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和叶水清回到家后就开始着手研究用什么样的条件能换取村民的信任,比如要是雇佣几个村的劳动力基本工资和福利待遇是多少,因为一旦厂子能生产了还要把其他工人找回来,总不能让他们和村民享受两种待遇吧。爱玩爱看就来 。520。

    再者要是这个办法还是不能完全满足村民的要求时又该怎么办?

    两个人在家想了几天觉得有七八分的把握了,才又去三堡村找兰凤问问她乐意不乐意。

    “你们刚才说一个月给开多少钱?”兰凤瞪大了眼睛看着靳文礼和叶水清。

    “基本工资是一千,然后根据加班和计件的数量给奖金,还有出满勤也会有奖金。”叶水清解释着。

    “我听不明白你算的账,你就说最低能每月能开多少钱吧。”兰凤压根儿没听懂叶水清说的话。

    叶水清想了想才说:“按停产前厂里工人的工资算基本能开到两千到两千五吧,极个别的能开到三千。”

    天文数字!一个月两千,一年就两万四,自己两口子都去的话那一年就有将近五万块的收入啊!要是真有这么好的事儿还种什么地,村里一共那么点儿耕地,还要抓阄分配谁家种,撞大运一样,而且照刚才叶水清算的二十万不过是四五年的事儿啊!

    兰凤越想越激动,越想越觉得以后的日子越美,但还是有顾虑:“你们没骗我吧?”

    靳文礼这时笑着接过话:“兰姐,我们可以和你劳动签合同,合同是有法律效力的,要是没按合同办事你们可以告我们。还有只要厂子能开工,我先预付你们半个月的工资,到时干好了厂里还可以给你们交保险。”

    “那万一你这厂子要是黄了呢?”兰凤依然不放心。

    “你放心,我靳文礼的身家性命都压在这两个厂子上了,而且我敢保证且这两个厂子的业务只会越来越好,兰姐你知道在你们这几个村闹事之前,我们厂的订单都排到两年后了!不过我丑话也要说在前面,厂里只招聘法定劳动能力之内健康、踏实肯干的人,要是有想浑水摸鱼的混子,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兰凤彻底被吸引住了:“那行,我和我家那位都跟你们签合同,你也放心咱们都是实在人,绝不会偷奸耍滑的!”

    “那行兰姐,我就相信你了,你是第一家和我们签合同的,我就先预付你们两口子五千块的整数,明天我派人到村口设办公点儿,什么时候厂里开工干满一个月的立即发后半个月的工资,你看怎么样?”靳文礼十分爽快地拿出五千块放到了兰凤面前。

    兰凤都傻了,这还真给自己钱哪,种地还要担心天灾呢,这个可真是旱涝保收了,划算!

    “你们放心,今晚上我就是不睡觉也和咱家那口子挨家给你们宣传去,明天我就上我二姐那告诉她去!”兰凤也是脑子快,知道自己既然收了钱就要替人家办事,更何况人家还救济过自己老妈和大姐呢,不尽心帮着做事良心也过不去。

    三个人又寒暄一阵,靳文礼和叶水清才开车离开。

    “真要这么做啊?”叶水清有些担忧。

    “杨乐李茹他们借咱们的钱正好派上用场,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先亏后赚吧。”

    叶水清觉得也对,这时候不搏一搏也没其他出路,只能豁出去了。

    第二天,靳文礼和叶水清带着原先厂里财务部门的人和几个沈振山那边的兄弟一起过来了,在车里老远就看见村口已经围满了人,便觉得事情有希望办成。

    等下了车一看,兰凤把桌子椅子都准备好了。

    “我把家里的桌椅都搬来了,大妹子有身子的人,在这坐一会儿就到我家里去歇着,我给炒几个菜 ,别的没有笨鸡蛋管够!”兰凤上来就扶着叶水清坐下,然后又笑呵呵地看着靳文礼他们。

    靳文礼心里感激:“谢谢兰姐,那就打扰了,咱们就开始登记签合同吧,合同都是现成的,有身份证就行!”

