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3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有些呆滞地将孩子需要的东西交给了护士,自己则脚步飘忽地去了病房,当看见孤零零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的叶水清时,眼泪差点掉下来。值得您收藏 。520。

    “媳妇儿,你睡着没有?”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靳文礼小声问着。

    叶水清缓缓睁开眼,对着靳文礼笑了笑:“没睡,就是有点儿累,你去看孩子了吗?这回可真是个省事的孩子,我再观察两个小时就行了。”

    “让你受苦了,孩子护士抱去洗澡了,我没看呢,媳妇儿第一。算这小子识相没折腾你,这回咱们可是儿女双全了。媳妇儿,谢谢你!我现在就给家里去电话吧?”靳文礼拉着叶水清的手整个人都很激动。

    叶水清眼圈儿也湿了,缓了缓才说:“孩子都生完了,还惊动那么些人做什么,等明天出院回家之后再和两边家里说吧,你爸妈那边要照顾靳福和靳蕾让他们过来看看就行了,月子还是我妈过来帮忙吧。”

    “行,我都听你的,只不过让我丈母娘受累了,谁让我家那边不省心呢。”

    “你就嘴上哄人吧。”叶水清虽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高兴的,毕竟靳文礼还知道心疼自己妈,这比什么都强。

    两人正说着话,护士就把孩子抱进来了,靳文礼立即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又问护士:“护士,我儿子挺健康吧?”

    “健康,快看看吧。”护士见了靳文礼就想笑。

    靳文礼把孩子抱到叶水清跟前让她看,叶水清刚一和孩子照面儿眼泪就流出来了,虽说是第二个孩子了,但那份感动却是只增不减。

    “快别哭,月子里不能哭,眼睛该哭坏了。”靳文礼也是强撑着给叶水清擦眼泪,自己又何尝不感慨。

    护士见状又等了一会儿便把孩子抱出去喂奶粉了。

    “我没事儿了,快想想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吧,要不还问问你爸的想法?”叶水清恢复了平静。

    靳文礼抹了把脸说:“这回名字我自己起,我早就想好了,就叫靳嵩,嵩山的嵩,怎么样?”

    “听着挺有学问的,也挺有气势的,功夫没少下吧?”叶水清对这个名字很满意,又忍不住取笑起靳文礼来。

    靳文礼自然也跟着自吹自擂一番,逗叶水清开心,不大一会儿叶水清就困倦了,闭上眼睛直接就睡着了,靳文礼等她睡熟后,才躺倒旁边的病床上也睡了。

    第二天一早,等医院上班后靳文礼结了帐,又把叶水清捂得严严实实地,然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扶着叶水清进到车里,接着再跑回去取东西,折腾了两趟才算完事,最后美滋滋地带着媳妇儿和儿子回了家。

    等亲朋好友知道消息后,这下可是炸开了锅,几乎天天都有人来探望,叶水清则是除了自家亲人和李茹杨乐等几个比较亲近的朋友外,其他一律以坐月子需要休息为由不见都让靳文礼招待了。

    靳文礼忙坏了,不过再忙他也乐意,抱着儿子天天得意的不得了,这没办法,谁让他有本事呢,要女儿有女儿,要儿子就来儿子,别人再怎么夸都不过分!

    闹闹也是欢喜的不行,坐在小宝宝身边成天唠叨:“小弟弟,以后有人欺负你,姐姐替你打他,等你长大了姐姐带你上房爬煤堆。”听得不止叶水清直皱眉头,沈昊也一脸的不赞同,最后闹闹还是让沈振山的媳妇郑玉带回家照顾去了。

    叶水清感觉自己这两个孩子的性别像是弄反了似的,当初闹闹哭个不停,现在这个儿子却是吃饱睡、睡饱吃,只是拉尿的时候哼哼两声,等换完尿布立即就没事儿了,自己和老妈没怎么挨累。

    靳文礼如今是有子万事足了,家里又有人照看,自己没了后顾之忧,更是一扑心地努力开发厂里的业务,顺带着把叶水清公司的工作也抓了起来,一天忙得不亦乐乎,回家看着叶水清娘儿仨就知道笑。

    转眼靳嵩就满月了,本来靳文礼要大办酒席的,结果却被另一件喜事给抢去了风头——杨乐李茹准备结婚了!

    别人听了这消息还好,唯有叶水清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李茹都成她的一块心病了,她总认为要不是自己重生李茹也不会遇到杨乐,更不会蹉跎这么多青春年华至今没个着落,所以心里没每每到这件事就觉得有愧于李茹,如今两个人总算是有了结果她能不高兴吗!

    “说说吧,怎么就答应了?”叶水清心病一除,也敢拿这事开李茹的玩笑了。

    李茹倒也大方:“你都生两个了,我也着急呀,还有总要考虑我爸妈的想法吧。”

    “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早没这么懂事儿呢,赶紧的实话实说!”叶水清才不信李茹的借口。

    李茹这才红着脸笑着说:“有他缠着我,我也嫁不出去,十多年了我也不想再钻牛角尖了,再说他对我爸妈也确实好,那就嫁他呗!”

