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听了女儿的话钟春兰停止数落,开始瞪眼。

    叶水清既是说了出来就已经决定豁出去了,于是又大声说了一遍:“我说我不想和崔必成处了,我要和他分手。”

    “分手总有个因由吧,他哪儿不好,你先说给我听听。”钟春兰本想发火,可又一想也许崔必成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先别冤枉了女儿。

    “也没什么具体原因,就是性格方面不太合。”

    “我就烦你们现在的这些年轻人成天将自由恋爱、婚姻自由放在嘴边儿,我和你爸那会儿还不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你大哥也没像你这样儿,必成出身好又有文化,家里就两个孩子,在单位又是耍笔杆子的,你上哪儿找条件这么好的对象去?你说性格不合就不合了?我看必成性格好得很,远的不说,你就看看咱家附近这些大小伙子哪个不是狗蹦子似的,有谁能比得上必成沉稳?你别看咱们家过了两天半好日子,就开始闹腾,要是没有正当理由,我不同意你和他分手,你给我安分些,明天下班儿你让他到家里来吃饭,听见没有?”钟兰一听女儿的理由当时就火了。

    “妈,我和崔必成就算勉强在一起,将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又不是长得拿不出手,等和他分了再让别人给我介绍好的还不行吗?”

    钟春兰气得又给了女儿一下子:“你当自己是天仙呢,条件好的是有,你能保证都对你好吗,人品才是最难得的,再说我和你爸都已经谢过介绍人了,到时你让我怎么和人家交待,欠揍是不是!”

    钟春兰嗓门一大,就将老伴儿叶传义还有大儿子、儿媳妇和二儿子都给引来了。

    “孩子刚回家,你也不让她进屋歇歇就骂人,让邻居听见像什么样子。”叶传义还是很心疼小女儿的。

    “你问问你的好闺女看她藏着什么鬼心眼儿呢!”钟春兰横了自己老伴一眼。

    于是在大家的追问下,叶水清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结果所有人的观点都和钟春兰一致,开始苦口婆心地做叶水清的工作。

    “我不管,我就是不和他处了,你们逼我也没用!”叶水清头疼得要命,大喊一声就跑回屋子里将门给锁上了,连晚饭也不出去吃。

    大嫂姚红在门外劝了半天也没用,钟春兰正在气头上,叫回儿媳妇也不让人其他去理叶水清,只说爱吃不吃。

    叶水清心里着急,也气母亲的死脑筋,第二天早早起来,梳了头洗了脸也不吃饭就骑车去上班。

    “这是跟谁惹气了,怎么一脸不高兴?”靳文礼见叶水清脸色不好,小心地问了句。

    叶水清也没心思去想靳文礼怎么又这么早堵到了自己,只是没好气地说:“就你眼尖,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高兴了?”

    “那是我看错了,我就是想万一你就什么难心事儿可以和我说说,我就是帮不上忙也能安慰你两句不是?可千别憋在心里让自己难受。”靳文礼顺着叶水清的话讨好,将错儿全往自己身上揽。

    叶水清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迁怒靳文礼,便叹了口气:“我没事儿,走吧。”

    结果还没等说完话,肚子就发出一阵骨噜噜的响声,叶水清顿时尴尬地红了脸,她从昨天吃了碗冷面后就一直没吃过东西,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靳文礼当然也听见了,看了叶水清一眼说道:“跟我走吧,先吃了早饭再去上班。”

    叶水清一阵犹豫,靳文礼又说:“那地方离你们单位不远。”说完又去催促叶水清快点走,不然就真耽误时间了。

    叶水清最后抵不过肚子饿,就跟着靳文礼一起走了。

    “一大早就去饭店啊?”叶水清见靳文礼带自己到了一家饭店门前不禁问了一句。

    “这是我爸单位,也供应早点。”

    靳文礼带着叶水清进去之后,先让她找地方坐下,不大一会儿就端着两大碗豆浆回来了,然后又折回去拿了几根儿大油条:“吃吧,不够我再去拿。”