    大家一听要身份证又都赶紧都回家取,然后急忙回来排队签合同等着拿钱。

    等到村民们一看靳文礼这帮人真是按数儿给钱,一个个脸上乐开了花,有的拿完钱就迫不及待地跑邻村通知亲戚好友去了。

    本来村里也有几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混子打算借机捞钱,好在兰凤悄悄告诉了靳文礼,于是靳文礼就不签这几个人,这几个混子立即叫喊着要闹事,结果沈振山手底下的那几个兄弟往前一站,腰里的家伙一亮他们就吓白了脸,一步也不敢往前上了。

    “你们以为我会傻兮兮地带着这么些钱跑来?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靳文礼是什么人,弄死你们都白弄,懂么!谁要是闹事儿,就先放他的血!”靳文礼看着那几个人冷笑。

    这些混子在村里无非就是好吃懒做,平时偷鸡摸狗地找便宜占,哪敢和真正社会上混的人较劲,一看靳文礼的架势就都吓破胆了,一个跑得比一个快,惹得其他人哄笑起来,但同时也都明白了靳文礼不好惹,即便有心存糊弄的也都收了心思。

    快中午的时候,叶水清跟着兰凤去了她家,吃过午饭又睡了一觉,醒过来时已经快六点了,结果兰凤还说有不少人没签上合同呢,因为邻村又来了好些人。

    后来因为天黑了下来,不方便工作,靳文礼就说明天再来,于是没签上合同的人依依不舍地送他们上了车。

    这样几天功夫就签了三百多人,靳文礼都没用换地方,三家村和其他几个村子的人也都主动跑来了,陈梁也赶了过来。

    “陈大爷,你这岁数可签不了合同。”叶水清笑着说。

    “我不是来签合同的,我就是看看你们怎么办事儿的。”陈梁仍是板着脸。

    “他儿子有肺病,什么也干不了。”兰凤在叶水清耳边嘀咕了一句,叶水清听了心里一动。

    陈梁眼巴巴地看了半天别人签合同,才叹口气转身走开。

    叶水清见状连忙跟了过去,等走到人少的地方才叫住他:“陈大爷,你等等。”

    陈梁回过身问:“啥事儿?”

    “这一千块钱你拿着。”叶水清把手里的钱递了过去。

    “干啥给我钱,我不要,你们如今也用不着收买我,大伙儿不都签合同了吗!”

    叶水清微笑着说:“像您说的那天我都没给您钱,现在就更没必要了。我也不是单独给您钱,兰家大姨我也给了,等将来厂子效益恢复了,我还打算成立一个慈善机构,专门帮助你们几个村的困难户呢,因为现在我也困难,所以暂时只能挑着帮了。”

    陈梁抿着嘴沉默半天,看着眼前的钱再想想儿子的病,到底还是收下了:“你和你爱人确实是讲良心的人,这个人情我领了,但愿将来你能说话算话!”

    叶水清目送陈梁的背影,知道厂子很快就能开工了。

    果然,也就过了五六天的功夫,原本吵闹着抗议要厂子关门的村民变成了吵闹着要厂子恢复经营了,还说不让两个厂子营业就是断了他们的活路。

    那几个代表起先还过来阻止,后来差点挨打就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既然靳文礼的厂子排污达标,现在又符合民意能解决村子里的剩余劳动力问题,还能提升经济指标,是纳税大户那有关部门就没必要再干涉了,于是兴利厂终于又开门生产了。

    因为村里的劳动力不够满足厂里的生产需要,所以靳文礼又把以前的工人招回来不少,虽是负债但因为靳文礼原先就对工人不错,所以大家也愿意再回来。

    进了厂子的村民见厂里的环境这么好也是喜出望外,不但有和新衣服一样的工作服领中午还有大食堂,不爱回家的可以住宿舍,于是一个个乐得跟孩子似的,也都鼓足了劲儿跟着厂里的老人儿学,生怕自己跟不上过不了试用期被开除,这样好的地方可再没处找去。

    厂子里干得热火朝天,银行看着也满意,这才是他们想要的局面,钱有指望收回来了。

    过了半年多,厂子的资金总算是周转开了,靳文礼却是不急着还杨乐这些人的钱,而是继续扩建厂子,规模又扩大了一倍,员工增加到近千人。

    这时两个厂子真正的能量才体现出来,市场上凡是有些档次的衣服鞋子箱包品牌,所配的拉链几乎全出自兴利厂,塑料制品应用的范围就更广了,小到按钮开关,大到电器外壳无所不做,银行这下更不急着让靳文礼还钱了,反而问他要不要增加款项。