    “你这考验期时间够长的,赶紧登记然后把婚礼办了,我呀可是要包个大红包的。”叶水清知道李茹没完全说出实情,不过呢她是不着急的,时间多着呢,早晚能把实话套出来。

    于是靳嵩的满月酒只简单办了几桌,然后靳文礼就开始帮着杨乐家准备婚礼。

    杨乐父母是最信任不过靳文礼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几乎拿他当半个儿子看待,大事小情都让他做主,而和杨家有来往的人也都知道杨乐就认靳文礼这一个铁哥们,所以人情礼往也都来找靳文礼商量,更有求着想参加婚礼的。

    这样一来杨乐闲的只知道陪李茹买东西,靳文礼倒是上上下下忙的不可开交。

    婚礼当天,看着台上的杨乐和李茹,叶水清眼圈儿发红。

    “媳妇儿,你别太激动了,你一直盼着的事儿这不已经实现了吗。”靳文礼连忙劝解。

    “文礼,你说大家要是总能这么幸福该多好,我这辈子算是知足了,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再不求什么了。”叶水清字字发自肺腑,从前世到今生老天已经太厚待自己了,她是全心全意地感激和珍惜现在的一切。

    靳文礼搂了搂叶水清的肩膀:“傻瓜,我早就说过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反正说什么也没用,只等将来咱们老了,闭上眼那天你就知道了。”

    叶水清再说不出话来,真到老了那一天,自己身边有靳文礼有儿女陪着,就是死了也幸福!

    时间飞逝三年之后,靳文礼厂子的厂区内和周边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生活区,周边的地价也跟着飞涨,靳文礼筹资盖了几栋楼,狠狠赚了一笔算是挽回之前在翡翠园项目上栽的跟斗。

    新安路市场的摊位和档口也开始火爆起来,一个二十多平的小档口年租金已经炒到了近十万块,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资金一充裕,靳文礼开始和杨乐、沈振山等人商议成立集团的事情,大家对这个建议都赞同,具体研究的是各项分工以及股份分成的方案。

    经过核算靳文礼叶水清股份最多,杨乐和李茹夫妻两个次之,接下来就是沈振山和何千这些人。

    又过半年,几个厂子再加上几个公司合并为集团,统称信瑞集团,但各自仍保留原来的名称,负责人也没做变更,只不过是把利益最大化了。

    其中整个集团只有印刷厂公开筹集资金上市了,其他公司并没有走这一步,这也是因为叶水清和杨乐都比较低调,觉得不上市利大于弊,毕竟树大招风,还是做个隐形富豪比较好。

    叶水清津津有味儿地看着手里的剧本,很是佩服何千这么些年还能文思不断,还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故事。

    “媳妇儿,你乐什么呢?”靳文礼进了家门就看见叶水清嘴角带笑,便走过去亲了亲她。

    “看剧本呗,我说何千这部戏肯定能大卖,还有贺博恒的新电影票房都过两千万了,都不知道这回送他什么好了。”

    “这有什么的,有钱他爱买什么就买什么,豪车美女随他便挑啊,多少小姑娘排着队等他选呢!”

    “你这是羡慕了?你靳总只比他更受欢迎,用不着酸溜溜的。”叶水清横了靳文礼一眼。

    靳文礼嬉皮笑脸地靠着叶水清说:“我就是表面看着风光,其实我就是一打工的,全指着我媳妇儿给我发工资呢。我接儿子去吧?”

    叶水清笑了:“还用你接?李茹接走陪她家闺女玩儿去了,晚上再送回来。”

    “怎么我闺女儿子自己一个都稀罕不着呢,都让他们给哄去了,要不咱再生一个留着自己玩儿吧。”靳文礼觉得自己这个爹当的窝囊。

    “滚蛋,孩子是玩具啊也不正经说话,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还要出去一趟呢。”

    “你去哪儿,我陪你!。”靳文礼说着就跟叶水清一块儿站了起来。

    叶水清摇头:“你好不容易回来的早,还是歇着吧,我就是出去谈点事情。”

    靳文礼点头,随后又发现了问题:“媳妇儿,你到底去见谁啊,可没少费心思打扮哪?”

    “出去谈业务当然要打扮一下了,疑心病别那么重,好不好!”叶水清快速拿起包往外走。

    靳文礼越看越不对劲儿,赶紧跟了过去:“我看你就是有事儿瞒我,要么我跟你去,要么你就别去!”

    叶水清知道拗不过靳文礼只好无奈地说了实话:“崔必成想找我谈谈开矿的事,问我愿不愿意入伙,我觉得是个好机会就想先了解下情况,不告诉你也是因为八字没一撇呢,再一个也怕你多想。”

    果然靳文礼脸色变了:“咱们早和他两清了,怎么他还不死心,拿开矿这事儿缠着你,那么赚钱的买卖他凭什么便宜别人?还背着我找你,他怎么有你手机号的?我看他就是找不痛快,以为挣两个钱就能挖别人墙角了,美得他!你要开矿我给你找关系,开几个都行,不用见他!”

    “你这人也太能往歪处想了,我又不是国家元首,手机号还打听不出来啊,我不去了还不行吗?”叶水清明白以靳文礼的脾气,自己今天肯是去不成了,想着等会儿发个信息给崔必成,让他不用等自己了,反正她也没想开什么矿,只不过碍于情面不好直接拒绝而已。

    靳文礼见叶水清放下包又坐回了沙发上,顿时就乐了:“好媳妇儿,咱不图姓崔的那点蝇头小利,开矿风险挺大的,不出事儿还好,只要出事儿就是大事,犯不上操那个心。你要是想开发新项目,其实眼下就有一个,我已经找专业人士研究一个多月了,杨乐也觉得可行。”

    叶水清听了好奇:“什么项目?”

    “开酒店,不是那种吃饭喝酒的酒店,是高档的星级酒店,地皮我和杨乐他们都看好了,正在商议价钱。这个绝对赚钱!”

    叶水清已经顾不上去听靳文礼说些什么了,她脑子里只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前一世肖月波曾经和自己说过靳文礼开了不少的酒店,而且还看上了一个年轻的服务员,两人更是明目张胆地住在一起。

    那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意味着,无论重生命运如何改变,自己终究也是逃不开这一劫呢!

    作者有话要说:前天去医院做了大排畸,结果不错宝宝很健康,不过光光有可能不能顺产啦,想想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