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前情提要:叶水清成立了公司,负责出版畅销小说还有制作电影、电视剧,投资的印刷厂、运输公司也运转良好,同时又发现自己和靳文礼又了第二个孩子。

    虽然拉链厂和塑料厂因为影响环境被周围村民围堵,但靳文礼这时却涉及了房地产开发这个圈子,竞标取得了和港商钱自利合作的机会,共同开发翡翠园项目。

    可就在这时李茹一条误发的信息让叶水清起了疑心,信息上说印刷厂出了问题,而这条信息本应是李茹发给靳文礼的,因李茹弄错号码就直觉发给了叶水清。

    叶水清看着传呼机上显示的信息,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可是想来想去又想不出来印刷厂那边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也就只好忍着,想等到晚上再问靳文礼,因为看李茹的语气显然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桌上的电话响了,叶水清随手拿起话筒:“喂?”

    “水清,是我。”话筒那边靳文礼的声音略显焦急。

    “什么事儿?”

    “你……,你是不是收到了一条李茹发的信息?”

    “是,收到了,怎么了?”

    靳文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李茹信息发错了,其实发给我的,前阵子印刷厂那边出了点问题,因为你怀着孩子我才没让李茹他们跟你说的。”

    叶水清一想也就是这么回事儿,自己和靳文礼传的呼机号码很相似,李茹肯定是不小心弄错了。

    “那现在能和我说了吗?”叶水清表现得很平静。

    “等我下午过去再和你说吧,你现在什么也不用多想,我都能处理好。”

    “行,那我等你。”叶水清直接就答应了,然后放下电话靠在椅子上有些心神不宁,她总感觉最近发生的事儿都很不顺心,只希望别出什么大乱子才好。

    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靳文礼赶了过来,叶水清先让他喝了杯水歇一歇,然后才问起印刷厂的事。

    “是这么一回事儿,有几家出版社不是也在咱们印刷厂印书吗?最近有个作者叫一野的写了本儿书挺火的需要加印,谁知道二车间的主任动了歪脑筋,私底下和几个工人加印了五千本儿偷偷拿出去卖,这不就被人发现了出的事儿!”

    叶水清听了立刻皱眉,这种私底下加印的书其实和正版书没有任何区别,但损害的却是作者和出版社的利益,是最让人忌讳的,只是有一点她还没想明白,于是又问靳文礼:“这事儿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五千册书本身就不是小数目,他们又不敢张扬只能往零售点和小书店卖,因为价格比正规进货低了不少,所以就让从出版社拿书的批发商给告发了。”靳文礼解释道。

    “那李茹说她处理不了这件事又是因为什么?”

    一提起这个靳文礼也是一脸的为难:“现在对方出版社要告咱们印刷厂,我让李茹跟对方谈和解赔偿的事,结果对方出版社说什么也不答应,只说要在报纸上和电视上公开这件事,还要打官司,现在就是咱们赔一百万他们也不要,到时哪怕法院判只赔偿一块钱他们也认!”

    这明摆着就是冲印刷厂和李茹这边的出版社来的了,这件事要是真上了新闻那李茹本人和印刷厂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公司这边也要跟着受牵连,那影响可就太坏了!

    叶水清一想到这些就心急的不得了,肚子也跟着隐隐作痛,于是赶紧让自己放松。

    “媳妇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气着了?我就说不能让你知道,你这人气性大,一听准发火,我先扶你到沙发上躺一会儿吧。”靳文礼一见叶水清用手捂肚子立即吓得站了起来,把她扶到沙发那儿,让她平躺着休息。

    缓了一会儿之后,感觉疼痛过去了,叶水清才又说话:“这事儿务必要想办法解决,不然李茹受牵连就太大了。”

    “我知道,所以我也和李茹说过让她找杨乐商量商量,只是她就是不肯,我又不能不经她同意让杨乐插手。”靳文礼也是很为难。

    唉,李茹和杨乐这两个人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呢,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再说杨乐是没问题,李茹一个女的哪能耗得起。

    “她不答应就不答应吧,咱们自己再想想办法。”

    “媳妇儿,你可要注意休息,尤其不能生气费神,我再去去找对方谈谈。”

    叶水清立即阻止:“你别去,现在可不是动粗就能解决问题的,对方明摆着要找茬,你别再送上门去。”她怕靳文礼又来江湖老大那一套,这是行不通的。

    靳文礼叹气:“要不就等吧,让他们告去,法院怎么判咱们认了!”