    “这能随便吃吗?你爸在没在,我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叶水清看着热气腾腾的豆浆上覆着一层淡黄的薄膜,一股浓浓的黄豆香已是飘了出来,又看了眼炸得黄澄澄的酥脆大油条,馋得直咽口水。

    靳文礼笑着说:“我爸还没上班呢,你快吃吧,可别让我瞅着心疼了。”说着还往叶水清的豆浆里加了一勺白砂糖。

    叶水清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油条咬了一大口,不只是香还嚼劲儿十足,再喝口热豆浆,胃一下子就变得舒服起来。

    靳文礼坐在对面儿,先是笑着看叶水清吃了一会儿,自己才拿起油条咬了一口。

    两人吃完出来骑车往厂子奔,快到时靳文礼又问叶水清:“你饭盒也没带吧?”

    叶水清点点头:“没带,我中午去食堂吃。”

    “不用,去食堂还要用粮票儿多浪费,中午你就在休息室等着我,我给你送饭去。”

    “那不行,你已经给我带一个礼拜的饭菜了,就算你爸在饭店工作,别人也要说闲话的。”叶水清怕影响靳文礼父亲的工作便不同意。

    靳文礼却不在意:“你不用管那么多,我爸在那儿工作,可我也没指着他的关系,他们班长还有窗口打饭的那几个人和我处得好着呢,平时求我,我还不一定吃他们的东西呢。你就放心大胆地吃吧,要不你以后都别带饭盒了,早饭中饭我都包了,晚上你要是不想回家吃我一样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别乱说话,我就是跟我妈闹了点儿矛盾,过几天就好了。”

    “唉,母女俩哪有动真格儿的,你妈说什么你就听着呗,还至于闹得连饭都不吃了?你看现在挨饿的还不是你自己,真是个傻子,再说你不吃饭,我心疼不说,你妈也心疼啊!听我话,回去跟阿姨认个错儿就完事儿了,别犯倔。”

    哎呀,这个混混还和自己讲上大道理了,叶水清听着靳文礼正儿八经地在那儿说教好笑之余也有点儿来气:“我不吃饭我妈肯定心疼,与你有什么关系?我和我妈生气是因为我要和崔必成分手,我妈不同意所以才闹僵的,你说我应该怎么认错儿?”

    靳文礼顿时两眼放光,刚想说话,没成想激动之下一口气没喘匀便呛咳起来,但也仍是一边猛咳一边断断续续地还要说话:“你、你不用……,咳、咳……,我晚、晚上给、给你送饭去,咳、咳……”

    叶水清抿嘴直乐:“你倒是慢点儿呀,急什么,这回怎么不让我和我妈认错儿了呢?”

    靳文礼咳得嗓子都哑了,不过好歹是缓了过来,长出一口气才开口:“在这件事上我坚决支持你,不能服软儿,为了自己的幸福就要斗争到底,我宁愿给你送一辈子的饭也不让你向封建包办婚姻低头!”

    “放屁,我妈才没你说的那么顽固呢,我上班儿去了。”叶水清不再跟靳文礼瞎扯,骑车拐进了厂子大门儿。

    直到叶水清走远了,靳文礼还是站着不动,眯眼翘嘴自顾自地高兴了半天才走。

    崔必成因为工作闲了下来就特意提前吃完了午饭,跑去厂区车间找叶水清,他到车间的时候正好赶上叶水清一帮人从车间里往外走。

    “水清。”崔必成喊了一声。

    其他人看见崔必成纷纷过来打招呼,有人开起了玩笑:“哟,大忙人这是忙完了?难得机关领导能到我们基层来,咱们能见领导一面,还真是托水清的福呢。”

    崔必成和这些人都是相熟的,也玩笑了几句便问:“怎么没看见宁军,这小子躲哪儿去了?”

