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最近半个月所有新闻媒体包括全市的人都在报导和议论一件事,那就是文汇大街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建好了一批住宅开始发售了,人们对商品房这个名词虽然感到新奇,但更让他们惊异的则是房子的价格,每平米居然要3200元!

    3200元居然只能买一平米,听说里面还没小户型,全是一百平往上的房子,这种价格谁能买得起啊,就是有钱也只有傻子才会买价格这么离谱的房子吧!而且这个小区还起了个很有气势的名字叫茗都花园,也没见商家打广告卖房子,所以大家就更是好奇这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儿的了!

    有家报社记者托关系在业主没入住之前进园区参观了一圈儿,将里面的情景在报上描述了一番,说茗都花园里面到处是绿地,还种植了许多珍贵的树种和花卉,景观景点几十处,外加三处人工湖、五个健身场所、300平的儿童乐园、专用的地下车库,地面还建有大型的生态停车位,不仅如此小区还24小时提供热水,园区门前还设有保安室和站岗亭全天候保护园区内住户的安全。

    整篇文章只用文字叙述,因开发商不允许拍照所以竟是一张照片也没有,只能让每个人自己去想象这仙境一般的高档豪华住宅到底是什么样儿了。

    叶水清放下报纸,摇头感叹,茗都花园她可是如雷贯耳啊,前一世这四个字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住在那里面的人非富即贵,那时她也只是听人们议论茗都花园里住的都是些艺术家、明星还有外国驻本地代表什么的,反正都是社会名流,一直到后来茗都花园儿也是全市顶尖的豪宅品牌,普通老百姓望尘莫及。

    “叶总,靳副总过来了。”文生笑着将靳文礼请了进来。

    靳文礼最近一直在忙着新安路市场招租的事,除了两年前第一批业户买了档口的产权之外,之后扩建的档口都是采取只租不售的方式,所以先期招租的优惠力度很大基本是在用两个厂子的效益在顶着市场档口的运作,不过好在现在名声总算是叫得响了,不只进驻的业户在增加,客流量也是越来越大,终于有了盈利的趋势。

    “稀客呀,靳副总就快以新安路市场为家了,今天怎么有空儿到公司造访啊?”叶水清虽开着玩笑但她说的也是实情,靳文礼这两年来忙得是两头看不见太阳,早上走的早晚上回来的晚,为市场、为厂里没少操劳。

    靳文礼笑呵呵地坐到了叶水清旁边,神秘一笑:“有件礼物送给你。”

    “这些年你没少给我买东西,已经这么忙这么累了还给我买什么东西呢,我自己又不是没钱,你呀有空儿就多歇歇吧。”叶水清看着清瘦的靳文礼很心疼。

    “有好东西当然要想着我媳妇儿了,给你!”靳文礼说着就将一个小盒子放到了叶水清面前。

    叶水清打开一看就笑了,原来是一台传呼机,还是汉显的。

    “我看书店的王经理有一台,这东西要不少钱吧,你给我买它干什么?”

    “还行,主要是费用高,入网费六百,每月服务费是50块,我弄了两台,咱两一人一台,这样有事儿不论在哪就可以直接说了,我入的是127的网,一会把号码给你。怎么样,媳妇儿,高兴不?”

    叶水清连连点头:“怎么不高兴,我家男人这么想着我,我都快乐死了,以后啊我也能显摆一下了,你先教我怎么用吧。”她是知道这东西,可却从来没用过,还真是不会。

    靳文礼抿着嘴笑,把使用方法交给了叶水清。

    叶水清将传呼机拿在手里把玩,然后又用办公桌上的电话给自己发了条信息,看见传呼机将信息发过来时候,自己咯咯笑个不停,靳文礼在旁边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不禁说道:“傻媳妇儿,你自己还说又不是没钱呢,怎么这么一个小东西就把你乐成这个样子,你倒是真好哄。”

    叶水清白了他一眼:“这不是新奇嘛,我又没用过,高兴还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这个也给你。”靳文礼说完又随手扔过来一样东西。

    叶水清瞄了一眼见是一串儿钥匙,就又低下头继续去玩传呼机:“这是哪儿的钥匙啊,你又建厂房啦,钥匙回家直接放柜子里就行了,用得着特意带过来吗?”

