跟着杨乐一起出了饭店,又再三叮嘱他注意身体才坐进车里,杨乐等车走远了便转身准备回饭店,却发现刘楚清已经站在自己身边了。

    “楚清,我以为过去的事情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杨乐面无表情地对刘楚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