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不久靳文礼就取得了土地的开发和使用权,信瑞酒店开始破图动工。m. 乐文移动网

    随着酒店飞速地建起,叶水清的心也开始变得惴惴不安。

    因为不想再听靳文礼成天在自己耳边说什么酒店建成后会成为全市的地标性建筑,还有装修豪华的360度全景客房这些事,叶水清只好将心思全都放到文化传播公司这边,同时她也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新项目——早教班和高档幼儿园。

    叶水清觉得,以后人们会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基础教育,家长在孩子身上是肯花大价钱的,这个行业的前景很好,而自己手中资金充裕,又先行一步肯定会有作为。

    于是又把找来李茹两个人开始一起研究,也四处找地段、进设备,这样一来叶水清和靳文礼见面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几乎不怎么交流。

    等到第二年夏天,酒店正式完工靳文礼便和杨乐、沈振山等一堆哥们儿在酒店内设的酒吧里举行庆功宴。

    “文礼,你可真有本事,想当初处境那么困难愣是让你给挺过来了,现在又开了全市独一份儿的酒店,真是好样的!来,哥儿几个再敬你一杯!”沈振山带着运输公司的人又来灌靳文礼酒喝,靳文礼也确实高兴便连连举杯全都干了,又说:“那会儿要没你们这些兄弟帮忙,我也过不了难关,情意我都记在心里了!”

    “怎么没见弟妹,李茹也没过来?”沈振山这才发现集团的两个大股东都没来。

    “她们两个这一年多不知道又鼓捣什么呢,我也没时间问,今天就咱们哥儿几个喝喝酒,她们来了我和杨乐也放不开。”靳文礼红光满面,他是打心眼儿里真心高兴,之所以非要建这个酒店,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有利可图,但更重要的则是证明他靳文礼终于又站在顶峰了,在哪里跌到就在哪里爬起来,信瑞酒店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几个人正聊着,这时有服务生过来给他们倒酒,其中一个也不知怎么的倒酒时身子晃了晃,结果倒出的酒全撒在了靳文礼的身上。

    靳文礼立即皱眉,自己这是五星级酒店,服务人员怎么能这么差劲,这是怎么培训的!这样想着就要发火,不过好在他这些年脾气已经收敛许多,再加上商场的锤炼,涵养也还是有的,于是并没有出声训斥对方,只是打算先记下对方胸卡上的名字。

    “靳总,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自知出了大错的女服务生,连忙拿起旁边的纸巾要给靳文礼擦拭。

    “不用了,把你们经理叫过来。”靳文礼抬手阻止对方的动作,瞄见对方胸卡上姓名写着李红。

    “靳总,真是对不起,她是新来的,今天还发高烧,估计是一时手软。”负责酒吧的张经理见这边有事,没等人叫自己就跑了过来。

    靳文礼笑了笑:“没经过培训你就让人上岗这本身就是失职,还有既然是生病了为什么还要让她继续工作,难不成我这是专门压榨员工的黑店,连员工发高烧也不能休病假?”

    张经理此时已经是一头的汗了,也没办法解释。

    “不是的靳总,是我坚持要上班的,我等着寄钱给我爸看病,不关张经理的事。”李红赶紧替张经理解释。

    靳文礼这才真正抬眼去看闯下祸的女服务生,只是这一看之下顿时就愣住了,过了一会才转变了语气:“原来是家里有困难,你父亲得了什么病?”

    “镇上的医院说我爸肠子里长了东西,他们看不了,让我爸到城里来做手术,我打听过了费用太大了,所以我才求着张经理让我上岗的,靳总您千万别怪张经理!”李红苦苦哀求着。

    靳文礼看了看李红,然后对张经理说:“以后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你去忙吧。”

    张经理连连答应着,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李红是仍是站在原地不敢动。

    “这钱你拿去买点退烧药吃吧,然后就回去休息,今天的工资我会让张经理给你算到工资里的。”靳文礼说着就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递到了李红的面前。