    “要不就再想想别的办法吧,拉链厂和塑料厂那边怎么样?”叶水清又想起另外一件烦心事。

    “还那样,都习惯了。”那些村民仍是每天都到厂子门前抗议,却是没有什么其他举动,靳文礼对这件事也就不是很放在心上了。

    叶水清叹气:“这两件事能处理好就真是谢天谢地了。”说完就有些犯困,打了个哈欠。

    “媳妇儿,你赶紧睡会儿吧,我在这照应着。”靳文礼从旁边拿了条毯子给叶水清盖上了,看着她睡着了才出去想解决印刷厂问题的办法。

    又过了一个礼拜,叶水清听说对方出版社起诉材料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还请了两名比较有名气的律师,自己这边就等着接法院的传票同时上新闻了,于是又立即把李茹找了过啦,想问问她的想法。

    “我个人倒是没什么,大不了不在出版社干了,反正手里有作者也没什么可怕的,我只担心印刷厂的前途,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规模却毁在了一起贪便宜的小人手里。”李茹一提起二车间的主任就恨的压根儿痒痒。

    “你不在出版社干损失也不小,失去多少便利条件呢,而且你哥也全靠印刷厂养家,这件事一旦爆发出来,对你们兄妹影响不是一般的大,你看要不要找找杨乐?”叶水清最后一句问的比较小心。

    李茹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用找他,什么事我自己担了。”

    “李茹,我现在现在不和你说印刷厂的事,你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还不找对象,你爸妈都愁成什么样儿了,你要不是心里有他,至于谁都看不上吗?杨乐有钱有势模样儿又不差,你能耗得过他吗?咱们女人在年龄上是没办法和男人比较的,你明不明白!”

    “我只是没遇到合适的,婚肯定是要结的,我自己心里有数儿。”李茹辩解着。

    叶水清轻哼一声:“你就找理由找借口吧,我不和你说了。既然你不同意找杨乐,那就只能试试其他办法了,不过那是也需要你出头露面的。”

    “没问题,你快说是什么办法。”见叶水清不再提杨乐,李茹轻松不少。

    “我是这么想的,与其坐等对方起诉,不如我们自己先行动,他们无非是想让咱们在这行混不下去,那咱们何不自己将这件事先曝光出来。印刷厂有你的股份,你可以公开道歉,承认厂子管理方面有疏漏,再将那个主任和涉事的几个工人辞退并保持追究他们法律责任的权利,再承诺赔偿对方出版社和作者的损失,这样如果对方还不罢休那就是他们显得被动了。”

    李茹听了直点头:“这个方法很好,只是即便对方不追究了,可厂子的声誉还是挽救不回来呀。”

    “你先别急,我还有后续安排,我曾经在杂志上看过到,国外专门有一种监督印刷行业的机构,主要就是监督质量和盗印的问题,所以我想雇这些人过来作为第三方对印刷厂进行监督,你也知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些老外一来咱们的印刷厂在别人眼里立即就能上档次了。”

    李茹笑了:“你可真会动脑筋,我看事情估计没问题了,只是请这些老外的费用肯定不低吧?”

    “嗯,要花大价钱,不过破财免灾吧,对方如果还坚持要告咱们,最起码社会影响已经降到最低了。不过,雇人这事儿还是要找杨乐帮忙的,这是我和文礼私下找他帮忙与你无关,你可别多想。”

    李茹无奈:“你和文礼哥已经这么为我着想了,我还能不识好歹吗?你放心,我这就回去找报社记者和电视台的朋友,在报纸和电视上分别发表道歉声明。你是孕妇,以后可别这么劳心劳力的了。”

    叶水清也笑了:“你要是能早点完成婚姻大事,我才真正的放心呢,快去吧。”

    之后事情的发展果然和叶水清预料的差不多,靳文礼又托人请了几位业内老干部当调解人,对方面对叶水清这边这一系列的动作有些不知所错,本打得好好的算盘,突然之间就都用不上了,就连律师也不看好判决结果,因为李茹这边姿态放的很低,又采取了较好的弥补措施,导致法院也建议双方私下调解,这样一来他们想要的社会效果就没有了,官司打不打也就没意思了,最后只好收了赔偿金了事。

    叶水清这边虽然连雇人带人情花了不少钱,不过好歹是渡过了这一关,尤其通过这件事也得到了些好处,因为请了国外的机构作为监督,印刷厂名声大噪,很多了客户主动找上们来谈业务,为的就是放心,因此印刷厂再次盈利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媳妇儿,你可真有本事,这么大的事儿轻轻松松地就解决了。”靳文礼边夸叶水清,边给她削苹果。

    叶水清靠坐在沙发上瞄了靳文礼一眼:“你怎么不说花了多少钱呢。”今天礼拜天,难得两人都没事在家里休息。

    “花钱能把事儿办了,这就是成功啊。来儿子,吃个苹果皮肤好。”靳文礼切了块苹果送到了叶水清嘴边。

    “滚蛋,叫谁儿子呢!”叶水清踹了靳文礼一脚。

    靳文礼呵呵直笑,也不躲:“我说错了,是给咱儿子吃苹果。”

    “你怎么知道就是儿子了,要是女儿怎么办?”叶水清接过苹果吃了起来。

    “顺口说说而已,管他是男是女,都是咱的宝贝。”

    “闹闹和小昊呢?”叶水清发现从自己起来就没看见两个孩子。

    “都补课去了,下午我去接他们,你只要好好养身体吃好喝好就行了,以后家里外头的事都交给我处理,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靳文礼又开始给叶水清揉腿。