    “我新买了处房子,这是门钥匙。”

    “哦,哪儿的房子啊,是门市吗?要是先问问我,我还能帮你参考一下。”叶水清依然没抬头,她是不会干涉靳文礼搞投资的,再说买房也没坏处,将来都是翻番儿赚。

    “不是门市,是咱们自己住的,过两天你张罗搬家吧。”

    叶水清这才放下传呼机朝靳文礼看了过去:“现在的房子住的不是好好儿的,而且离公司又近,往哪儿搬啊?”

    靳文礼微微一笑,将叶水清刚才看的报纸推到她面前,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这儿!”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的动作没吱声儿,半天才犹疑地问:“你是说茗都花园儿?”

    靳文礼仍是微笑着点头:“对!”

    “你不是在说胡话吧?这儿的房子多少钱一平你知不知道,再说也不是咱们这种身份的人能住进去的啊!你付了多少订金,要是不多就不要了,快把钥匙退回去吧。”叶水清以为靳文礼是头脑发热、突发奇想。

    “咱们的身份怎么了?光明正大地挣的钱,既不偷也不抢,怎么就不能住了!我已经买了一栋380平的别墅,四室三厅三卫一个厨房,房子前面附赠两个车位,对了,别墅本身还自带一个车库,说起来也不只380平了,我还算是占了便宜。”

    叶水清呆呆地看着将话说的分外轻巧的靳文礼,恨不得上前用力去摇醒他,380平说得像38平一样轻松,3200一平380平就是……,叶水清拿着计算器的手都在发抖,120多万一下子就没了,这还没算上装修买家具和其他费用呢,那地方如果真像报纸上写的那么好,物业费也不会太低!

    “你背着我就敢自己花这么多钱,靳文礼,你找打是不是!”叶水清气得想把手里的计算器直接摔到靳文礼脸上。

    靳文礼赶紧上前搂住叶水清:“媳妇儿,你别生气呀,你不是说过只要是对咱们家有益的事情我就可以放手去做吗?”

    “那、那也得分什么事儿,这么一大笔钱,你一声不吭就花出去了,而且这还只是第一步,以后还要搭进去多少钱都没数儿呢,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媳妇儿!”叶水清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靳文礼把她搂得更紧了:“媳妇儿,你听我说,我买这房子没动用厂里的钱,是我自己平时帮别人联系业务赚的中间差价,也攒了好几年了,我就是为了能让你住上舒舒服服的大房子才攒这笔钱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家具也全都买完了,你只要带着孩子住进去就行。水清,咱们是要赚钱,可赚钱也不能只是为存钱哪,既然有了钱就要学会享受,在我们自己能力承受的范围内过最好的生活,你明白吗?”

    叶水清靠在靳文礼胸前闭目不语,静静地反思着自己刚才的言行,慢慢有了领悟。

    是前一世的痛苦经历让她太过小心、太过害怕了,所以才会变得这样看重钱,觉得存再多的钱都是不够的,总担心会回到之前的日子。其实自己真的不应该这样,不应该死守着钱当守财奴,把什么事情都要归结到能不能赚钱、有没有投资价值上去,将一切都看得那么功利,让生活失去了意义。这不是她的本意,她最终目的就是要让家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自己如今这个样子已经是矫枉过正了!

    真的要谢谢靳文礼能及时地点醒自己,不然她就要成为和靳文业一样的人了!

    睁开眼仰起头,叶水清对着靳文礼笑:“我明白了,我们努力赚钱就是要改善生活品质的,我想差了,不过靳副总你也很不简单嘛,背着我居然攒了上百万的私房钱!”

