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崔必成问完之后,休息室里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叶水清身上,靳文礼也同样深深地看着叶水清,略显紧张地等着她的回答。

    自己要是没有这一次的重生经历,估计早就被这阵仗给吓傻了,叶水清不紧不慢地将筷子放下,站起身与崔必成对视,语气很是平静:“崔必成,我已经提出和你分手了,靳文礼是我家隔街邻居,可能对我有一些好感,但我也明确表示过了拒绝。不过我认为靳文礼这个人很好,所以现在我们是普通朋友,至于你,我们恐怕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今天正好大家都在,我郑重声明一下,从今往后我和崔必成只是同事关系。”

    靳文礼本来听叶水清说与自己是普通朋友时觉得挺失望的,不过再看崔必成的结果又开始庆幸自己可比他强多了,最起码还有将普通朋友关系发展成男女朋友的机会,于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的崔必成眼里满是受伤与痛苦,他对叶水清是用了真感情的,自从叶水清答应和自己处对象之后,他一直就已经将这个女人当成自己未来的媳妇一样对待了,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她,见不到时也总是一直在心里念着她。

    不久之前两人还好好儿,怎么突然之间就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他从心里上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更何况自己的对手是靳文礼这个混蛋!

    对!一定是靳文礼的小恩小惠将水清给迷惑住了,这个混混除了歪门邪道耍手段之外,根本就一无是处,,自己决不能被打跨,让靳文礼这个败类看笑话!

    “水清,我知道你只是一时没想明白,你今天说的都是气话,我不会放弃的!为了不让你为难,我先回办公室去了。”

    崔必成说完就往外走,在经过保卫处的人身边时略停了下脚步:“听到没,这人不是水清男朋友,以后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靳文礼见状也不甘落后:等崔必成走出休息室后便说道:“水清,我本打算陪你一起吃饭的,不过看你现在心情也不好,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吃我下班的时候再来找你。”

    车间里的人则是等靳文礼走远之后才开始七嘴八舌地谴责起叶水清:“水清,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哪,崔必成多好的条件,厂里多少小姑娘都看中他了,你怎么随便就说分手呢?那个靳文礼一看就不是好人,你可别被他的花言巧语和眼前利益给蒙蔽了,哪个正经人成天不上班儿,还能天天弄到好饭好菜?你要是真和他搅合在一起,你家里人都抬不起头!”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意,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改,不用再劝,我没和靳文礼在一起,也不会和崔必成复合。”叶水清嘴里虽是这么说,但也无心再吃饭,将饭盒收拾好,打算等下班时再还给靳文礼让他吃了。

    众人见叶水清这样倔强都摇头叹息,只等她情绪缓和之后再想办法开导劝解。

    下午的时候,车间主任将叶水清找了过去,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也是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解,叶水清只是听着并不答话。

    下班后,叶水清不想再让同事看见自己与靳文礼一起走,以免节外生枝,于是就特意磨蹭了一会儿。

    “水清,不好了,崔必成和靳文礼在厂门口儿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小邹突然跑了进来,拉着叶水清就往外走。

    叶水清一听这话头疼极了,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懂点事儿!

    崔必成恶狠狠地瞪着靳文礼,额头上、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他中午离开车间后心里烦闷就想看看宁军到底得了什么病,等去了人事那里问过之后,才知道是被人打伤了。

    当时他就感觉不好,宁军和自己从小到大一块上的小学和初中,关系挺铁的,从来也不是惹事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挨了打呢?越想越不对劲儿,再联想到靳文礼的出现就一刻也呆不住了,回办公室请了一个小时假骑车去了宁军家。

    等宁军将实话一说,崔必成脑袋气得嗡嗡直响,靳文礼这个王八蛋原来早就存了第三者插足的心,还将维护自己的同学给打成这样,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当时就恨不得能手撕了对方。

    忍着气回到厂里,好容易挨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崔必成提前五分钟迅速骑车跑了出来,在厂子大门外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等着靳文礼出现,他想以靳文礼的流氓脾性,肯定会来纠缠叶水清的。

    果然,自己刚躲好就看见靳文礼骑着辆大黑色车晃晃荡荡地过来了,到了厂门口将车停好之后就来回往院内张望,显然是在找叶水清。

    崔必成再也顾不上许多,从角落里跑了出来,直冲到靳文礼面前厉声质问:“靳文礼,是不是你打的宁军!”