    众人一听这话,立即都不吱声了,过了一会儿才有人说:“宁军请了病假,估计下个礼拜才能上班。”

    然后又都一下子想起来等会儿靳文礼兴许又过来呢,还是少管闲事为妙,于是又都自发地跑到休息室边儿上吃饭去了。

    “宁军病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请这么多天假一定是病得挺严重的,等我抽空儿去他家看看。”崔必成转身和叶水清聊了起来。

    “你去看他时就知道是什么病了,你找我有事儿?”叶水清不想再和崔必成多说话。

    “一会儿再说,我先帮你拿饭盒去。”

    “不用了,我没带饭。”叶水清拦住了要往外走的崔必成。

    崔必成面带疑惑:“为什么没带,要不我去食堂给你打饭吧。”

    “那也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你快回去吧。”

    “水清,你至于和我这么客气吗?你只管等着,我这就去打饭。”崔必成以为叶水清是忘了带饭,也不等她再拒绝就要去食堂。

    “崔必成,你没听见水清说不用你献殷勤吗,你们食堂的饭菜能入得了水清的口?你还是歇歇吧!”

    听到这个声音,叶水清和崔必成同时转过头,就见靳文礼拎着一个大布兜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等走到叶水清跟前时还轻轻推了她一下,将她带到凳子旁边让她坐下,然后一样一样地从兜子里往外拿东西。

    “今儿咱们吃红烧肉,怕太腻还给你带了两样儿咸菜,我哥们儿的手艺,祖传的,入口即化,肉嫩着哪,尝尝!”靳文礼手脚利落地将饭菜摆好,又夹了块儿肉放到叶水清面前让她吃。

    叶水清就是不想让这个场面发生才着急让崔必成走的,没想到还是遇上了。

    “水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跑这儿来做什么!”崔必成恼怒地看着熟门熟路的靳文礼,再看旁边吃饭的人暗中同情地看着自己,脸立即就红了。

    靳文礼不让叶水清说话,仰着脸睨视崔必成:“怎么一回事儿还用问吗,有台阶就赶紧下,别找不自在。”

    崔必成不理靳文礼的挑衅,只看着叶水清:“水清,我只要你一句话。”

    “崔必成,是男人就别为难女人,你要自认还算是个爷们儿,有话就冲我说!”靳文礼这回却是直接侧身挡在了叶水清前面,阻断了崔必成的视线。

    崔必成冷笑:“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话,我和水清是大家公认的男女朋友,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靳文礼也跟着冷笑:“处对象这事儿还要公认?水清不乐意跟你处,你还在这儿装什么男朋友的身份,我倒想看看这屋子里有谁公认你们是一对儿了?”

    随着靳文礼扫视过来的目光,其他人全都再次低下了头,没一个敢接话的。

    见此情景崔必成气得脸色发白,指着靳文礼怒道:“你不用在这儿耍威风,你不是我们厂的,我现在就让保卫处的人把你撵出去!以后也不许再放你进来!”

    “怎么,你们厂子还是保密单位?你只管叫去!”

    崔必成是真被靳文礼无赖的样子给气着了,转身迈开大步就往外走,不大一会就带人回来了:“就是他!他不是我们厂里的人,你们让他出去!”

    保卫处的人一看崔必成指的人立时就为难了,只怪靳文礼的坏名声远播,整条街上的单位没有不知道他名号的:“崔干事,他确实不是我们厂的人,可厂里也没有不让外人进来的规定啊。”

    “照你这么说,无论是闲散人员还是偷鸡摸狗的人都可以随意进我们厂子来了?那要是丢了什么东西,发生了生产事故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崔必成自认占了理,保卫处的人势必要撵靳文礼出去。

    谁知保卫处的人却笑了:“原来崔干事是担心这个,坏人我们自然是要抓的,不过靳同志的身份还是有保证的,他早就说了自己是折页车间叶水清同志的对象,你看人家不是给女朋友送饭来了吗,就是厂里领导也不能不让年轻同志发展革命感情呀!”

    此话一出,休息室里的众人顿时变得表情各异,有胆小的人已经抱着饭盒溜出去了,更多的人则是竖着耳朵,不时偷偷地往这边瞄上几眼想瞧热闹。

    崔必成则是脸色几变,几步冲到叶水清面前,盯着她问:“水清,保卫处的人说的是真的吗?你是真的要和这个混混在一起吗?”