    “攒钱不也是为给你花的?水清,我最喜欢的就是你总是能很快地和我在思想上达到统一,你的想法总是那么超前,总是能在别人不认同我的时候,坚定地站到我这边给我希望和我一起并肩作战,我特别感谢老天能让我遇到你!”

    叶水清眨了眨有些模糊的双眼,捶了靳文礼肩膀一下:“别招我哭了,既然要享受那从今天开始我也大方些,给新家添置几样东西,门前两个车位,还有个车库,那……”

    “打住!你买其他东西我不管,不过车你是别想开了,咱家只能有一辆车,可以换更好的却不能再买一辆新的,你还是用你的月票吧。”

    靳文礼直接将叶水清没说出口的想法给堵了回去,叶水清郁闷地跺了一下脚却也没办法,在自己能不能开车这个问题上靳文礼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她现在真想找李茹算账!

    “不开就不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什么时候知道有茗都花园的?”叶水清换了话题,不让自己再纠结买车的事儿。

    “建的时候就知道了,从杨乐那里知道的,要不是他的关系我也买不到房子,早就预定一空了,他定了两套,正好我和他一人一套。”

    “原来有钱人这么多啊,杨乐也买啦,那以后就是邻居了。”

    “差不多吧,他的那套房子离咱们家的还有段距离,不是很近,园区真的是挺大的。水清,我还有件事要和你汇报呢。”

    “什么事儿啊?”叶水清嫌仰着头说话太累就拉着靳文礼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你刚才不是提厂房了吗,我还真是又建了十座厂房,员工宿舍也增加了,依我看再过两三年咱们就奔着亿万富翁去吧!”

    “真的啊,你那两个厂子效益这么好?”叶水清惊喜极了。

    “当然好了,不过功劳还是在你,要不是你当初决定要买300亩地,现在就算能盖得起房子买地的成本也翻了几倍了,要我说这地价以后还得涨。”

    “那是必然的,300亩已经足够你发展厂子用了,既然靳副总对未来这么有信心,那以后我和闹闹就等着跟你过好日子了,这个礼拜天儿就开始收拾东西搬家!”叶水清脸色泛红,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自己这辈子能达到这个地步,她是再无所求了。

    到了礼拜天儿叶水清说是收拾东西,其实哪有太多东西可以收拾,除了衣物之外其他的都用不上了,家具她也准备给人,想着等哪天问问两边的亲戚有没有人要。

    带着几大箱的衣物和生活必需品,靳文礼开车带着叶水清、闹闹还有沈昊一起去了茗都花园,到了门口经过保安的确认才进了园区,又开了一会儿靳文礼就将车停到了一栋三层楼的别墅跟前。

    叶水清和两个孩子从园区大门口开始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眼都不轻易眨一下儿,如今到了别墅门前更是有些拘谨了。

    “怎么了,这是咱们自己的家,你们能不能给我争点儿脸,别一副要进去偷东西的样子,行不行?”靳文礼好笑地看着他们三个,却不提自己第一次到这儿也差不多也是这种反应。

    “小叔,以后我们真的就住这儿啦?”沈昊还是不太敢相信。

    “对,你还不快带闹闹进去看看?”

    沈昊这才和闹闹对视一眼,然后尖叫着拿钥匙开了门就冲了进去,叶水清轻呼一声也跟着跑了进去,靳文礼只好一个人往里搬行礼。

    “妈妈,我要住三楼的屋子,小昊哥住旁边的,还是挨着我!”闹闹笑喊着开始选自己满意的房间。

    叶水清已经上下将房子看了一遍,看房间的布置心中已经是有了数儿,一楼就是会客和做饭用的,二楼两个房间,一个是自己和靳文礼的卧室,一个是办公用的书房,三楼的两个房间则是给两个孩子住。

    “满意吗?”靳文礼站到叶水清身边和她一起笑着看两个高度兴奋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孩子。

    叶水清用力点点头:“太满意了,这房子装修得真好,所有东西也都选得很好,我看了闹闹和小昊的房间自己都想活回去当小孩子了。”