    李红傻傻地接过钱,眼泪流了下来,不敢相信靳文礼会这样善待自己,她还以为自己肯定是要被解雇的,没想到靳文礼还会给自己钱买药。

    “快去吧。”靳文礼见李红没反应便又催促了她一句。

    李红立即给靳文礼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才迅速走出酒吧。

    “长得还真是有六七分相似,靳总这是爱屋及乌了?”坐在一边的杨乐,嘴角带笑手里拿着杯红酒。

    “这丫头确实长得和弟妹有些像,我也看出来了。”沈振山也跟着笑。

    “你们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是看她长得像我媳妇儿,我早让张经理调她去清洁部了,还能给钱让她买药吃?还能再给她一次在前台服务拿小费的机会?我看酒店管理和人员培训还要再重新考虑一下,不行就从国外聘专家,别到时毁了咱们酒店的声誉,这五星拿得多不容易,要是降了星我可是不干的!”靳文礼没好气地看着两人。

    杨乐和沈振山没曾想靳文礼这么大方就承认了,这下倒没理由再打趣儿他了,只好换了话题商量正式营业和高薪从瑞士聘专家的事情。

    李红换了衣服到药店买了消炎药和退烧药,回到员工宿舍躺在床上慢慢回想着靳文礼刚才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心里觉得暖暖的。自己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也没再找一直把自己拉扯大,身体也累垮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她自己独自承受着家庭生活的重担,也没想过能得到别人的施舍和关怀。

    只是今天靳文礼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居然会这样关心自己,叫她怎么能不感动?从今以后自己一定要认真学习,努力工作,才对得起靳文礼对自己的好!

    “李红,你没事儿吧,我给你倒水吃药吧。”宿舍的门开了,李红从床上坐起来,一看是自己的老乡刘颖回来了。

    “你怎么跑回来了?”李红问。

    “我让别人帮我盯一会儿,回来看看你,你今天可是出风头了,靳总还给你拿钱买药,他们都快要羡慕死了,你运气真好。快,吃药吧。”刘颖边说边给李红倒了一杯温水,看着她把药吃了,又让她躺下自己把杯子放到一边。

    “羡慕什么,不过是靳总有同情心罢了,我为我爸的病都快愁死了。”入院押金就要一万,手术加住院治疗,没个五万块钱根本看不了病,李红想想都上火。

    刘颖听了也叹气:“愁也没用,没钱办不成事儿的。要是靳总对你有意思就好了,到时他肯定能帮你爸拿医疗费,也不知道他今天那样儿对你,是个什么心思。”

    李红立时就急了:“你瞎说什么,人家是心善才帮我的,再说靳总有老婆、有儿子有女儿,你别害我!”

    “这怎么是害你,现在是什么年代,你还思想这么保守,有老婆孩子又怎么了?像靳总这样有钱又有样貌的男人,年纪还不到四十岁,正是好时候,你以为真没人打他的主意啊?你知不知道培训这段时间有多少女人使手段要接近靳总,我听说的就不止七八个了,只不过是靳总都没看上而已,今天靳总对你这么主动,依我看有戏!再说到时候是靳总对你有意思,又不是你去破坏他的家庭,你也不用自责。”

    李红气恼地说道:“你别说了,我也不想听些没有边际的话,你赶紧回去工作吧,今晚上我一个人惹祸也就算了,别让张经理再发现你也开小差。”

    刘颖也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又帮李红盖了盖被子,这才回去。

    李红吃了药躺在被窝里,浑身发热又出了不少汗,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梦里靳文礼的笑脸却是挥之不去。

    李茹托腮看着叶水清,见对方还在发呆忍不住推了她一下:“水清,我觉得实在不行就先找幼师毕业生吧。”

    叶水清回过神说:“毕业生也要找,经验丰富的老教师也要请的,没几个名头大的拿得出手的资深专家,谁肯把孩子送来?宁可先赔钱也要把幼儿园的档次提上来、名号打出去!”

    园址是选好了,房子也装修改建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差师资力量,叶水清现在苦恼的就是没处找知名的幼教老师。

    “这个咱们知道的和教育系统有联系的也就是崔必成了,他虽然开矿去了,但毕竟关系还在教育局,而且肖月波她爸也还经常去参加老干部会议,要不我去找崔必成问问,反正杨乐和肖家也是亲戚。”李茹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途径,她倒是想找杨乐帮忙,只是杨家虽然有人脉但无奈隔行如隔山,对于幼教系统还真没有知根知底的人。

    叶水清揉了揉眉心:“再说吧,我不想引起误会,咱们自己先招聘看看情况。”

    李茹点头:“那也行。对了,我给说个事儿啊,昨天杨乐和文礼哥他们不是在酒店庆功吗,杨乐说有一个女服务生长得可像你了,因为发烧把酒都倒文礼哥身上了,文礼哥不但没生气还爱屋及乌自己出钱给那女的买药吃呢!我真想看看这女的到底和你有多像,要不咱们抽空儿去酒店看看?”

