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镜头在不停地变换着,村民们一张张愤怒的脸也不停地在叶水清眼前闪现,最后报导在环保部门领导承诺务必及时妥善处理的话音中结束。

    看来拉链厂和塑料厂那边的事也开始闹大了,叶水清奇怪于此时自己脑子里竟然没有任何情绪和想法。

    “闹闹,和你小昊哥写作业去,妈妈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闹闹听话地点点头,又看了自己妈妈两眼才离开。

    本以为因为要处理厂子的事,靳文礼会回来晚,没想到却是比平时下班还早就到家了。

    “怎么这么早?新闻我已经看见了,还以为你要忙这件事。”叶水清问。

    靳文礼叹着气,嘴里发苦:“厂子已经被叫停了,在没调和好与村民的矛盾之前不能进行生产。”

    “我们开厂子时都是办的正规手续,而且排污费也没少交过一分怎么能说不让生产就不让生产了呢?”

    靳文礼皱着眉说:“我也打听过了,污染肯定是有的,但绝对在治理范围之内,主要是咱们厂现在规模大了挣钱多了,外人看着眼红,有人在几个村子里面挑唆着村民闹事,也有可能就是同行使的坏,买通了那几个带头闹事的人,相关部门不想激化矛盾,让我们还是私下协调好,以免出现群体事故。”

    这理由倒是说得过去,难怪老话儿讲同行是冤家,总是想尽办法找机会致对方于死地。

    “那村民提没提要求?”叶水清又问。

    “能不提吗,说污染影响了水源和他们的身体健康,庄稼损失再加上身体受损,要求厂里按每户每人二十万元赔偿他们的一切损失,不然就要一直闹到底。”

    一人二十万,那不用他们闹厂子干脆直接倒闭还能损失小些,这些村民真把他们的厂子当金库了不成!

    可若是这两个厂子真的倒闭了,那还银行贷款就没了指望,虽说印刷厂和运输公司那边自己有股份,可印刷厂因为上次盗印的事情目前本身就在负债经营,运输公司那边则因为不断更换维修车辆,资金运转也是紧巴巴的。

    再有新安路市场初期运转,商户还没有大批进驻不说而且杨乐也有分成,所以能分到自己手里的钱也有限。自己公司这边呢状况比较好,可对于庞大的债务和赔偿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一旦搅和进来肯定会被拖垮,更何况公司也有那么多人入股,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叶水清边想边觉得自己和靳文礼的处境凄凉,明明前段时间日子还过得红红火火的,怎么突然之间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先给你做饭吃吧,闹闹和小昊也该饿了,再说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两人坐在沙发上沉默半天,靳文礼站了起来,说完就去厨房做饭去了。

    等饭做好了,四口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吃饭,两个孩子也很懂事,吃完就回了房间。

    靳文礼怕叶水清耗神,也早早就陪着她回房间休息,躺在床上两人仍是没再说话,只各自想着各自的是心事,叶水清本以为自己不能成眠,没想到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翻了个身发现靳文礼已经不在房里了,于是打开台灯看了看表,才十一点多,就叹着气坐在床上发呆。

    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她是一点思绪都没有,而比起自己靳文礼肯定压力更大。叶水清轻抚着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思绪万千,不由得将自己两世为人的经历逐一回忆了一遍,慢慢地心情有了好转。

    想想前世自己吃苦受累大半辈子,遭了那么多罪,父母也没孝敬过一天,最后一无所有走投无路跳了楼。而现在她有了疼爱自己的丈夫,可爱的孩子,知心的朋友,父母也都是身体好好的,自己怎么可以被眼前的这些挫折弄的心灰意冷!她绝不能再允许前世的悲剧发生在自己家人和爱人身上!而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能继续消沉下去!

    想到这叶水清披上睡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找了一圈儿才发现靳文礼在大阳台外面抽烟呢。

    “睡不着,是不是?”

