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8章 杨乐李茹前世番外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李茹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的台历发呆,这眼看着又要过年了也不知今年能不能看到牛牛。

    “李茹,主任叫你呢。”被旁边的同事推了一下,李茹这才回过神抬头看见主任正站在自己旁边,立即感觉有些尴尬。

    “小李,上班的时候还是要集中精力才行啊。”

    “我知道了,主任。您找我有事?”

    “嗯,你也知道咱们社里不景气,长期以来一直靠卖书号给大家开工资。这不现在有个创收的好机会,最近那个从国外回来的很年轻的经济学家杨乐你应该听说过吧?”

    李茹略想了一下就点头说:“当然听说了,他回来不久不是就出了本自传性质的书吗。”

    这个杨乐还没回国时就已经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了,据说在华尔街操控者几百亿美金的投资运转,人长得好不说一身的忧郁气质让他跟影视明星似的哪像个商业精英,学究气质更是半点没有,要不他一个搞经济的在国内哪能引起这么大的明星效应。

    “对,就是他!总编费了好大的力气,搭了不少的人情才有机会让咱们社里对这个杨乐进行一次十分钟的专访,几位领导研究了一下决定派你去做这篇专访,题目都是拟定好的你只要照着上面的问题提问就行。小李,你是社里老人儿可别辜负领导们对你的期望,大伙儿的年终奖金全指着这篇专访呢。上面有地址和房间号你一会儿早点出发,千万别迟到。”主任说完就将一张打印好内容的a4纸放到了李茹的办公桌上,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李茹拿起那张纸看了眼地址不禁苦笑,她就说这么重要的差事怎么会交给自己去做呢,原来除了要照本宣科地问几个问题而已,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杨乐入住的这家连锁酒店坐公交车最起码要两个小时车程,再看采访时间居然是晚上七点!

    难怪了,这大冷的天儿四点多天就黑了,等自己采访回来怎么也要九十点钟,都是小半夜了,再谁采访完有没有公交车都是个问题,打车社里又不一定给报销,还真是个苦差事。

    只是再不愿意也没办法,谁让她没家没业的孤身一人,不派自己去又能派谁去呢!

    目光再度回到台历上,想想自己现在的生活李茹只能暗自叹气。

    马斌是哥哥李昌给她介绍的对象,以前和她哥都在印刷厂工作,人老实肯干两个人处了两年对象都感觉没什么可挑剔的就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婚后第二年就生了儿子牛牛,娘家和婆家人也都是高兴的不得了。

    可是没过两年印刷厂就倒闭了,家里的生活立即拮据起来,马斌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尽如人意,最后想起了出国打工这条路。

    起初家里所有人都不同意,但马斌一直坚持,又说身边的朋友怎么挣了大钱,家里买了房子,时间一久公公婆婆也就动了心,不再一味的反对了,于是半年之后两边家里凑了七万块钱送马斌去了爱尔兰。

    马斌倒也争气,没过两年就拿到了永久居住权,来信说牛牛也该上学了,国外的生活环境好教育水平也高,要把儿子接过去,等条件允许了再把李茹也一起接过去。

    李茹纵然再舍不得也不想耽误孩子的的前途,再说自己挣这么点工资什么也不顶,本来就靠着马斌寄回来的钱养家,既然有好的发展自然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除了第一年马斌带孩子回来过年之外,第二年开始就说来回机票费钱便不再年年回来了。

    李茹没办法只能盼着马斌赶紧安顿好把自己也接过去,可一晃三年过去了马斌几乎不再和自己联系了,后来还是公公婆婆于心不忍告诉她马斌早就在那边找了个快五十岁的爱尔兰女人结婚了,要不哪能这么容易就定居了呢。

    这个消息对李家人来说无疑于晴天霹雳,李茹因为再难见到儿子哭的是肝肠寸断,自己妈也因为受不住打击心脏病复发进了医院抢救,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李茹性格刚强,想明白之后只要求马斌每年都带儿子回来过年,自己就同意离婚,马斌爽快地答应了,又给李茹寄了五万块钱说算是连本带利还李家当初借给他出国的钱,又委托国内一名律师代表自己和李茹办了离婚手续。