    “都是杨乐找人帮忙弄的,他说孩子住三楼,要是他们上下楼有什么动静儿咱们也能知道,再说小孩子来来回回上下楼也不费事儿。”

    “嗯,挺好,想得都挺周到的,文礼,谢谢你!没有你,我决不可能过上今天的日子!”叶水清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傻媳妇儿,哭什么,没有你我也说不定变成什么样儿的人呢!是我谢谢你才对!”靳文礼吻了下叶水清的脸,然后又去吻她的唇。

    “爸爸,还没到晚上呢,你怎么就开始干活儿啦?”两人嘴唇儿刚碰上,正好让跑过来的闹闹看见了,这丫头就没心没肺地顺口问了一句。

    靳文礼和叶水清火速分开,然后动作一致地半眯着眼看向了还傻呵呵站地在那儿的胖闺女。

    “小叔、小婶儿,闹闹还有作业没写呢,我带她上楼写作业去!”跟在后面跑过来的沈昊说完就一把拽住闹闹的胳膊,带着她往楼上跑。

    “我就说那次门没关严肯定有事儿,你看吧,闹闹这都学坏了。”叶水清恼羞成怒地推着靳文礼。

    靳文礼闷声笑:“有什么害羞的,就算提前教育呗,沈昊这小子够机灵,将来接他爸的班儿没问题!”

    “那你就好好培养吧,兴许还要接你的班儿呢,你看咱家闺女是做生意的材料吗,到底像谁呢?”叶水清虽然这样问,其实心里还是认为闹闹像自己,因为自己是重生才对事情有预见的,不然她还是一无是处。

    “女孩子只要不学坏就行,其他的都还早着呢,慢慢看吧,媳妇儿咱们也去看看屋里的大床吧,真正的进口床垫儿,软着呢,弹力也好!”

    “这么崇洋啊,你怎么知道有那么好?”叶水清边走边和靳文礼开玩笑。

    靳文礼一把抱起了叶水清,笑得那叫一个邪气:“试试就知道了!”

    叶水清无聊地站在公交车站,手里摆弄着月票,今天靳文礼厂里那边有急事,只能先送两个孩子上学,自己要坐公共汽车去公司了,好在茗都花园所在的文汇街是市里的主要干道,交通特别方便,公交车站出了园区大门往左走两分钟就到了。

    上了车,叶水清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不大一会儿传呼机就响了,她从兜里把机器拿出来一看是靳文礼发来的信息,让她到公司之后给他打个电话过去,看完信息叶水清心里暖暖的,嘴角带笑地将传呼机放回了兜子里。

    又过了几站,叶水清就听旁边有人说话:“小姐,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啦。”说话的人一口南方口音。

    “小姐?”

    那人又叫了一声,叶水清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和自己说话呢,于是转过头,只见对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便问他:“什么事儿?”

    “是这样啦,我刚才发现自己的传呼机不见啦,我不见的那个传呼机跟你拿出来的这个是一模一样的啦,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那个机子啊?”

    叶水清听完气就不打一出来,这分明是说自己偷了他的传呼机,真够不要脸的:“刚才是我爱人给我发的信息,你觉得我爱人会知道你传呼机的号码吗?”

    “是谁发来的信息我不清楚,当然你说是谁就是谁啦,要不然你拿出来让我看看啦。”

    “你这人真不要脸,我拿出来给你看,到时你拿着我的传呼机跑了,我上哪儿追你去,你丢了东西直接去派出所报案,少来烦我!”叶水清皱起了眉,声音也大了起来,车上的人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来回看着两人不说话。

    谁知那人也不生气,也不喊冤,仍是那种慢悠悠地语气跟叶水清啰嗦个没完。

    叶水清知道这人是想骗自己的传呼机,毕竟男女有别,她也不想吃眼前亏,看了看外面,黑漆漆地大眼睛转了转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光光只痛快了一天,胃又完蛋了,真是不作就不会死啊……

    ps:嘴馋是病,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