    靳文礼听到声音回过头的同时把烟也给掐了:“怎么醒了,晚上凉这烟味儿也大,赶紧进屋吧。”说着就扶叶水清进了客厅。

    “我没事,就是担心你。”叶水清看着这些日子明显瘦了不少的靳文礼直心疼,同时也发觉段时间她光顾着想自己的心事,对靳文礼的关心却很少,而靳文礼则是一直呵护着自己,于是心里一酸,顿感愧疚。

    靳文礼笑着摇摇头,拉着叶水清的手低声说:“媳妇儿,我想过了,欠工地的钱基本能凑齐,我这两天就跟他们结账,银行那边的贷款是说什么也还不上了。咱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离婚,财产全给你和孩子,我一个人和他们对付吧,大不了就是坐牢,只要你和孩子好就行!”

    叶水清没想到靳文礼为自己和孩子已经想到了这一步,又是感动又是生气,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你说什么傻话,咱们两个是一起从苦日子熬过来的,起早贪黑三九天摆地摊儿你忘了?现在这也不算什么,只要咱们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日子再难也能挺过去,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无论什么时候咱们一家人都要守在一起,事情没到最后绝不能放弃任何希望。文礼,你别灰心,我们慢慢想办法,我肯定不会离开你!”

    这下倒是靳文礼的眼圈儿先红了,这么长时间所有苦闷他都压在心里,怕的就是影响叶水清的心情,更怕叶水清会埋怨自己求成心切才上了钱自利的圈套,每天他都不停地自责,怪自己把好好的日子给毁了。

    如今见叶水清非但没怨天尤人,还这样安慰自己、支持自己,心中的包袱一下子就抛开了,忍不住搂着叶水清撒起了娇:“苦日子是有过,可那时最起码没欠债啊。媳妇儿,你真不怨我?”

    “不怨,投资建翡翠园是你和我一起商量做的决定,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欠债也没什么,你没听说欠债的是大爷吗?现在咱们首要任务就是能让两个厂子在最短时间内运转起来,这样银行也能放宽期限,他们是想要回钱,又不是想抓你坐牢。这栋别墅还是先卖了,咱们还回老房子那边住,只要有人在,就不愁翻不了身!”叶水清靠在靳文礼怀里,细细说着自己的想法。

    “媳妇儿,你就是我的定心丸,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什么苦我都能吃!我什么都听你的!”靳文礼抹了抹眼睛,更加搂紧了叶水清。

    既然做了决定,靳文礼便动作迅速地准备搬家卖房。

    沈振山派车把他们用得上的家具和物品都装上车运回了老房子那边,又说靳文礼和叶水清这段时间肯定忙,他可以把两个孩子接回自己家照顾。

    叶水清顿时就奇怪了:“沈大哥,你成天忙公司的事儿,哪来的时间照顾孩子,再说你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啊,不会是找了个新嫂子吧?”

    她随口玩笑,没想到沈振山脸还真就红了:“弟妹你脑子转得也太快了,不过我可没给你找新嫂子,这不我看日子好过了,就回小昊他妈老家把人给接回来了。本来孩子他妈还犹豫,我就把你们怎么帮我的事儿全说了,保证再不会像以前那样打打杀杀替人出头了,把存款也交给了她,又把现在的事儿给她讲了,孩子他妈一听就着急了,这不昨天就赶紧跟着我回来,说要帮衬你和文礼一把。”

    “没想到沈大哥你还是个长情的人,孩子还是亲爹亲妈好,嫂子以前也是被你逼的,要不也不可能狠心舍下孩子,这回可好了,我也放心把闹闹交给你们。”叶水清心里确实有初步计划,所以还真是没时间照看闹闹,沈振山夫妻正好帮了大忙。

    这样搬完家之后,就是张罗卖房子的事,本来还想因为自己这边急着用钱估计房子卖不上价,没想到杨乐却跑来了,说是帮着联系到了买主,结果非但没赔钱还赚了三十多万,叶水清感激的不得了。

    杨乐看着靳文礼夫妻两个淡笑:“当初你们要建翡翠园心胜,我也不好深劝干涉太多挡你们的财路,再说也确实没想到钱自利这个人会设这么大一个局,还是太小瞧他了。现在既然出了事儿你们也别着急,银行那边我已经沟通了,他们知道你们不是完全没有偿还能力,也不会太逼你们,人在总比上吊坐牢或是转移财产,让他们一分钱都捞不着强,所以基本上是不会到法院起诉你们的。新安路市场那边的租金和水清公司所有的收入暂时全归你们,等你们缓过来了到时租金再全归我,钱还请了再按原先的协议分账,你们看怎么样?”