    李茹因为母亲的病需要钱,只能收了那五万块钱,而今年是两人离婚后的第一个新年,不知道马斌能不能信守诺言带牛牛回来。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李茹看看时间已经快四点半了,于是拎着包出了单位准备先吃点饭再长途跋涉地去酒店。

    倒了三趟公交车,李茹总算在六点四十的时候赶到了杨乐住的酒店,看资料上写的,这家酒店的老板也就是市里有名的富商靳文礼和杨乐还是多年的好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果然是有钱人和有钱人才能做朋友啊。

    在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之后,酒店的工作人员用电话通知了杨乐的助手,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让李茹进了电梯。

    杨乐的助手很热情地接待了李茹:“李编辑,你先喝点饮料稍等一会儿,省电视台的采访马上就结束了,杨先生的采访时间和内容是有严格标准的不会超时。”

    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笑着点头:“是我来早了,你放心我只按稿子提问更不会耽误杨教授的时间。”

    助理见李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满意地笑了笑,又让李茹坐着说他去看看情况。

    果然还有五分钟七点的时候助理过来请李茹和他去另外一个房间。

    到门口时李茹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警卫站岗,这个杨乐到底什么来头啊。

    走进房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时,李茹有些紧张了,毕竟对方虽然不到四十岁却是位世界有名的金融专家啊。

    见到李茹走过来,杨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等李茹走近后很有礼貌地伸出手和她轻轻握了一下。

    “李编辑久等了,请别见怪我没穿正装,因为还有两天我就要回美国了,所以采访都集中在了今天,实在是有点累了。”杨乐请李茹坐了,自己才又坐回到沙发上。

    李茹见杨乐的西服仍在一边,虽然只穿了件衬衫但依然帅气得很,只是人虽然帅气语气也温和但她却明显感觉到一种疏离和冷漠,让人很是压抑。

    “杨教授客气了,我们这只是文字报道不用上镜头的,到时只要您提供给我一张生活照就行。”

    杨乐笑了笑:“那就开始吧,教授不敢当,只是受朋友之托讲了几堂课而已,李编辑不用这样称呼我。”

    “好的,杨先生。请问您不打算在国内多待一段时间吗?据我所知,国内很多知名大学都向您发出了邀请。”

    杨乐摆了摆手:“我之所以回来也是因为有些投资项目要确定,还有顺便看看朋友,答应上那几堂课也是人情所累,我的发展重心并不在这里。”

    李茹见杨乐不介意自已称他为杨先生就更加肯定这个男人不易相处,应该是那种处处与人保持距离的人,所以态度也开始谨慎起来。

    “您所说的朋友是指靳文礼先生吗?”

    杨乐点头:“其实我也就这么一个朋友,其他的不过是利益往来罢了,我和文礼打小儿就在一条街上住着,从小学就在一起,可以说是莫逆之交,我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看望看望他叙叙旧。”

    “听说您身体不太好?”李茹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杨乐倒是很不在乎:“我心脏不太好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李编辑不用忌讳。”

    “很严重吗?”李茹的关心是真诚的,因为自己母亲就是因为心脏病受了大半辈子的罪,所以她也特别能体会杨乐所受的折磨。

    杨乐看着李茹真诚的目光微怔,下意识地答道:“还好,可以手术,不过我嫌麻烦觉得没那个必要。”

    李茹听完这个回答低头看了会儿手里的纸才又抬起头问:“还有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也是大家很关心的一个问题,听说您还没结婚,那不知道您有没有女朋友?”

    “遇不到合适的人而已,我这个人想法比较多,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了的。不过身边还是有一位红颜知己,也是我多年来的随身医生她叫刘楚清,再过几年也许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不过这段话李编辑不要写出来,因为我还没想好。”杨乐不知为什么很自然地就对李茹讲了他从不对外人提起的*,也许是刚才那片刻真诚的目光触动了自己吧,也许自己真是应该给刘楚清一个交代了,毕竟她这么多年一直守在自己身边毫无怨言,虽然有个孩子也是因为和自己赌气闹腾的。

    “杨先生真是好魄力,宁可多年忍受病痛也不愿做手术让身体康复,既然有这么好的的一位红颜知己陪伴,杨先生就不想着为她考虑考虑吗,而且就算是不为别人着想,那也应该顾及一下父母的感受,不是吗?”