    叶水清听了李茹的话,心里发紧,到底还是出现了,杨乐不是个多管闲事和爱讲闲话的人,如今特意把这件事和李茹学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觉得靳文礼对那个女的有想法,进而给自己提个醒呢?

    “有机会再看吧,这样特意跑去反而不好。”叶水清没打算去见那个女人,该来的总要来,自己再防也防不住,静观其变吧。

    “水清,这事儿我是当玩笑说给你听的,你可别往心里去,杨乐现在成天都和文礼哥在一起,你放心好了。”李茹从叶水清态度也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也立刻就明白了叶水清的想法。

    “我不在意的。李茹,男人到了文礼这一步也算是人上人了,有什么其他想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用大惊小怪,外面的诱惑太多,这也是我和他早晚要面对的事。”

    李茹皱起眉头:“照你这么说,杨乐岂不是更危险?”

    叶水清笑着摇头:“你们家杨乐性子太冷,对他有意思的女人估计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再说杨乐那么执着的一个人,既然认定了你自然不会出轨做对不起你的事,不然哪还用守着你这么多年。”

    “那文礼哥也不差呀,想当年追你追得多辛苦,这么些年对你也是一扑心儿的好,我觉得是你担心过头了!”

    叶水清不再反驳李茹,正因为靳文礼热情似火、又有担当才更容易吸引女人,多年前不是已经有过一次意外了,她至今也没忘记当时在饭店里那个女人亲吻靳文礼脸颊的画面。

    自己差不多又有十多天没见过靳文礼了吧,下周三是他生日,自己还是去酒店看看他吧,叶水清如是想。

    “李红,张经理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有人站在李红宿舍门口叫她。

    李红答应一声,也不知道张经理因为什么事找自己,只让刘颖等自己回来一块儿吃饭。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李红回来了,刘颖赶紧问:“找你什么事儿?”

    李茹坐到床上把手里的信封递给了刘颖,刘颖疑惑地打开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天哪,怎么这么多钱!李红,张经理他不会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张经理说这钱是靳总给我的,说是给我爸看病。”

    刘颖立即就大笑起来:“我怎么说的,我就说靳总对你有想法,这回你还不承认?”

    李红立即双手捂住了脸:“我到底该怎么办?”

    刘颖坐到李红身边说:“你要是想治你爸的病就没什么好犹豫的,再有你扪心自问到底喜不喜欢靳总?你听我说,你要是跟了他,吃亏是谈不上的,靳总又不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让人恶心,而且要是你真心对他,说不定靳总就能为了你甩开家里的黄脸婆,到时你修成正果,这一辈子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李红缓缓将手放下,转头看着刘颖:“我……,我确实喜欢他,他对我那么好,是个女人就不会无动于衷。”

    “那就好,靳总现在一直住酒店我想也是不愿意回家里和黄脸婆老婆一起住,工作忙都是借口,你让张经理把你调去他住的客房负责起居,还怕事儿不成吗!”

    李红脸一红,心里也认为刘颖的主意好,于是咬了咬牙又回去找张经理了。

    张经理哪会不明白眼前这个小丫头的主意,不过因为靳总的表现确实有异常,说不定也有这个意思,那李红有没有工作经验也就无所谓了。而自己呢只不过是调换一下工作人员,至于这两个人要玩什么猫腻儿也与他无关,于是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李红的请求。

    靳文礼开完会回到套房,看见在客厅里打扫的李红有些意外:“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红脸上发热:“张经理说轮职,让我过来,过段时间再换别人过来就当锻炼了。”

    靳文礼松开领带笑着说:“这个张经理怎么想的,拿我做实验,客人的管家服务哪能总是换来换去的,既然这样那你就忙吧。”说着拿了家居服进了浴室去洗澡。

    李红跟着走进房间,把靳文礼换下的衣服拿起来放到脸上蹭了蹭,心跳得厉害,要是靳文礼真的愿意要自己,那就算背负再多的骂名她也不在乎。

    又过了一会儿,听见水声停了,李红这才走出房间将衣服拿去清洗熨烫。

    只是一周都快过去了,也没见靳文礼对自己有进一步举动,李红心里有些着急,想着难不成又有别的女人勾引靳文礼了?酒店里上到高级主管,下到服务人员,学历高的、长得好的、会狐媚勾人的女人何其多,自己要是再不主动些,说不定靳文礼就真被其他狐狸精给勾去了!