    两人唠着家常,不大一会儿家里的电话就响了,靳文礼站起来去接电话,也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就见靳文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水清在旁边看着他的变化心也跟悬了起来。

    “怎么了?”等靳文礼放下电话,叶水清就立即问他。

    靳文礼坐回到叶水清身边半天没说话。

    “文礼,有事你就和我实话实说,瞒着我让我自己乱想反倒不好。”叶水清怕靳文礼不告诉自己实话。

    靳文礼深吸了口气:“媳妇儿,不是我不说,是我自己都还蒙着呢。刚才翡翠园工地那边的负责人来电话说,钱自力利已经快半个月没出现了,工钱也已经欠了快三个月了,打他电话也不接,他们派人去办公室找他,结果大厦的人说钱自利已经退租了,现在问我工人的工钱怎么办。”

    叶水清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和靳文礼会被人给骗了。

    因为这不太可能啊,钱自利是港商还经常上电视,市里领导不都接见他了吗,按理不应该会有问题啊!

    “什么也别说了,我这就去工地那边看看,你也别着急,该发生的事儿急也没有用!”靳文礼虽然也是心急如焚,可还是将午饭和水果都给叶水清准备好了才开车出门去了工地。

    只是这一去就没了踪影,闹闹和小昊还是沈振山给接回来的。

    “弟妹,你放心,只要姓钱的还没出本市,我保管让他把钱一分不差地都吐出来。”沈振山给叶水清带了晚饭过来,又安慰了几句就去和靳文礼汇合了。

    叶水清先让两个孩子吃了饭,沈昊也知道家里发生了大事,所以吃完后又给叶水清留好饭,自己就带着闹闹回房间学习。

    叶水清虽然没一点胃口,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勉强吃了一点,之后就只能等靳文礼回来了。

    坐立不安地焦急等待着,直到半夜一点多靳文礼才和沈振山一起回来,两人都是一脸的疲惫,叶水清没问事情如何,只是给两人煮了热汤面。

    靳文礼看着眼前的热面也没动筷子,半天才看向叶水清:“媳妇儿,这事儿我就是想瞒你也瞒不住,钱自利携款逃跑了,我和沈大哥去了工地那边已经彻底停工了,工人的工资也没发,钱自利租的办公室和住的地方我们也找了,人早就退房了。一看事情不好我们就找了派出所的熟人帮着报案找人,查了这么长时间才查到,钱自利出境回香港去了,明天这事估计就得上新闻,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叶水清听完只觉眼前一黑,差点就昏过去,钱自利跑了,那家里投进去的钱不算,还有好几千万的银行贷款呢,还有欠工地的工钱呢!这下不但多年的积蓄打了水漂,还欠下了巨额的债务,想想这往后的日子都没活路了!

    “水清,你冷静点!”看着两眼失焦的叶水清,靳文礼赶紧过来扶住她。

    “是啊,弟妹,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和文礼想了想,这事咋一听是挺吓人的,可是细想想也不是没有救,最起码还有塑料厂和拉链厂两个厂子顶着呢,这两个厂子都是盈利的,债慢慢还呗,还有运输公司那边也能帮衬着,咱不愁。我再把新安路市场档口的租金都给你当生活费,就是再苦你和孩子们也受不着屈。等公安那边抓到钱自利,钱自然就都回来了。”

    此时的叶水清也开始慢慢接受被骗这个现实了,苦笑着说:“沈大哥你说的我都明白,只不过是不用指望钱自利了,他既然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恐怕身份都是编造的,就是真抓到了钱估计也早就被转移了。不过还好像你说的两个厂子都还在盈利,等明天让文礼和会计把账算算,看能拿出多少钱来,最起码先欠将工地工人的工资结了,至于银行那边再说吧。你的租金还是你自己先留着,等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自然也不会跟你客气。”

    沈振山点头答应了,之后三人无话只能回房休息,沈振山也在别墅住了一宿。

    果不其然,第二天事情就被报道了出来,这事一下子就成了全市的头条新闻,人们纷纷议论这钱自利什么来头竟然把市领导都给蒙了。

    叶水清也无心去公司上班,只在家里看新闻跟踪事件的发展,期间李茹也经常过来陪她。

    在钱自利案件爆发一周后,新闻媒体终于披露了真相,原来钱自利在香港确实注册了一家公司,也确实承接过几个小工程,然后他就借着香港没有回归,内地对香港商人盲目崇拜的心理到大陆来四处招摇撞骗,这次是他做的最大的诈骗案子,只是案子虽然查明白了却碍于政治因素短期内人是抓不回来的。

    看着新闻,叶水清也想到了是这个结果,但还是不禁按着额头想工地的二百多万工钱如何能尽快凑齐。

    “妈妈,你看!爸爸上电视啦!”闹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叶水清旁边,指着电视兴奋地大叫。

    叶水清立即抬起头,心想估计是记者在采访案件的受害人。

    只是随着镜头的推移,叶水清才渐渐发现,原来自己家的厄运还远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