    杨乐皱眉:“李编辑的意思我不太明白。”这女人的脸色怎么说变就变,这是他多年来不曾遇到过的。

    “我的意思很明白,杨先生经济条件如此优越,却为一己的莫名感受不肯就医根除病症,听说您是独子难道就不想想父母为你有多担心吗?既然您还考虑婚姻大事难道就不想负责任地给您那位红颜知己一个正常的婚姻生活吗?世界上有多少没钱看不起病的人在痛苦地活着,杨先生还是珍惜一些吧。”李茹本来就已经很不待见先前杨乐嫌麻烦不治病的言论了,如今再听他还有结婚的打算就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反正问题也问的差不多了,两天后这人就回美国去了也不怕得罪他!

    “李编辑你并不了解我的家庭状况,指责也显得过于自以为是了,还有如果我选择了结婚自然会给自己妻子创造优渥的生活条件。”杨乐也不高兴起来,自己没必要和这个小编辑争论。

    李茹气笑了:“确实是不了解,但我知道天下没有不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无论如何他们是希望您健康的,还有婚姻不是只讲物质享受,如果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不能过,那钱再多守活寡也没什么意思。”

    “你!你说什么!”杨乐都傻了,他再想不到有生之年会碰上一个这样明目张胆当着自己面议论自己性能力的女人。

    李茹话一出口也就后悔了,对方是个病人,自己怎么能这样刺激人家,要是犯了病她哪承担得起,于是立即软化了态度:“杨先生,您别生气,我不是有意激怒您的。是因为我母亲本身就有心脏病,所以一听您不肯治病就有些口不择言了,我跟您道歉。”

    杨乐此时也觉得好笑,看着李茹的目光竟是少了些冷漠:“原来如此,李编辑结婚了吧?”

    李茹点头:“孩子都快九岁了。”她没必要对陌生人透露自己不幸的婚姻状况。

    “那就难怪你这么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了,我想你一定是个好母亲。”

    李茹听着这话觉得刺心,便转移话题又问了还剩下的两个问题。

    杨乐用心打量起正在低头写字的李茹,按助理说的她比自己要小上好几岁,但看她眼角的细纹和憔悴的神色应该是生活不是很如意,但却并没有让人感觉出她的消沉,那种真诚的眼神,直截了当又能屈能伸的态度还真不失为一个有魄力的可造之才,可惜两人相遇的时间地点都不对,要是放在十年前遇到她也许真能开导开导自己,自己也会改变她的命运,只不过这些也只是想想罢了。

    “杨乐,文礼过来了,采访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你要注意身体。”这时刘楚清走了进来,她想看看是什么样的记者能让杨乐破例超时采访。

    李茹赶紧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耽误您休息了,我这就回去。”

    “李编辑怎么来的?”杨乐也站了起来。

    “我坐公交车来的。”

    “那我安排人送你回家吧,这是我的名片,要是你母亲需要帮助你可以联系我。”杨乐不是个热心的人,如今能主动给李茹名片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也说明他确实是想帮助李茹,无论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是安排医院他都很乐意,当然这要李茹先开口才行。

    李茹出于礼貌将名片接了过来,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并没有拒绝杨乐派人送自己回家,她没那么矫情既然有免费的车能让尽早回家自然是好。

    出了酒店等司机将车开过来,李茹看着手里的名片不以为然地笑了:自己与杨乐萍水相逢,她怎么可能把人家的客气话当真,还是听过就算了吧。

    又看了眼制作精美的名片,李茹随手将它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

    “这位李编辑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你杨乐杨大少爷主动伸出援手?”刘楚清笑问,心里还是很诧异的。

    “很真诚的一个人,如此而已。文礼情绪怎么样?”杨乐不想多谈李茹。

    刘楚清暗自苦笑,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是走不进杨乐的心里,他对自己的态度还不及对刚才那个李编辑热情。

    “情绪还是很不好,叶水清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

    杨乐无奈叹了口气,边走边说:“喜欢却不去争取,徒留一辈子的遗憾。实在不行先让他和我一起回美国住段时间,等心情平复了再回来和肖月波分了,他们两个绑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何必委屈将就,害人害己!”

    刘楚清咬着嘴唇脸色发白地看着杨乐的背影,这么些年杨乐身边没有其他女人,自己总认为最后他会娶自己,只是听他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将来还不如肖月波,因为这个冷情的男人连将就的机会都不肯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