    靳文礼被吓了一跳:“你打哪儿冒出来的,谁是宁军?不认识!”

    “你少装蒜,有种打人却没胆承认,你就是个孬种!”

    “你说话给我小心点儿啊,你爷爷我不打无名之辈,宁军是个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干嘛打他?”靳文礼被问得莫名其妙。

    “宁军是水清车间的同事,也是我同学,上个礼拜你因为他维护我和水清的关系所以当天晚上就打击报复他将他给打伤了,你敢说没有这事儿?”

    靳文礼这才明白过来,立即笑道:“原来是他呀,他挨打正常,话太多了,没事儿找事儿和我叫板,但人还真不是我打的,我没亲自动手,不过你要是有话只管和我说就行,这事儿我担着!”

    “你担着?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行凶,你就应该被抓起来关大牢!靳文礼,我告诉你,水清注定是我崔家的媳妇儿,你这个混混根本配不上她,你现在马上给我滚,要是再敢缠着水清,我就不客气了!”崔必成说着已经红了眼,他是个性情温和的斯文人,可也被靳文礼的无赖行径给气得把持不住了。

    “嗬!怎么着,你还想动手啊,我还就告诉你了,我配不配得上水清不用你来说,水清看我好、喜欢我就行,水清已经正式表态和你没任何关系了,你早就出局了。看在你被踢的份儿,我今天不跟你计较,赶紧回家哭去吧,不然你那个什么倒霉同学就是你的下场!哈哈……”

    靳文礼嘴皮子溜得很,那副狂样儿让路过的人都有打他一巴掌的冲动,更何况崔必成身为当事人根本就没办法再忍下去,憋着一口气上去一脚先是将靳文礼的自行车踹倒了,紧接着就去拽靳文礼的衣领子。

    只是他一米七三的身高对上一米八二的靳文礼,气势上就矮了一截儿,看热闹的人都替崔必成捏了一把汗,因为就算是除去身高这个因素,就凭靳文礼身经百战的经验,崔必成必然是要吃亏的,而且很可能要吃大亏,都是一个单位的有人自然向着崔必成,赶紧跑去保卫处偷偷给派出所打电话去了。

    有人去报警,这边也有人喊好,不知什么时候对街酒厂的人也围过来一大帮,都在给靳文礼加油,显然是和靳文礼一伙儿的。

    靳文礼任崔必成拽着自己,垂在两侧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我数三下儿,你要是不放手,到时哪儿残了可别怪我,爷爷下手可没轻重。”

    “你数一百下,我也不放,我打的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崔必成也不等靳文礼数什么三下,直接对着靳文礼的脸就大力挥了拳头。

    靳文礼自然是能轻松躲开的,顺便还能对着崔必成的小腹再来一拳,估计这小子也就爬不起来了。

    只不过在他刚想闪躲的一瞬间,余光忽然瞄见了从印刷厂院里跑出来的叶水清,心眼儿一动立即就停下了动作,结结实实地挨了崔必成一拳,之后便捂着脸应声倒地不起。

    崔必成哪里会打架,这一拳虽然是打上了,但因为不会用巧劲儿,所以一拳下来自己的手上骨头也像是要裂开似的疼,可又不甘心放弃这样的大好局势,便忍着巨痛去拿脚踢靳文礼。

    靳文礼护住头,蜷缩着身体只是不动,崔必成这点力道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崔必成,你住手!”

    叶水清跑过来看到这样的情景立即就火了,上前一把就将崔必成给推到了一边,蹲下身子去查看靳文礼伤得如何。

    “你没事儿吧?”

