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提着东西特意避开大堂经理从旁边的门走了出去,李茹在后面追了上来。爱玩爱看就来 。520。

    “水清,你先别生气,我看事情还有蹊跷,文礼哥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叶水清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等李茹也坐了进来才说:“我没生气只是很失望,我也知道文礼没和那女的发生关系,不然那女的就不会还称呼他靳总,说不定只是她一厢情愿。”

    “既然你看得这么透彻,那还出来干嘛,直接将那个李红开除就好了。”

    叶水清摇头:“我失望就是因为既然没有要出轨的意图,那为什么还要处处留情,给人遐想的空间!如果文礼不给她钱买药,不资助她父亲看病,你认为那女人还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举动吗,还会产生做第三者,甚至是取而代之的想法吗?这件事儿就是文礼表现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才让人误解的,也许根本不是误解也说不定!这样的情况,我辞退这个李红有什么用,以后还会有张红、赵红、王红等着,文礼不改变自己的处事态度,这些女人就不会消失,当初厂子里就有不少这样的小姑娘了!”

    “那、那怎么办?”让叶水清这么一说,李茹也发现靳文礼确实有这样不知道男女避嫌的毛病了,也不知是反应迟钝还是故意怜香惜玉天生风流,引得这些女人芳心暗许而不自知。

    “我也没想过要怎么办,我还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不然将来我和文礼之间也是要出问题的。”叶水清说着将车子发动,带着李茹去找饭店吃晚饭。

    靳文礼吹着口哨回了酒店,今天节目录制过程很愉快,那个就韩文静的女主持人很会讲话,既把自己的成就夸得恰到好处,又表现出了对自己的崇拜,这真的让他很高兴。

    想想她是怎么说来着:“靳总如此年轻有为,还长得这样帅,能请到您上我们的节目,我们的收视率一定大增。”

    啧啧,真会说话!今天自己生日,也不知道水清想没想起来,要不等会儿换了衣服,回家找媳妇儿和孩子过生日去!

    进了房间,等靳文礼看见客厅里的场面后,顿时就眯起了眼,慢慢地将目光落在打扮得若隐若现的李红身上,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靳总,我、我一直都很想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我是真心愿意跟着你,我喜欢你!”李红走过来靠近靳文礼,终于大胆地将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

    靳文礼笑了:“你这一桌子的东西都是以我的名义点的吧?作为一名酒店员工你觉得你自己有权利这么做?我是帮过你,但你说一句谢谢也就够了,有必要这样舍皮舍脸地贴上来么?”

    李红脸色由红变白,但还在坚持:“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感觉,不然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靳文礼此时显得很无奈:“我那天给你钱买药,是因为你长得和我妻子有些像,估计你也应该听别人说过,不过也只是长得有些像而已,其他地方没一处是相似的,气质内涵言谈举止就差得更远了。也正因为出于对我妻子的喜爱,我才决定帮你父亲出钱看病的,再说那钱也不是我个人出的,是从我妻子建立的贫困职工慈善救助基金会那里申请来的。也许是我没说清楚才让你起了误会,你要谢也应该谢我妻子,你把东西收拾好,该回什么岗位就回什么岗位,告诉张经理你的服务并不尽如人意,我这是以工作角度说的。你点的这些东西,每月从你工资里扣,直到付清账单为止,你走吧。”

    李红本来还对李茹的话有一丝怀疑,如今从靳文礼口中听到这么一番话,知道自己不过是在容貌上占了便宜,顿时又羞有愧还夹杂着深深地失望,但也说不出其他话来,只是张了张嘴就脚步沉重地离开了。

    靳文礼被李红这闹腾一出,也没心思去想什么生日了,让人将房间重新打扫一遍,自己躺到床上想着别的心事。

    叶水清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靳文礼和李红那晚会发生什么事情,仍是一心筹建幼儿园,李茹见她这样子也是绝口不提这件事。

    而就在叶水清心烦意乱的时候,崔必成又打来了电话:“水清,我听李茹说你要建早教班和幼儿园,有时间我们谈谈吧。”

    叶水清不想抹李茹的面子,只好答应崔必成约在一家咖啡店见面。

    “你……?”叶水清见到崔必成后吓了一跳,眼前的崔必成完全不同于借钱给自己时的样子了,整个人显得很落魄。

    崔必成笑了笑:“先点东西吧。”

    叶水清也没再追问,等咖啡上来后便等着崔必成自己开口。

    “水清,我现在很庆幸当初靳文礼让你拒绝了我的提议,我那矿矿出了不小的事故,死了两个工人,我岳父四处托关系,然后又赔付了巨额的抚恤金我才算没用去坐牢。”

    原来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那就难怪崔必成会这副样子了。

    “出事之后,月波一直埋怨我,那天又在电视上看见靳文礼了,心里就更来气,成天发脾气骂人,说我没用。这几天又吵着要跟我离婚,我对着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崔必成语气很是疲惫。

    叶水清跟着叹气:“文礼有能力也有运气,更有那么些好朋友帮着,你们的情况不一样,肖月波到现在还看不开,你的事业每一步不都是她授意去做的吗?怎么到头来还是怪你?”