    这不行!自己已经这样接近靳文了,两人水到渠成的好事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李红虽然害羞,但想到能和靳文礼长久地厮守在一起,所有的道德感和羞耻感也就丢开了。

    叶水清因为久未与靳文礼见面,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周三的时候就让李茹陪着自己一起去酒店。

    大堂经理见了她们两个立即就笑着迎了出来:“清水姐、茹姐,你们真是稀客,我这就让人通知靳总和杨总。”

    “哟,他也变成杨总啦?”李茹开杨乐的玩笑,大堂经理只笑着不说话。

    叶水清也笑:“你别忙了,今天是你们靳总的生日,我们过来给他一个惊喜,给他送蛋糕和礼物来了。”

    “那好,您二位上去吧,这是房卡。靳总去电视台做节目了,经济台有一个访谈都约他半个多月了,靳总这两天才有空定下来,估计再过一会儿也就回来了。你们放心,我保证不让人告诉靳总您来了!”

    叶水清点头,谢过对方就和李茹一起坐电梯上了26楼的贵宾房,虽然酒店是自家开的,但靳文礼并没有依仗特权住总统套房。

    叶水清刷卡之后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咦,客厅的灯怎么亮着,这……是不是有人哪?”李茹提着蛋糕进了客厅,看见中间放了张方桌,桌上红酒蜡烛鲜花都摆好了,可能是因为靳文礼还没回来,所以并没有摆上饭菜。

    叶水清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坐到沙发上,把给靳文礼买的衣服放到旁边,静静地等着。

    “你们是谁?怎么能随便进来,这是谁的房间你们知不知道?”李茹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她刚洗了澡又换上了新买的薄纱连衣裙,只等着靳文礼回来为他展现自己精心准备的浪漫晚餐,也庆祝他去电视台上节目,没想到出来之后就看见两个陌生的女人坐在沙发上。

    李茹好笑地站了起来,走到李红身边问:“你又是哪位,我们找靳文礼,这不是他的套房吗?我是杨乐的爱人。”

    “啊,原来是杨总的夫人。实在对不起了,我叫李红就在酒店工作,这确实是靳总的套房,我在等靳总回来一起吃晚餐,您有什么事,需要我传达吗?”李红听完李茹的自我介绍,立即变了态度。

    “不必了,今天是靳总的生日,我和靳总夫人一起过来的给他庆祝,你和靳总约好了一起吃晚餐的?”李茹的言语变得犀利起来。

    “我、我一直都这里照顾靳总的生活起居,我……。”李红傻了,没想到自己安排的时间会样巧,也这样倒霉,再看向依然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光彩照人的女人,这才明白原来靳文礼的老婆根本不是什么黄脸婆,相反还特别的漂亮,一点也看不出是三十多岁的女人!

    叶水清也在看着李红,直到对方不自在地将目光调开才站了起来对李茹说:“咱们走吧,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东西也不用留下。”说完自己率先往房门走去。

    李茹脾气本来就爆,哪受得了李红这样无耻的女人,于是冷笑一声说:“你最好自重一些,不过是一个客房服务人员,不想着好好工作,成天就想着怎么往男人床上爬,你爸妈生你养你就是为了让你做这么下贱的事儿的?我一会儿就和杨乐说,让你立刻滚蛋!看在你我一个姓的份儿上,我好心给你提个醒儿,就算靳文礼看上你了,你也要明白是因为什么,照照镜子去,要不是你长得和水清有点儿像,你以为靳文礼会多和你说一句话?你以为靳文礼会放着本尊不理,去稀罕你这个冒牌货!做梦呢!”

    “不是的,靳总给我买药,还出钱帮我爸看病,他为我做了那么多事,要不我也不会多想!”李红为自己辩解。

    “放屁,靳文礼是给你钱让你自己买的药,你别在这儿混淆视听!”李茹更火了。

    “好了,李茹,别管她了。”

    叶水清站在门口叫李茹,然后又对李红说:“我不会让人辞退你,你和靳文礼发生过什么我也不想理会,你自己好自为之知吧,你要真想跟着他就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看着匆匆离开的叶水清和李茹,李红双腿一软坐到了地毯上,缓了半天才又慢慢站起来走到穿衣镜前,仔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明白了李茹的话,确实是长得像!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自己再不拼一回又怎么能知道靳文礼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大概还有两章就完结了,光光会在本周将正文写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