    这时靳文礼用力拍了下杨乐的肩膀:“你小子够朋友,这情分我记在心里了!”

    “谢什么,我身边能够得上朋友两个字的也就你一个而已,再说没有水清我也遇不到李茹,你们能接受我的帮助她也能高兴不是?”杨乐尽量把话说得轻松,不想让靳文礼和叶水清感到不自在。

    叶水清和靳文礼自然明白,不过也知道杨乐虽是玩笑话,但对李茹却是认真的,所以只盼着两人能尽快解开心结开花结果。

    有了杨乐的帮助,两人更觉得越来越有希望了,而李茹和李昌兄妹也给他们送来了钱,之后还有何千、鲍家明和导演贺博恒都有送钱过来,叶水清和靳文礼此时也不矫情一一地收下了,只把这份雪中送炭地恩情搁在心里。

    又过了几天,一个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叶水清和靳文礼面前。

    “崔必成,你怎么来了?”叶水清看着站在门口打扮讲究的男人有些吃惊。

    崔必成进到屋里才说话:“我听说你们遇到了点困难,想过来帮一把,你们把银行账号给我,我转一百万过去。”

    “你哪来这么多钱?”叶水清想崔必成不过是一名教职人员,怎么能拿出这么多的钱出来,再说肖月波知道了能罢休吗。

    崔必成笑着说:“我早就不干老本行了,月波看你和文礼两个出息那么大就逼着我转行,她爸有关系开了个矿,我慢慢也就上手了,这钱是我自己存的。”

    原来是这样,叶水清一时之间很是感慨,看来崔必成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变,不过这变化总归是好的,只是这钱她却不能轻易收下,于是转过头看了看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靳文礼。

    “崔必成,你为什要帮我和水清,是想炫耀还是还有别的想法?”靳文礼走过来和崔必成相对而立。

    “没别的想法,我也是有家有业的人,最起码不会有任何不道德的心思,这点你放心。我送钱过来主要是因为当初你们肯拿钱出来救我爸一命,这个人情不是多少钱能衡量出来的,一百万我也是尽力而为,多了也拿不出来。”崔必成很是坦诚。

    靳文礼听完嘴角一翘:“行!我呢也不是小肚鸡肠、婆婆妈妈的人,这钱我收下了,将来必定连本带利奉还。”

    “靳文礼,你确实是个爷们儿,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崔必成也挺干脆,拿到账号之后也不多呆,直接走了。

    “你真的不介意?”等崔必成走后,叶水清笑问靳文礼。

    “不介意,我现在就是困难,这是明白着的事儿,再说我靳文礼也不会吃这个干醋,更不会在这个时候逞一时之气,他是报你的恩,我呢自然知道我老婆心里最爱的是我!”

    叶水清点头直乐:“终于又有那副痞子样儿了!”看见靳文礼恢复乐观,叶水清也就真正地放了心。

    靳文礼也嘿嘿一笑:“这么多人帮忙,我怎么也要争气点。媳妇儿,你说这些钱是先还银行一些,还是怎么的?”

    叶水清摇头:“银行那边不着急先欠着吧,这些钱送去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用在刀刃上,这样从明天开始我们全力解决村民的问题。”

    “好咧,媳妇儿你指挥,我上前线!”靳文礼说着就捧起叶水清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叶水清抿嘴儿一笑:“这回呀,我还真就必须亲自上前线呢!”

    作者有话要说:失眠!

    没网没电脑,光光可以专心码字,当然也分外珍惜手机流量,手机码字慢些但本月之内一定完结。

    ps:最近因为宝宝的乳名和光夫争论很久,结果就是宝宝仍旧没有乳名儿╭(╯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