    靳文礼松开手,喘息了半天才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水清,我没惹他,我就站这儿等你出来,他上来就动手,我怕你为难就没还手。”

    “我知道,你先别起来,等真没什么事儿了再说。”叶水清安慰着靳文礼,随即仰头怒瞪崔必成。

    “你怎么回事,这地方是你家开的,别人站这也不行,你凭什么打人?”

    崔必成也是气得直喘:“他该打,你怎么不问问他将宁军打成什么样儿了?宁军是为我受的伤,我不能放过这个流氓!”

    “你要认为是他打了宁军就去派出所报警,警察自然会查得明明白白的,你有什么权力动手伤人?”

    “对嘛,大家可都看见了是这个人打的我们厂靳文礼,靳文礼一下没还手,这事儿必须有个说法儿,你们厂领导呢,快找出来让他看看,他印刷厂的人公然在大街上斗殴伤人,这事儿没完!”酒厂的人起先看到靳文礼被撂倒还吃了一惊,再看现在这形势立即就明白了,于是都开始吵闹着要处理崔必成。

    印刷厂这边的人都蒙了,谁能想到靳文礼这样能屈能伸,还真就任打啊!

    正僵持之际,厂区附近的派所出来人了,大致了解了下情况,又看了眼躺在地上靳文礼说:“没大事儿就起来吧,能看见你躺地上还真是难得。”

    靳文礼嘿嘿一笑利落地站了起来:“事儿是没有,不过这打挨得冤枉,你们问他吧。”

    派所出的人闻言又看向崔必成:“你动手打人是显而易见的事,我们先调解,要是调解不成再说一下步。”

    “不用调解,我就打他了。”

    “你还挺有骨气的,不调解就是认拘了?你工作不想要了?”民警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个吃靳文礼亏的傻小子。

    叶水清着急了,崔必成要是真犯倔被带走了,那工作完了不说,整个人也就毁了,这个年代有了这种前科劣迹就没办法再翻身,于是立即劝道:“崔必成,你别一时冲动,你想想你家里人再说。”

    “你还知道关心我?”崔必成望着叶水清问。

    还没等叶水清回话,靳文礼往前一站,挡在了两人中间:“警察同志,我同意调解,我不追究他的责任,你们回去吧。”

    “你说回去就回去啊,他打了人,还这个态度,必须进行再教育。”

    靳文礼嘻笑着走过去搭着一个民警的肩膀说:“这不是人民内部矛盾吗,还是匀给群众自己解决吧,派出所已经很忙了,不好再给你们添麻烦,我们自己解决、自己解决。”

    那警察白了靳文礼一眼:“你还少我给们添麻烦了?行了,白忙一场,撤吧。”

    警察一走,崔必成就被同事给拉回厂里去了,大家都劝他将手上的伤处理一下再回家。

    不一会儿人就都散了,靳文礼扶起自己的自行车走到叶水清身边笑:“你来的还真及时,不然我可就惨了。”

    “你惨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崔必成什么都不懂才上了你的当,你会打不过他吗?”叶水清冷静下来之后,也想明白了这里面的事情。

    靳文礼只是乐:“打不打得过,我不是也没还手吗,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不能给你丢脸就是了,咱回家吧。”

    叶水清不再多说,骑上车和靳文礼一起走了。

    快到路口时,叶水清将车停了下来,靳文礼也跟着停了车:“还没到地方呢,等拐过去我就不送你了。”

    “你以后别再去厂里找我了,咱们只是普通朋友,有空时见见面就行,也不用接送我,更不用再送吃的给我,再见!”

    叶水清眼睛盯着路面儿,也不看靳文礼,将话一气儿说完就骑车跑了。

    今天发生的事让她明白,不能再让靳文礼和自己有过多联系了,不然麻烦太多,只要自己和他不彻底断了联系,他怎么有的钱到时肯定能多少知道些,多打听就是了。

    靳文礼望着逃跑似的叶水清,眉头微皱,目光也变得幽深起来:叶水清对自己说这样的话,难不成是对崔必成还有余情、替他心疼?那自己可不能大意了。再见就再见,本来明天就还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