    崔必成苦笑:“有对比心里当然就不会平衡了,靳文礼太出色了。月波也是不知足,虽是赔了很多钱,但我们以前的底子还在,我回原单位上班,后半辈子也屈不着她和孩子,总之她就是要闹,谁也没办法,她爸妈和她弟弟也管不了。”

    “你要回教育局上班了?”叶水清问。

    “是有这个打算,我的性格本来就不适合做生意。不过我听李茹说了你的计划,也很感兴趣,我是很相信的眼光的,我也可以帮着筹建教师团队,也能保证这些老师都是获得过市级以荣誉的,要是我们真能在一起合作,我就干脆彻底辞了教育局的工作,跟着你干!”崔必成话说得很利落。

    叶水清笑道:“到底还是做过生意了,说话办事儿这么干脆,你也别总说肖月波强迫你做这做那,你自己也是受益匪浅的。我也不让你为难,只要你能保证教职人员的质量,我愿意高薪聘请这些人,你呢就当园长,算是委屈些大材小用吧。等都准备好之后,我就要投入宣传资金,上报纸和电视广告了。”

    “你可比我会说话多了。那行,我先联络老师,既然是高薪再加上我之前的关系,相信没人能拒绝,祝我们合作愉快,叶老板!”崔必成说完就举起咖啡杯和叶水清轻轻碰了一下。

    叶水清抿了一口咖啡又说:“你还是好好处理下和肖月波之间的关系,等你这边事业有了起色,相信她就不会闹了。”

    崔必成点头:“再说吧。”

    叶水清解决了师资力量这个大问题,心情总算是好些了,同时也觉得不应该只是劝崔必成,就是她自己也该认真想想如何跟靳文礼谈谈了。

    只是没过几天更具爆炸性的新闻就出现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电视台经济频道当家美女主持韩文静的手机短信被狗仔记者给曝光了,发信箱的截图也被刊登了出来。

    “文礼,自那次录制节目初见,我便深深被你的风度和气质所吸引,你的财富固然能让人倾心,但你的个人魅力却是我不能抗拒的。随着与你不断深入的相处,我已深深不能自拔,我知道自己爱上了你,也知道你有家室,但这份想念和爱恋如不能表达出来,我将遗憾终生。我知道你会觉得愧对发妻和孩子而犹豫不决,但我请求你认真考虑我们之间的这份感情,不要让我们的余生在不圆满中度过。

    你的爱人:韩文静”

    这条短信一经曝光立即引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全在议论着风度翩翩的隐形富豪靳文礼与美貌佳人、才女主持人之间是否能成双配对,而靳文礼几乎未曾露过面的糟糠之妻将如何应对第三者的挑衅,是不是会索要高额离婚赡养费等等都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如果说之前李红的事只是让叶水清心乱烦恼,那韩文静的这出戏则成了压倒她紧绷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将两个孩子分别托付给沈振山和李茹,叶水清坐车到周边镇上找了处环境好的乡村温泉宾馆来避开一切人和事。

    叶水清坐在小院子里乘凉,心不在焉地喝着绿茶,心里很清楚无论靳文礼做没做出格的事儿,她现在其实是对自己已经没了信心。

    如今的靳文礼太过耀眼、太过优秀,几乎成了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和梦中情人的标准,想想往后自己要面对的各种前仆后继的女人,她就觉得心力交瘁,她不愿自己的后半辈子都在怀疑和自我否定的痛苦中煎熬,更不愿自己成为媒体的追逐对象和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两个孩子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与其这样不如尽快做个了断,保护好闹闹和小嵩!

    儿子还小还不明白现在发生的事,可是闹闹已经大到足以明白许多事了,想到女儿会受到的流言蜚语,叶水清恨不得能立即回到市里去!于是她迅速起身打算回房间收拾行礼,准备回家安抚女儿。

    “水清,我可算找到你了!”

    叶水清回头,发现崔必成居然出现在这里,不禁诧异地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李茹告诉我的,你别误会,我就是来劝劝你,这种事还是听听当事人怎么说为好,你可别真信了报纸上和电视上的话,你宣传过这么多电影电视剧,还不明白这种花边儿新闻有时和真实情况有多大的差距吗!”

    “你还真是好心,至于跑这么远过来劝我吗?”是啊除了李茹还能有谁知道自己在哪儿呢,自己的去向只告诉了她。

    “我已经辞了教育局的工作,所有的事业和前程都压在你身上了,我当然不想看到你一蹶不振,那我的损失也太大了。”崔必成说笑着走到了叶水清跟前。

    “水清,你用心想想这些年靳文礼的为人,你们费了多大的劲才走到一起的,你不能因为报纸电视毫无根据的报道就否认靳文礼为你做的一切啊。”

    叶水清微笑:“崔必成,我怎么没想到你会这么伟大呢!”

    “不是我伟大,当我看过新闻后何尝没想过,如果当初没有靳文礼的破坏,我们两个要是结了婚又会是一番什么景象。不过我觉得最起码我给不了你今天这样富足的生活,也许我们两个都会死守在印刷厂给靳文礼打工。”

    叶水清忍不住哈哈大笑:“必成,你放心,如果我们在一起兴许连饭都吃不上了,而印刷厂会不会像其他国有企业一样倒闭都说不准。你和我都不是有有魄力人,肖月波改变了你的命运,靳文礼改变了我的,我很高兴我们如今都有了完整的家庭,我会珍惜的,再坏的情况我也都遇到过了,现在这事儿不算什么。”

    经崔必成这一提醒,叶水清突然也想明白了,自己今生的境遇再糟糕也只会是比前世好太多,所以自己为什么要多愁善感,为什么要自怨自艾,她应该好好地、潇潇洒洒地过得无比精彩才是!

    心里的巨石一旦放下,叶水清脸上的笑容灿若阳光,心存感激地抱住崔必成真诚至极地说道:“必成,我真的要谢谢你!你放心,只要有叶老板在这儿,你就一定会前程万里!”

    崔必成回抱住叶水清,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也总算是能真正的放下了。

    “崔必成,我他妈的弄死你!”随着一声爆喝,崔必成觉得身子一轻,随即肚子一阵巨痛人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叶水清眼看着跑进来的靳文礼,从自己身边拽开崔必成然后再一脚将他踹飞,她的心也跟着突突地跳得厉害。

    李茹,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