    而靳文礼通过这段时间的经历,也明白做生意讲究的是资金流通,欠债其件很平常的事,再有钱的人也不会把家里的钱都投在这上面,应该学会周转,借钱生财。

    于是在得到更大一笔贷款后,他才开始着手还杨乐他们的钱,最先偿还的是崔必成的钱,连本带利全还了,利息是按民间的算法给的,崔必成不想要都不行,可以说是硬塞给了他。

    杨乐呢本身就是人精,而李茹他们就算不精跟着叶水清也都学精了 ,干脆意见一致连钱都不要靳文礼还,只说算入股,靳文礼笑骂这些人会算计,当然也乐意这样办。

    转眼叶水清也快到预产期了,靳文礼主动找到街道说自己家超生的事儿,街道一看叶水清这么大月份,引产是不能够了,只好下了十万块钱的罚单,靳文礼巴不得能用钱解决呢,于是态度极好地交了钱把准生证拿到了手里。

    一天晚上,靳文礼陪着叶水清遛弯儿,说起孩子的事儿靳文礼开始抱怨:“怎么咱家这闺女好像是给他们老沈家养的似的,成天也不想着回家,这闺女算是白养了。”

    叶水清笑了:“你怎么不说,咱们两个当父母的还没小昊对闹闹上心呢,他们才多大顺其自然吧,要是将来条件允许我还想送两个孩子出国念书呢。”

    “条件当然允许,媳妇儿你别看我还没恢复元气,但是不出三年我指定让你成为人上人,到时咱们也成立集团上市发行股票,你当董事长我当总经理!”

    “行,我等着,不过我可不出那个风头,董事长我也不稀罕。”

    靳文礼搂着叶水清笑:“那股份都给你,我给你打工!”

    叶水清却没理会靳文礼的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四周,指着前面的大楼问:“那边就是二院了吧?”

    “是啊,今天走的远了些,是不是累了,咱打车回家吧。”

    “不累,走到这儿正好,你兜里带钱没?”

    “带了五百多,媳妇儿你想吃什么只管说。”

    叶水清吸了口气,声音很平静:“先把我送医院去吧,我估计是要生了,送完我你就赶紧回家取东西和钱过来。”

    靳文礼顿时愣住了:“媳妇儿,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生了,你赶紧回家取东西去。”

    “我、我抱你去医院!”靳文礼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弯下腰就要打横抱起叶水清。

    叶水清连忙躲开:“你傻啦,你现在哪能抱动我,再摔着了怎么办?”说完自己就慢慢往前走,前面就是医院了,这男人急个什么劲儿!

    靳文礼呆呆地看着叶水清从容地进了医院大门,这才撒腿追了过去,到了医院叶水清直接被推进了产房,护士看靳文礼还傻站在走廊里就好心提醒他回家取东西。

    “对,我媳妇儿说了,让我取孩子和她的东西,还要带钱,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

    等靳文礼飘飘乎乎地离开,值班护士都笑了。

    靳文礼在街上没打到车,只好一路撒开腿跑回家,上气不接下气地拎了两个大包裹,又拿了两万块钱,下楼开车急急忙忙地又回了医院。

    下车时看了眼表,才过半个小时,自己动作还算挺快的,记得叶水清当初生闹闹时可折腾了很长时间。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敢耽误,仍是一路跑到了产房。

    “护士,我媳妇儿怎么样了?押金要交多少钱?”靳文礼大口大口喘着气。

    护士一看是他就笑:“哟,你这一来一回还挺迅速的,不过还是没你爱人动作快,已经生完了。男孩儿六斤六两多吉利,押金不用了明早就回家吧,费用大概六七百块钱就够了。你爱人真有福,一点儿罪都没遭就把孩子下来生了,你快去看看老婆孩子吧。”

    靳文礼听得腿都软了,心想:这个儿子怎么这么省心哪!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的体重已逼近150,同事居然说没看出来光光胖了,感觉好忧伤,在他们眼里光光之前到底是有多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